速酷小说 > 游戏生物代理人 > 第三百三十五章

第三百三十五章

  看到这座神秘的空中堡垒时,赛丽亚便明白自己的选择并没有错误,菲尼克斯家族想要真正登上国王宝座,至少必须争取到吉格斯院长保持中立态度,否则消失的伊斯塔侯爵军队便是前车之鉴。

  面对爱德华的命令,赛丽亚此刻没有其他多余的心思,“遵命,我立即下令部队剿灭剩余的叛军。”

  不管是阿卡德元帅的死亡和父亲法雷尔趁机掌管了部分兵权,这都削弱了凯撒家族在王都的控制力。

  加上这次两大侯爵家族谋反已经严重打击了爱德华的名声,恳求吉格斯院长出手必然有什么庞大代价,这后续的影响也将会在战后才显现出来。

  就在皮特和赛丽亚重新坐上活性魔毯准备离开时,迟疑的爱德华这才补了一句华,“我不想让迪波拉活着离开狮王城,希望你们能当场清除掉这名叛徒。”

  在王国法令中对以下犯上的贵族也分三六九等的区别对待,比如世袭侯爵这个等级的必须按照正规程序审判后才可以处死,这种多余的做法主要便是弱化国王对于贵族阶级的审判权。

  这种情况一般存在于谋反者主动投降,否则审判一具战死的尸体也毫无意义,可这句特意的嘱咐反倒引起了赛丽亚的怀疑,诺坦迪波拉可是黄金级的战力,难道会低下脑袋投降不成?

  倒是这句看似多余的话让旁边的皮特原本放松的表情猛地一惊,本来置身事外的他居然感受到了右手界面久违的委托任务。

  眼神忍不住看向旁边的爱德华,皮特发现对方的眼神此时也瞄向自己,仿佛那个命令就像对他说的一样,为了避免赛丽亚的发现,再次将视线转向一边,默默的点开查看。

  (某些执念的野心家可能并不在意自身的死活,至少爱德华认为迪波拉便是那种人,一些只流传在五大家族的隐秘秘闻不能让任何人知晓。)

  委托人:凯撒爱德华

  目标:击杀迪波拉

  要求:让迪波拉住口

  适合生物:阿努比斯(鬼神解封状态)

  奖励:爱德华的青睐

  随着仔细阅读完委托任务的信息,皮特早已经习惯从界面上获得某些不为人知的信息,比如那指向性的五大家族,其中应该便不包含菲尼克斯大公。

  想想当年王国成立之初,初代凯撒国王为何要封赏出大片的领地出去,难道除了是奖赏外没有其他不为人知的原因吗?

  现在反过来想想文献中记载的凯撒国王和初代菲尼克斯大公形影不离的友谊,这是不是得打个折扣,那叙述上所谓的拒接大片领地,现在来看反而确实如当初第一反应一样,不过是记事官夸大的描述罢了。

  还有一点可以证明这个流传的秘密早就存在,因为在四大家族被分封侯爵后,便没有再长时间聚集一堂的机会。可唯一的疑惑便是菲尼克斯家族为何不知晓这个秘闻,难道故事谣言中,开国功勋们一起长大的故事也是假的?

  抛开这些无法印证的过去,倒是委托任务上奖励显示的(爱德华的青睐),这有点如同当年为托勒斯艾妮翁阻挡奥西利亚成为冠军骑士的奖励差不多,主要便是表现出亲近愿意效力的行为表现,尤其是爱德华那若有深意的一眼。

  斩杀一名黄金级战力自然有难度,可凭借阿努比斯白银级战力加上开启鬼神解封后大幅度提升,何况对方这么长时间战斗一定身心俱疲了,自然有很大的把握。

  “想什么呢,大军还在等我们。”

  直到身后的赛丽亚一拍后背,皮特才从思考中回过神,转头时再次看到了爱德华那期待的眼神,对赛丽亚点头,说出了一语双关的话“明白,我这就出发。”

  按照在空中的观察,那支援助迪波拉的部队明显移动速度并不快,只要皮特这边的部队不墨迹,哪怕绕路也能阻敌于王宫之外。

  到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战略存在的意义,双方就是完全进行硬实力的对拼。

  在放下赛丽亚后再次飞到空中的皮特成为了负责空中指挥的任务,随着不断更改路线,当在两条大街的交汇处相遇时,对方明显有些错愕,可也根本没有任何废话。

  “这似乎是菲尼克斯公爵的旗帜?敌人,进攻。”

  毕竟作为诺坦家族多年来储备的力量,眼前这支敌人哪怕处于疲惫之师,可作战士气依旧极其高昂,在看到赛丽亚身后那举起的火鸟旗时,毫不犹豫的选择突击。

  “稳住,镇定,立枪阵”

  “喝”

  长期的训练已经让皮特手下这一支长枪方阵拥有不俗的作战素质,至少看着那些凶横恶煞的步行骑士也没有惊慌,随着关羽高举的黑铁长刀一声怒吼,三层结构的枪林就矗立在大街正中央,突击团和血斧战团成为长枪方阵的第二道防线,只要有任何漏洞便能即时进行换防。

  凭借皮特的侦查,临时便构建了一个极其简单的战术,便是机动部队绕后突袭。

  可此时原本应该负责两翼的其他子爵的部队在第一时刻便发动反冲锋,这些脑袋发热的家伙还以为这一支看起来狼狈不堪的残军好欺负,想要抓紧时间表现的他们在下一秒便吃了个大亏。

  血腥的肉搏是最能检验部队质量的考核,再次提起一口气的北方步行骑士可是与野蛮人交战多年的精锐,这些所谓的地方正规兵团完全是渣渣。

  不仅仅是战士本就差距的素质,装备上的差距依然无法避免,这取决于两支部队在所在的领主眼中的定位。

  这些诺坦家族的步行骑士,迪波拉训练时便是为了应付攻占城墙后的肉搏战,因此他们定义的敌人也同样是王国精锐,在防护和攻击装备上都没有马虎。

  反观地方的正规兵团虽然也是领地的中流砥柱,可他们定义的敌人更多是二流部队或者地方强匪,这便造就了一交战就落入下风的事实。

  飞溅的鲜血和残肢一地,一具具倒下的尸体也没有阻挡敌人前进的脚步,瞬间这些刚才嗷嗷叫的士兵又仿佛丧家之犬的狼狈逃窜。

  见此情景的关羽赶紧率军从第二线顶了上来,否则从溃败演变成溃逃,那么整个战术就宣告彻底失败。

  厚重的铠甲尽管对疲惫的身体是多一份额外的负担,可也成为了普通士兵永远难以逾越的高山,不像借助骑士冲锋的反作用力,进行步战的长枪需要使用者本身的力量加持。

  这一点从长枪方阵的击杀效率便可看出,海力特军工出产的优质枪头,哪怕没有正面击中依旧无法造成致命伤。

  往往在捅刺的时候,敌人这些经验丰富的步行骑士会借助手中的武器或盾牌格挡后,便想抓紧机会近身反击,好在方阵的团结性能让其他士兵进行援手。

  连人带甲的砍翻靠近的敌人,关羽已经发现了手下的方阵抵挡不了多久,排除数量上的绝对劣势,还有便是友军的不堪和这支敌人部队的作战素养远超预计。

  “噗噗噗”

  隐秘的枪头从人群中抓紧机会捅入这名步行骑士的身体,贯穿内脏的伤势让他明白生命即将离去,可悍勇的内心依旧让他死死的抓住木杆,那怒瞪的双眼仿佛饥饿的野兽,这个举动也让身边的同伴获得了拉近距离的最佳良机。

  这种死也要咬上敌人一口的场景不断上演,这也加速了长枪方阵团的溃败,关羽迅速的做出提前应对,让装备重型武器的突击团和血斧战团顶上来。

  负责督战的皮特毫不犹豫的砍死了数名后退的士兵,挥舞着手中那依旧滴着鲜血的长剑怒喝,“后退者军法处置,都给我顶上去,继续坚持就是胜利。”

  哪怕看到部队已经处于下风,依旧没有选择化身炙炎凤凰参战,因为早在开战之初便明白,这场战斗的关键并不在于眼前的步兵团,一切取决于那三千七百名公爵骑士。

  轻微的震动由远即近,街道远端已经看到了那群绕路而来的骑士身影,一切等待的战机便是此时。

  一千米,五百米,三百米,对面的敌人也已经发现了埋伏的公爵骑士团,他们也正疯狂的往前方扑杀而来,只为争取最后的存活时机。

  作为骑士出身的他们也明白,这种平整的地形拥有战马的区别多么大,这已经完全属于不对等的对抗。

  如何解决拉开空间的事,这关乎于能否获得最大程度的胜利,见状的法师团指挥阿苏蒂安只是冷漠的看着,毫不犹豫的吟唱起魔法来。

  随着一道道火墙从地面凭空升起,那火焰先是无情的焚烧己方勇于在前的士兵,其中便有皮特手下的突击团人员,然后这道火墙才成为拉开双方的鸿沟。

  这一幕皮特只能怒目而视阿苏蒂安,可他也明白这是最好的办法,慈不掌兵的本来每个合格统帅的树枝,倒是旁边的赛丽亚听着焚烧的人影的凄厉声,默默低下头不忍直视。

  “全力冲击”

  完成包夹的公爵骑士团进入全速状态,沿途任何阻挡的敌人都直接被撞飞后踩踏而死,两边的街道的店铺虽然能让某些幸运儿躲过一劫,可这一波穿凿已经宣布敌人彻底溃败。

  无路可逃的步行骑士甚至不顾前方燃烧的数道火墙,妄图以身上的甲胄抵挡住高温的炙烤,见此阿苏蒂安自然喜闻乐见,率领法师团增强了火墙的威力。

  魔法的力量远超步行骑士们的预计,这些对付兵器防护能力不错的甲胄在数秒内瞬间开始融化,那些冲入火海的骑士最终也活活被折磨而死。

  前后无路可逃,手中又没有组织反击重装骑士的兵器,在遭受公爵骑士团来回的数次冲杀,整条大街上躺满着哀鸿遍野的敌人,那些苟延残喘的敌人彻底失去了作战能力,若没有生命魔法师的救助,断裂的胸骨和爆裂的内脏会在接下来的短时间内要了他们的性命。

  等待关羽和康恩清点战损,走在街道上的皮特看着这些奄奄一息依旧怒目相视的北境骑士,不仅内心暗道,“可惜呀,若这些人救助后能为我所用,那可得多好。”

  内心无限感叹,可转头便向身边的血斧团长多亚克道“让英勇的战士们补上一刀吧,也让这些敌人得到解脱。”

  这一次是血斧战团真正意义上的战争,不同于在玛法森林内击杀那些毫无对抗的蛮荒兽人,北境的步行骑士给这支精锐部队造成了不的伤害。

  可好在依靠本身野蛮人强大的体质,除非当场斩首或者击破心脏要害,否则休息进食便能很快痊愈,这当然首领多亚克的指挥也有关系。

  很快战报便得出,尽管观战的皮特看在眼中,可损伤比想象中还要大一些,000人的长枪兵受伤的很少,可战死高达541人,突击团的情况同样,死亡67人。

  这还是皮特的部队素质过硬,包括奥西利亚和尤金的部队伤亡也差不多,其他七名子爵的部队更是不堪,死亡率最高达到百分之四十,也就是说仅仅是拖延的任务,这支步兵军团就损失了五千人。

  此时天已经大亮,可繁华无比的王都却依旧不见任何一个行人,不管是生活在最底层的普通领民或者是那些挂着贵族的老爷,他们都躲在屋中瑟瑟发抖,生怕乱军中便被割了脑袋。

  随着大军完成收拢,赛丽亚和皮特看着那已经被攻破的王宫大门,包括之前在外围的艾美隆率领的法师也不见了踪影,想来战场已经移到了王宫中心处。

  至于是否继续前进,对此赛丽亚采取保守态度,“战马已疲,冒然进入有点危险,何况我们已经完成了爱德华的嘱咐。”

  就刚才那一场战斗,已经看出了整支部队实际的素质,手中的精锐公爵骑士团占据天时地利人和,以绝对的优势战斗也损失了数百人。

  已经明白爱德华心思的皮特自然不愿意放弃那个委托,不得不说利益会让人陷入迷乱,在皮特的眼中战后的自己在得到法雷尔和爱德华的支持下,一定能划分到最大蛋糕的受益者之一。

看过《游戏生物代理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