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游戏生物代理人 > 第二百六十八章 记忆恢复

第二百六十八章 记忆恢复

  惯性思维害死人,看着怀中泪如梨花的混血卓尔精灵,也许携带这个已经堕落种族的血统并不代表就对爱情一定没有忠诚度。

  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没有所谓的公平,包括对于感情的付出,两人在精神层面上本就区分主次,这一点怀抱感恩心态的伊芙琳在灵能的影响下,本就是弱者的存在。

  认错在皮特的观念中并不难以启齿,可却打动了伊芙琳的内心,至少在卓尔精灵的世界中,强者对错无需解释,强大的男女卓尔精灵对于伴侣更不可能认错。

  简单的一句话,看着伊芙琳破涕露出欣慰的微笑,小脑袋靠在皮特的手臂上,如同眷念主人的奶狗,摩挲的道了句,“这个世界上也许只剩下您是我唯一的牵挂。”

  想到了记忆中需要营救的“父亲”,失去回归黑穴之城之路的伊芙琳只能选择为其祈祷,至少被种族和母亲无情抛弃的她如今真的可以算世界中最孤独和无助的人。

  付出真情不一定有回报,主要是看对象的性格,至少当看着伊芙琳眼神中那种对他的眷念,皮特决定决定付出代价来帮助这名被种族当做傀儡赚钱的女人。

  知晓伊芙琳曾经的大概的过往,早在东日之城便知道对方记忆被母亲西莉卡修改过,就算同情对方的遭遇,只是当时两人非亲非故,皮特也没有打算愿意付出代价去多管闲事。

  过后这件事虽然记在心中,可并没有真正重视过,知道如今两人感情上的升华。

  拥有六芒星界面烙印的右手抚在对方的脸颊,那安心闭目的模样更是表现出对于这只温暖大手主人的依赖。

  毫不犹豫的选择检验,皮特已经迫切的想知道伊芙琳真正的过往。

  界面提示:p目标“失忆”需要白银级以上净化术,可召唤对应相关的魔法师生物或者消耗1000召唤点购买清醒药剂。

  一次性p自然非常不划算,自从上次召唤艾斯巴古后,剩下的点数就仅剩下7200点,如今已经不够召唤一名白银级魔法师的生物,巴隆这名擅长元素破坏的萨满也不懂相关的技能。

  手掌大小的一瓶青蓝色荧光液体,作为一种魔法师能提高本身精神力的药剂,在此刻也拥有冲击精神封锁的功效。

  在闭目的伊芙琳感觉到嘴边冰冷的物体,在感受到那具备魔力波动的液体,疑惑的表情下,她看到了皮特示意的张开口的眼神、

  无需多言,哪怕这是剧毒,伊芙琳也会毫不犹豫的饮下,默默的张开了嘴。

  一种直冲大脑的清凉感,仿佛将所有思绪都清空,强大的药效瞬间冲破了西莉卡亲手动的手脚,记忆正在恢复的伊芙琳那如弯月的眉头紧锁。

  “我的父亲,他已经死了”

  带着自我疑惑的不停喃喃道,伊芙琳眼神中透露了一丝迷茫和震惊,那构建的虚假记忆被清醒药剂的效用慢慢清洗破除,接受真相的她开始情绪的发泄。

  那双手臂牢牢的抱住现在真正的唯一牵挂,皮特便感受到那紧紧不分缝隙的拥抱中,伊芙琳的身体正在颤抖,那是这名女孩从未有过的软弱。

  得知真相的伊芙琳,曾经建立救人的信仰完全崩塌,那名记忆中和蔼可亲的男人早在她童年时期便死于母亲西莉卡的手中。

  原因便是他偷偷教导伊芙琳人类的语言和文化,准备将伊芙琳送往人类的世界,这已经是在挑战西莉卡作为主人的威严,至少已经形成了偷窃主人财富的罪名。

  这名沦为卓尔精灵奴隶的人类雇佣兵早已经没有活下去的信念,作为父亲的他唯一的信念便是救赎,他无法接受女儿只能活在这“地狱”的世界中。

  当幼小的伊芙琳没有忍住口暴露被发现,代价便是她亲眼看着和蔼的父亲被歹毒的母亲无情的虐杀,那脸上带着煞气的恶毒女人将眼神移到了她的身上,许是想到了未来的利用价值,年幼的伊芙琳逃过一劫。

  随着西莉卡实力和地位的提升,在参与高层卓尔精灵会议中,得知了艾妮翁一个人类伯爵的势力愿意建立贸易线的那一刻,那名携带人类血统的女儿便再次浮现脑海,执行了在人类世界建立势力的计划。

  等待怀中伊芙琳的情绪平复,皮特慢慢承担了聆听者的任务,同时也得到了黑穴之城真正的信息。

  抛弃了曾经高贵的血统,适者生存的卓尔精灵现今已经完全是另外的生活习惯,早已经适应地底世界的残酷,在混杂了或多或少其他种族的血脉后,卓尔精灵的繁育力对比地上的远亲而言已经大大提升。

  抛弃了曾经对世界树的崇拜和生命能量的天赋,卓尔精灵走向了另类的极端,在开始接受黑暗元素的恩赐时,他们的寿命也开始出现萎缩。

  现今的卓尔精灵成年率提升的速度更快,可代价便是成材率的下降,在资源匮乏的地底世界这可是一件残酷的事情,弱者淘汰的法则至上。

  “如果按照妳的描述,黑穴之城若只有数万正规战士的力量下,此刻应该已经城破灭亡了。”

  早在之前便得知不死生物围攻黑穴之城,从东日之城的事件往后推,算算大概也将近两个多月的时间,在失去外部支援的物资下,孤城固守本就是一件必亡的抵抗,何况围攻的家伙还是那些不知疲倦的不死生物。

  足足倾述了数个时辰,桌上空荡荡的数个酒瓶安抚了伊芙琳一切的悲伤,摇摇头的她没有心思去想知道黑穴之城最后的结局,唯一让她有一点牵挂的便只是妹妹玛丽恩。尽管她父亲的死亡很大程度的责任在于她自己,可玛丽恩这名转达出去的小姐妹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决定重活人生的伊芙琳已经不再去回忆那些痛苦,此刻她已经找到新得可依靠的男人,不管那瓶发光的药剂是什么,可有一些见识的伊芙琳知道其中的珍贵。

  仿佛狩猎的猛兽一般慢慢爬上这名心爱男人的身体上,跨坐在上的伊芙琳内心其实更享受主动,这让她有一种反抗强权的兴奋。

看过《游戏生物代理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