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游戏生物代理人 > 第三百二十五章

第三百二十五章

  当那扇熟悉的书房门推开的那一刻,赛丽亚眼神带有疑惑的将视线投向走进来的皮特身上,两人自从上次东日之城事件后就一直没有见面,可皮特身体上的气息变化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你变的很不一样?”、

  直接入座的皮特明白赛丽亚是一名火焰系魔法师,也清楚这句话指向炙炎凤凰带来的改变,玩笑的回道,“变更有吸引力了吗,我也这么认为。”

  一个老友式的白眼,两人的年龄让他们之间相处更喜欢直白一些,见皮特没有想要回答的意思,赛丽亚也不再追问原因,直接将话题引向关键问题,“现在所有人都知道菲利普和我父亲回援王都的消息,城外的诺坦.迪波拉会不会在最近强行发动进攻?”

  攻城无非两种,要么里应外合的偷袭,要么用兵力强攻,在当今爱德华国王严令封锁且命令无关人员不可靠近守备城墙时,里应外合的几率已经减到最大。

  至于用兵力强攻一座坚城,最正确的自然是四面八方的合击,其中攻城方有主次,很多策应进攻的部队主要就是吸引守城方的火力罢了。

  尤其以诺坦和伊斯塔两大家族还在兵力占优的情况下,目前唯一的缺少的便是攻城用的器械,要知道魔法师对于这些木质架构的玩意破坏力极大,这也是一直以来还未动手的原因。

  从怀中掏出这段时间手抄记录的兵力划分图纸,皮特展现出最大的诚意道,“两大侯爵在今日已经明确进攻的时机定在夜间,现在决定战场胜负最大的因素便是魔法学院的态度。”

  作为魔法学院的核心学员之一,赛丽亚清楚里面隐藏着多么可怕的力量,在最开始老国王邀请赞达天空之城入驻王都,也是希望为了这个新生王国培养魔法师的底蕴。

  可原本的蜜月期在爱德华上位后便悄然发生改变,据说是当年爱德华由于资质不够落选成为魔法学院是最重要的原因,这侧面反映了魔法学院完全不理睬凯撒家族的脸面,有一种脱离政权体系外的特殊地位。

  这给少年时期的爱德华留下极其不好的印象,随着学院要求更多金币研究费用被不断限制后,伊斯塔家族便以采购对抗不死生物的魔法装备为由,每年都支付了大量的财物交易,这更让爱德华国王产生一种危机感,魔法学院就等于放在床边一颗不受控制的炸弹。

  任何与魔法挂钩的资源价格都不菲,这也证明了这群看似崇高地位的魔法师其实非常世俗,他们就是一个无底洞的吞金大户,各种研发和制造都需要庞大的财力支持。

  这个问题倒是提醒着赛丽亚,最近魔法学院内流传的小道消息很可能是事实,看来在众多魔法导师中确实已经出现了对立,这也代表着其中利益的关系。

  赛丽亚认为明天必须走一趟学院,这种敏感的问题可以从自己所属的火焰系魔导师处了解一下,“暂时无法确认魔法学院的态度,可根据爱德华陛下最近不断的前往魔法学院的行程来看,他还处在拉拢期。”

  不管伊斯塔家族在魔法学院内的人脉关系,至少从爱德华的举动来看,这代表迪波拉若真的在近期内发动攻城,魔法学院的态度是不确定的。

  至于曾经魔法学院必须守备王都的契约,在无人去往那缥缈不定的赞达天空之城举报,等到尘埃落定早已经变成了一张废纸。

  两人接下来就对兵力分布进行了各自的看法,这能极大的清楚在战争发生后,各方面的守军可能面临什么等级的强度进攻。

  交谈中倒是让许久不见的两人又有一种认同价值观的友谊,赛丽亚甚至在皮特离开时还起身迎送,在走廊上便再次看到那副画册,“能给我讲解,这副(骑士出征)画册的故事吗?”

  每一个古老家族都有一本厚重精彩的变迁史,这是每个家族成员必须牢牢谨记的辉煌和记忆,赛丽亚看了一眼后便想起父亲当年述说过的故事。

  很多历史上的事件都会被吟游诗人们口耳相传,只是不同于小部分史诗事迹得到证实,大部分的记录都会被听众当成故事来听。

  内心觉得这并不是很重要的秘密,赛丽亚回忆了一下便直言道,“这是某任先祖出征战胜归来时特意命令画匠记录的,怎么皮特你也有兴趣?”

  要知道一副多人画册中的空间并不大,这十多名骑着战马出征的骑士胸口都特意描画了那枚秘银勋章,证明其地位的重要性。

  这个东西的实物皮特曾经在欧根家族处见过,界面也述说过乃是阿瑞斯帝国对有功劳的臣下特颁发的表彰。从赛利亚的口中便能得出,菲尼克斯家族和欧根家族这两个如今天壤之别的王国贵族,曾经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

  好似发现了什么秘密一般,皮特不动声色的继续问,“我一直很喜欢这些历史故事,恰好我对于这个徽章有了解一些信息,这好似阿瑞斯帝国赏赐给有功之臣的奖励。”

  看着皮特手指向画册,此时闻言的赛丽亚也欣赏的看了一眼皮特,至少他的这句话代表并不是胡说,赞同的点点头“这确实是阿瑞斯帝国的荣耀秘银徽章。”

  见赛丽亚没有任何抗拒的直接承认,看来阿瑞斯帝国并没有皮特想象中的神秘,再从欧根家族来看,这个帝国曾经的遗留人民并不少,只是为何遗留的痕迹似乎被人特意的掩盖。

  披着喜好历史的人设,见赛丽亚没有抗拒的心理,皮特也没有拐外直接问道,“我想知道曾经的阿瑞斯帝国为何会灭亡呢?现在的阿瑞斯帝国又在哪里?”

  尽管皮特尽力的想掩饰,可那眼神中的迫切依旧暴露了自己,仿佛一头饥饿多日的野狼看着一盘可口的肉食。要知道答案呼之欲出的那一刻最为折磨人,赛丽亚想到之前皮特也没有坦言气息改变的原因,便发出一阵银铃笑声便开始挪步,“这个故事就等到这场战争结束再告诉你吧,所以先保证你自己不会成为那些冰冷尸体堆中的一员。”

  ~~~

  一切的暗涌都发生在不为人知的水下,各方的布置都只是为了决战那一刻增加的胜算。

  王都的冬天并没有像北境那般严寒,可随着兵临城下第十二天,空气的温度也明显的下降,这对于攻城方而言便是额外的压力。

  从早上起床开始,皮特便发现整个营地比之往常更有一股肃杀之气,遵照哥白尼的命令进入帐篷仪事,途中皮特也看到了后勤兵正在收拾补给品,看来军队准备离开驻地。

  在正视地位已经改变的哥白尼并没有垂头丧气,在明知最亲近的诺坦家族在利用他的关系下,这段时间更为主动的亲近。一切只是为了获得最后的战争果实,同时他的母亲已经确认被爱德华囚禁,只有战争胜利才能让王后免除罪名的惩罚。

  “皮特子爵,”

  所有的士兵都接到所属指挥官的命令,检查装备和充足睡眠,这一切都在告示今夜将会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当那扇熟悉的书房门推开的那一刻,赛丽亚眼神带有疑惑的将视线投向走进来的皮特身上,两人自从上次东日之城事件后就一直没有见面,可皮特身体上的气息变化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你变的很不一样?”、

  直接入座的皮特明白赛丽亚是一名火焰系魔法师,也清楚这句话指向炙炎凤凰带来的改变,玩笑的回道,“变更有吸引力了吗,我也这么认为。”

  一个老友式的白眼,两人的年龄让他们之间相处更喜欢直白一些,见皮特没有想要回答的意思,赛丽亚也不再追问原因,直接将话题引向关键问题,“现在所有人都知道菲利普和我父亲回援王都的消息,城外的诺坦.迪波拉会不会在最近强行发动进攻?”

  攻城无非两种,要么里应外合的偷袭,要么用兵力强攻,在当今爱德华国王严令封锁且命令无关人员不可靠近守备城墙时,里应外合的几率已经减到最大。

  至于用兵力强攻一座坚城,最正确的自然是四面八方的合击,其中攻城方有主次,很多策应进攻的部队主要就是吸引守城方的火力罢了。

  尤其以诺坦和伊斯塔两大家族还在兵力占优的情况下,目前唯一的缺少的便是攻城用的器械,要知道魔法师对于这些木质架构的玩意破坏力极大,这也是一直以来还未动手的原因。

  从怀中掏出这段时间手抄记录的兵力划分图纸,皮特展现出最大的诚意道,“两大侯爵在今日已经明确进攻的时机定在夜间,现在决定战场胜负最大的因素便是魔法学院的态度。”

  作为魔法学院的核心学员之一,赛丽亚清楚里面隐藏着多么可怕的力量,在最开始老国王邀请赞达天空之城入驻王都,也是希望为了这个新生王国培养魔法师的底蕴。

  可原本的蜜月期在爱德华上位后便悄然发生改变,据说是当年爱德华由于资质不够落选成为魔法学院是最重要的原因,这侧面反映了魔法学院完全不理睬凯撒家族的脸面,有一种脱离政权体系外的特殊地位。

  这给少年时期的爱德华留下极其不好的印象,随着学院要求更多金币研究费用被不断限制后,伊斯塔家族便以采购对抗不死生物的魔法装备为由,每年都支付了大量的财物交易,这更让爱德华国王产生一种危机感,魔法学院就等于放在床边一颗不受控制的炸弹。

  任何与魔法挂钩的资源价格都不菲,这也证明了这群看似崇高地位的魔法师其实非常世俗,他们就是一个无底洞的吞金大户,各种研发和制造都需要庞大的财力支持。

  这个问题倒是提醒着赛丽亚,最近魔法学院内流传的小道消息很可能是事实,看来在众多魔法导师中确实已经出现了对立,这也代表着其中利益的关系。

  赛丽亚认为明天必须走一趟学院,这种敏感的问题可以从自己所属的火焰系魔导师处了解一下,“暂时无法确认魔法学院的态度,可根据爱德华陛下最近不断的前往魔法学院的行程来看,他还处在拉拢期。”

  不管伊斯塔家族在魔法学院内的人脉关系,至少从爱德华的举动来看,这代表迪波拉若真的在近期内发动攻城,魔法学院的态度是不确定的。

  至于曾经魔法学院必须守备王都的契约,在无人去往那缥缈不定的赞达天空之城举报,等到尘埃落定早已经变成了一张废纸。

  两人接下来就对兵力分布进行了各自的看法,这能极大的清楚在战争发生后,各方面的守军可能面临什么等级的强度进攻。

  交谈中倒是让许久不见的两人又有一种认同价值观的友谊,赛丽亚甚至在皮特离开时还起身迎送,在走廊上便再次看到那副画册,“能给我讲解,这副(骑士出征)画册的故事吗?”

  每一个古老家族都有一本厚重精彩的变迁史,这是每个家族成员必须牢牢谨记的辉煌和记忆,赛丽亚看了一眼后便想起父亲当年述说过的故事。

  很多历史上的事件都会被吟游诗人们口耳相传,只是不同于小部分史诗事迹得到证实,大部分的记录都会被听众当成故事来听。

  内心觉得这并不是很重要的秘密,赛丽亚回忆了一下便直言道,“这是某任先祖出征战胜归来时特意命令画匠记录的,怎么皮特你也有兴趣?”每一个古老家族都有一本厚重精彩的变迁史,这是每个家族成员必须牢牢谨记的辉煌和记忆,赛丽亚看了一眼后便想起父亲当年述说过的故事。

  很多历史上的事件都会被吟游诗人们口耳相传,只是不同于小部分史诗事迹得到证实,大部分的记录都会被听众当成故事来听。

  内心觉得这并不是很重要的秘密,赛丽亚回忆了一下便直言道,“这是某任先祖出征战胜归来时特意命令画匠记录的,怎么皮特你也有兴趣?”

看过《游戏生物代理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