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游戏生物代理人 > 第四十四章 际遇和理想

第四十四章 际遇和理想

  在曾经的记忆中,在那片名为艾泽拉斯的大陆,兽人与人类的战争过后,确实曾一度出现过很多混血婴儿。

  由于两个种族的互相敌视,甚至拉拢其各自的盟友,成立了联盟和部落两大阵营。

  就算两大势力有过短暂的合作,也是因为外部的敌人实在太过强大,可一旦强敌退去,便又开始了竞争。

  在这种环境下,大多婴儿的诞生都是强制发生的愉悦产物,在爹不亲妈不爱的环境中,往往无法存活下来。

  巴隆.古伊尔便是这样一名半兽人,好在他命不该绝,遇到一名仁慈的萨满法师抚养。

  哪怕成为一个高贵氏族的成员,种族的隔阂和偏见一直伴随着巴隆的成长,这也无时不刻的提醒他人类的血统。

  尤其对元素法术领悟力超绝的他,可始终无法学会和施放一些萨满教的独特法术,比如图腾和巫术。

  众多氏族成员开始背后议论,要知道萨满法师在兽人氏族的独特高贵地位,最主要是那信奉先祖的萨满法术,才轮到对元素破坏力量的崇拜,这最大的原因只能归咎身体内永远无法抛弃的人类血统。

  心灰意冷的巴隆.古伊尔在三十岁时告别了半师半父的老萨满,离开了家乡,从此下决心要建立一处人类和兽人和谐相处的理想乡。

  这便是巴隆.古伊尔前半生的故事,也是为何拥有青铜级力量的他,所追求的的不过是一处人类和兽人一起安居之地。

  这种独特的高阶生物都是个体,对方要求的期间是一年,这已经足够时间去累积,这也是为何皮特第一眼便认定的选择,可若是到时间无法做到,巴隆可以无条件离开召唤代理人的麾下。

  当选择确定的时候,3863点的资源迅速降到263点,高达3600点的代价,一支数百人的卫队战力,只为换来巴隆这名萨满法师。

  强大的生物出场都不同,不像曾经的人族民兵和地精巫医,这次出现的空间召唤裂缝的动静比之以往都大了许多。

  房间内凭空出现旋转的气流,以闪耀着神秘光芒的空间裂缝为中心,开始不断的呼啸盘旋,气流的转动把书桌上一些文案吹得欲欲腾飞,火盆中的火焰也因气流带动下忽上忽下跳跃。

  就像花了大价钱准备期待已久的大秀,皮特激动地站了起来,没有去理睬那被弄得乱七八糟的房间,双眼紧紧地盯着那散发光芒的空间裂缝。

  而原本安安静静在一侧的贝思丽,好似也被波动的召唤气息所影响,身体和意志在沉睡中慢慢苏醒,睁开眼的第一时间,魔兽的本能提醒她,强大和暴虐的气息。

  一个人影从裂缝中间出现,在皮特的眼中,这人影披着一件斗篷,看不清面貌,感觉两人距离不过数步。可心里却明白,这几步却是时空的壁垒,只要无法强行撕破空间,这几步路便是一生都无法达到。

  过了一小会,原本裂缝柔和的光芒突然大亮,就像有一股神秘的力量突然爆发,那人影整个被推了出来。

  当对方穿过空间壁垒时,召唤空间裂缝好像消耗完所有的能量,一刹那便消失不见,好似不曾存在。

  皮特再定眼一瞧,从裂缝出现的人,那巴隆.古伊尔扫视了一圈房间内后,看了一眼贝思丽,才把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可能由于兽人的血统,巴隆.古伊尔身躯高达2米出头,一身有些破旧的灰色麻布斗篷笼罩整个身躯,在斗篷阴影下的面貌轮廓倒是跟寻常人类相差不大,只是下唇突出两个尖尖的小獠牙。

  见皮特有些入了神,巴隆倒是先开了口,那声音沙哑且语速缓慢,不仅非常有特色,还有一股神秘感,“您就是这次的召唤法师,阿里乌斯.冯.皮特阁下吗?”

  听到巴隆主动开口,皮特才回过神,压住了内心的一丝紧张和激动,除了出于对方的实力尊重,更多是对于曾经的梦想变为现实而感到不可思议。

  毕竟曾经也是一名“萨满”,皮特天生对巴隆有极强的认同感,“是的,巴隆先知。我需要您的帮忙。”

  能明显感受到这名人类召唤师散发的好意,巴隆原本内心那一丝拘束和不安也随风而散,“愿意为您效劳,只是具体情况我需要了解。”

  考虑到巴隆风尘仆仆的样子,命仆人再次送上二份食物和热牛奶。

  就在这寒风瑟瑟深夜里,在黑曜石城堡的书房内,一场针对奥拉查家族的计划,就此制定。

  ------------------------

  三日后,海力特城堡。

  依旧在那华丽的宴会大厅,只是冷清了许多,尽管眼前摆放着精美的午餐,可欧根子爵却没什么胃口。

  自从知道托勒斯伯爵暗中支持奥拉查.皮尔斯那叛乱者后,这几日欧根子爵可谓是动用了不少关系,甚至连家族的宝库都拿了部分用来疏通关系,只为打探托勒斯伯爵此举的含义。

  庆幸托勒斯伯爵并未公开支持,要不然作为曾经伯爵的亲信子爵之一,欧根子爵明白对方那庞大恐怖的力量。只要对方一声命令,就算内心再不甘愿,也只能把子爵领和头衔拱手相让。

  至于所谓的贵族保护法,在绝对强势的力量面前,除非佛德图德王国内有大人物愿意帮忙,要不然托勒斯伯爵的治下,便是他一手遮天。

  这种祸从天降还无处找人说理的郁闷内心,欧根子爵越想越烦躁,一口干掉价值不菲的一瓶红酒,整个人迷迷糊糊的躺在椅子上睡了过去。

  人在躲避问题时,最爱的便是一醉解千愁,可出于精锐级的实力,除非特别大量的酒精,要不然欧根子爵想买醉都不成,不过一会,便整个人慢慢清醒。

  旁边矗立等候的菲尔诺顿见欧根子爵清醒,把手中刚送到的两份信纸递了过去,“欧根老爷,这是托勒斯伯爵那边的最新情报和黑曜石领送来的信件。”

  这一下欧根子爵立即接过那份托勒斯伯爵的情报,急忙撕开那信封,至于那曾经的贵族礼仪,早已抛开九霄云外。

看过《游戏生物代理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