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游戏生物代理人 > 第三百零五章 兄弟相争(4K)

第三百零五章 兄弟相争(4K)

  起身跟随领路的侍从往身后的走廊而去,在看到下方以关羽为首的属下们投来询问的眼神中,皮特做了个让他们安心回军营的手势。

  不说哥白尼会不会在东日之城明目张胆的下手,本身皮特目前的实力在这几个月也有小幅度的增强,更别说界面上拥有这三个月从尤西涅手中交易的百年珍珠,从而获得的1300召唤点数。

  经过上次的偷袭的教训,哥白尼对于安全性一直关注点很高,伯爵府本身便没有严实的城堡作为防御依托,任何胆敢没有命令闯入后方居住区域的人,一律都按照刺客处理。

  跟着两名手持令牌的侍从,皮特和奥西利亚也步入了这戒备森严的伯爵后院,走廊两边站岗的骑士从身上精致的铠甲和纹丝不动的站姿,看得出是哥白尼从王都带来的精锐亲信骑士。

  来到一间猛然增多防御力量的红木房门前,领路的侍从将手中的通行令交还给门口看守,“骑士大人,按照领主大人命令,阿里乌斯子爵和海瑟子爵已经带到。”

  这名身上穿着严实甲胄的人根本看不清模样,可按照甲胄的尺寸和身躯的高度来推算,应该大概率是一名男性人类。

  他的左手从开始便一直放在别在腰间的剑柄处,仿佛察觉任何一丝异常便随时发动攻击。在接过手的令牌突然发出一阵细微的银色魔力光芒,看在眼中的皮特明白这应该是针对不死生物渗透的某种手段,毕竟不死生物的黑暗魔法便是蛊惑人心最行之有效的魔法属性。

  这名唯一能走动的骑士看起来深得哥白尼信任,亲自查验无误后便挥手让侍从离开,那转头的金属头盔在奥西利亚和皮特的脸上扫过。

  一般来说,奥西利亚这种等级的美女会更吸引眼球,可这名骑士明显将目光停留在皮特的脸上多了一秒,然后微微轻点头,做出一副问候的样子。没有等皮特回应,便立即转身对着房门做出三下敲门动作,两快一慢,似乎是特定约好的暗号。

  “进来”

  随着得到哥白尼的肯定,这名骑士推开房门后便往侧翼后退一步,让开了进入的通道,同时在皮特步入靠近时,低语了句,“在下索罗斯。”

  下意识让皮特转头,便只看到那名骑士已经重新面向走廊的前方,只留下那穿着甲胄的高大身影,还为没有多想,房内便想起艾西莉亚愤怒的叫声。

  “安德古尤金,你这个叛徒受死。”

  当闻声的皮特两步进入房内时,便看到奥西利亚已经激活属性之力,同时那包裹绿色能量的拳头便往一个闪避的身影上进行攻击。

  “啪”

  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掌死死的握住奥西利亚全力的一击,不是房间内唯二的哥白尼还能是谁。

  咬牙切齿的奥西利亚没有因为伯爵大人的出手便停止攻击,想抽出的拳头被死死的牵制住,一条绿色能量的触手忽然如同鞭子一般抽向角落的安德古尤金。

  “海瑟子爵,给我住手。”

  眼见奥西利亚不给面子,哥白尼也不再留手,嘴中发出一声带有怒意的警告,手中散发一种金色的能量,迅速的沿着两人交接的手臂传过去。

  在一旁的皮特见金色能量如同遇到燃油的火焰,迅速的覆盖奥西利亚的身体,可这种不明的金色能量似乎没有伤害她的样子,只是瞬间让奥西利亚慢慢的跪倒在地,因此他倒是没有着急动手。

  心中的不甘让倒地的奥西利亚依旧将那双抽满仇恨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一副无奈表情的安德古尤金,后者那种毫不在意的举动更是让她想再次爬起,可金色的力量仿佛有一种威慑之力,让她身体不受控的发软。

  别看奥西利亚名声已经不可总归一直活在父亲奥布拉克的羽翼之下。领主的突然死亡给整个海瑟领带来了巨大的危机,临时承担责任的奥西利亚不仅仅需要忍耐丧父之痛,更需要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下属去谣传夺弟爵位的流言。

  在人前表现出一副冷静有为的姿态,不过只是她虚张声势的外壳,她唯二的信念便是将父亲辛苦打下来的领地安安稳稳的交到将来成熟的哥伦戴尔手中。

  另外一个心愿便是为父报仇,可在她心中仇恨的对象却似乎没有方向的孤舟,伴随着艾妮翁失踪死亡的消息,她将一切仇恨放在不死生物这个族群中,直到看到安德古尤金时,内心压抑的情绪瞬间爆发。

  此时的哥白尼已经收回手掌,皮特这才靠近了一步,指着尤金道,“伯爵大人,我觉得您可能被这名人类叛徒给蒙蔽了,要知道艾妮翁的惨败可是有这名安德古子爵的参与。”

  皮特从各个方面都能看出哥白尼这名高高在上的王子内心深处一定很缺乏安全感,可却居然接纳安德古尤金这名行为异常的贵族,其中一定有所猫腻。

  看了一眼诚恳的安德古尤金,哥白尼先是示意皮特去扶起奥利西亚,这才入座到上方主位置,道“其中的n安德古子爵已经全部坦诚告知我,至于外面的谣言更是无稽之谈。”

  说完便指了指尤金,吩咐道“可能你们有所误会,必要时安德古子爵可以去向两位子爵解释。”

  “遵命。”

  曾经号称废物的安德古尤金露出微笑的点点头,不同于皮特借助活性魔毯逃避,安德古家族的部队是提前预知而离开,那只能说明那场夜袭他可能是知道内部情况最多的人。

  尤金带着歉意的表情对坐在旁边的皮特道“误会,请等会皮特子爵给予我一点时间说说来龙去脉。”

  待奥西利亚身体已经重新恢复知觉后,哥白尼才拿出一封信件,询问道,“知道我为何只召集你们三家领地的部队参与北方野蛮人战争吗?”

  这句问话似乎有些多余?

  在皮特左侧的奥西利亚对其微微摇头,右边的安德古则摆着一副以皮特为首的姿态,只是将眼神看向桌上一件精美的摆件。

  “悉听伯爵大人言明。”

  “因为你们三家跟我是同一种人,你们都不甘屈居于目前的地位,如果你们还想更前进一步,成为那万人之上的伯爵甚至侯爵,那么接下来便非常有兴趣的听我说一个故事。”

  哥白尼这些话看似对三人说,可眼神却一直盯着皮特,仿佛旁边的另外两名子爵形同虚实。

  桌下的拳头不由自主的握紧,任何跳出皮特的计划,都会让他产生紧张和不可控的感觉。

  想不通哥白尼话中的意思,若是说从军事力量来盘算的话,一位背靠王族的男人根本不可能在意这区区数千名士兵,若是用经济来考量,今夜犒赏大军消费的酒水和肉食便高达数千金币浮动。

  刚想开口的皮特话还没说,哥白尼抢先提了句,“考虑清楚哟,听完故事可就没有反悔的可能。”

  心脏猛地一紧,这句话让拥有敏锐第六感的皮特脑海中幻化出自己站在一座漆黑的大门前,这座古朴的大门打开可能是无数的金银珠宝,也可能是恐怖的食人魔物。

  任何可能的提前便是选择是否去打开或者直接避开这道选择?

  从脑海中构想的画面回过神来,口干舌燥的皮特不由自主的吞咽了口水。看着哥白尼那自信翘起的嘴角,仿佛一名残忍的恶魔露出那虚假的好意。

  此刻突然皮特想到一个关键点,任何老练的政治家都不会让计划出现纰漏,既然哥白尼有信心点出一点眉目,那么选择拒绝面对的也可能是门外那群精锐骑士的围攻。

  这一刻皮特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就仿佛第一次没有力量的他面对欧根子爵的威胁时,那双随时掐死他的危机感。

  皮特明白眼前的哥白尼从出身就注定了他高度的不同,也是他第一次觉得手中的底牌并没有压倒性,不管是虫人士兵计划还是地底世界,南方城邦的部署,这一切只是让他拥有可怕的潜力罢了。

  “我愿意听听这个故事。”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已经陷入旋涡的皮特知道就算想脱身也是以后的事情。

  “识时务者为俊杰,皮特你今天的选择让你踏上了一座向权力高位进发的传送阵。”

  立起身子的哥白尼一副认真的态度,那半倾的身子更让几人的距离感拉近了少许,言道“有个贵族拥有一个心爱n和一个明媒正娶的妻子,我想这个故事跟在座的两位子爵一定有共鸣吧。”

  听着哥白尼那嬉笑玩闹的语气,掌握灵能的皮特却难得的感受到对方那波动的心情,想来这个故事并不像他表面上那般无关紧要,甚至主人公一定跟哥白尼本人有关并且在他心中极其看重。

  故事也很简单,无非是贵族的妻子一直没有怀孕,害怕失去继承人的贵族便将n生下的私生子接入领地培养,可恰好妻子不久后也生下了后代,这便形成了一种很简单的问题,继承人之争。

  一般来说比如皮特这种大权掌握者,不是想立谁为继承人也由他说的算,可故事中的主人公关键是有个大问题,那便是明媒正娶的妻子背后的家庭可不一般,要知道老牌贵族之间为了让后代不断的享受优越的生活,那么政治婚姻便注定是最佳选择。

  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亲戚关系,便是让所有贵族能牢牢凝聚的一把锁链。

  听到这的皮特已经明白,那主人公便是当今的国王,至于那两个孩子便是凯撒爱德华国王的两个儿子,大王子菲利普和二王子哥白尼。

  看着对面皮特三人都露出明白的表情,哥白尼继续说出一个劲爆的消息,“首先菲尼克斯大公的野心几乎整个王都都知道,而以他为首的派系人物便是支持那个私生子,虽然目前看起来他并不在意托勒斯家族这颗棋子被毁,可人嘛,总归喜欢在大权在握时去回忆曾经打拼的部下。”

  这一点醒,顿时皮特身边的奥西利亚和尤金顿时认真了起来,这两人的家族都与艾妮翁有仇,不说菲尼克斯大公会不会将来秋后算账,单单艾妮翁交好的贵族便可能以这个为借口发动战争。

  不管是不是真心实意为了曾经的同伴报仇,可要是大王子菲利普成为国王,那么东日之城的哥白尼便一定会遭受到各种借口削弱,那么他们这些子爵便在劫难逃。

  这本来就是一种天生的对立面,至于奥西利亚和尤金已经没有了其他选择,哪怕他们这两颗小棋子现在真跑去勾搭菲尼克斯大公,别人也未必看得上,甚至当弃子使用。

  皮特这才明白了为何哥白尼一直争取的只有他一个人,因为只有他有机会去投靠菲尼克斯,毕竟当初东日之城的继任人便是阿里乌斯家族。

  看到脸色有些苍白的下属,哥白尼反而不削一笑,“菲尼克斯大公尽管拥有唯一公爵的名号,可实际掌握的力量远不如北方侯爵和东方侯爵,这一点你们放心。”

  “值得说一句,我的母亲便是出身高贵的北方诺坦家族。”

  听完最后一句话的安德古尤金低头发出一阵按捺不住笑声,他完全没有隐藏眼光中对于权力的渴望,低头便道“我愿意为王子殿下效力,至死不渝。”

  整件事的所有情况皮特都已经清楚,只是有一点怎么也想不通,带着极其疑惑的问“为何那名贵族还依然坚定的去选择那名不正言不顺的私生子呢?”

  深吸一口气的哥白尼沉默了数秒,眼睛看向房顶那照明的魔法灯,似乎陷入曾经小时候的回忆,才慢慢说道“也许是那该死的爱情吧。”

  往往被推向政治斗争表面的代表人员,他们很多选择已经身不由己,不管菲利普和哥白尼两兄弟是否愿意互相残杀,他们背后的支持者都已经注定要消灭对方。接下来哥白尼没有说任何计划,毕竟皮特三人没有资格也没有必要提前清楚,便招招手示意三人走出房间。

  可皮特走出房门心中便已经猜想到一切,外驻的军队不能进入王都,这是防止军事叛变的可能性,可作为一个以军事立国的佛德图德王国,对待战争英雄也有特殊的待遇。

  比如大胜后进入王宫接受来自国王的荣誉,这便是以哥白尼为首的谋反派的唯一契机。11

看过《游戏生物代理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