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英气十足似少年 > 第八十二章 慢慢等着忘记吧

第八十二章 慢慢等着忘记吧

  ……

  周焕幽怨的抬头看了盛海棠一眼,没说话。

  盛海棠有些奇怪,

  “你怎么这么看……”

  正说着,盛海棠突然看见帘子后面还站着两人!

  “我的亲娘啊!”

  盛海棠被吓得往后趔趄了几步。

  帘子后面的两个丫鬟神色复杂的转身看着盛海棠,

  “小姐……”

  盛海棠的嘴唇嗫嚅了几下,

  “你们……”

  说着,转眼又看向跟小媳妇一样乖巧的周焕。

  周焕尴尬的扯了扯唇,

  “我过来的时候,她俩正在铺褥子……”

  ...

  周焕是从后门离开的盛府。

  盛海棠带着他出了房间之后,一路直冲后门,到了之后,轻轻的推开,然后往旁边挪了挪,

  “你……赶紧走吧,我家丫鬟可听我的了,什么都不会说的……”

  周焕没敢多停留,抬脚赶紧从后门走了出去。

  出去之后,准备转身再说些什么。

  可还没转身,后门就砰的一声关上了!

  周焕保持着转身的动作有些僵硬的看着后门。

  这……就关上了?

  我还……还没感谢……感谢呢……

  ……

  不管周焕怎么想的,反正后门是关上了。

  而且是砰的一声关上的!

  周焕在外面看着紧闭的后门看了许久。

  然后才离开。

  离开的时候,眼中隐着不知名的黯淡情绪。

  后门里面。

  盛海棠迅速关上房门之后,站在原地捂着胸口,大口的喘气。

  她紧张的心脏跳的很快。

  紧张了一会儿之后,盛海棠看着后门,慢慢的缓了下来。

  当心情平静之后,盛海棠觉得自己很可笑。

  怎么还跟之前一样,有什么好紧张的。

  再紧张,他也不会注意到的……

  想到这,盛海棠无奈的抿了抿唇。

  早就知道这一点,怎么还老是忘记。

  盛海棠勾了勾嘴角,转身往回走,嘴里暗暗念叨,

  “反正哭也哭了,也没什么好念想的了,就等着慢慢忘记、慢慢不那么喜欢吧……”

  ...

  养了好几天的病之后,南柳脸上的疹子终于消了一些下去了!看着不那么红肿了。

  南柳照完铜镜发现这一变化之后,啪的一声扔掉铜镜,掀开被子就往外跑,

  “好了!我的脸好了!我的病也好了!我可以出去了!憋得都长毛了!”

  在桌边给南柳搅拌药汁的袁士钦冷着脸伸手,将从身边经过的南柳拽住,然后一把往床榻方向扔了过去!

  硬生生的将南柳扔回了床榻!

  南柳揉着被咯着了的腰,怒眼瞪向袁士钦,

  “你干嘛!谋杀啊!摔死我了!”

  袁士钦眼睛斜了斜,瞄了南柳一眼。

  性感的薄唇动了动。

  但什么都没说出来。

  南柳呲着牙揉着腰,朝袁士钦翻了个白眼。

  翻完,抬着下巴,双手抱胸,一脸傲娇,

  “我的病好了,我要出去。”

  “不行。”袁士钦没什么情绪的答。

  南柳从鼻子里哼出一声。

  你说不行就不行啊!

  腾的一声从床榻上站起,双手抱胸,大摇大摆的往外走。

  走到袁士钦身边……双脚突然莫名腾空!

  南柳一脸惊异的往左右看。

  袁士钦一手端着药碗,另一只手揽着南柳的腰,用胳膊将她打横夹住,往床榻边走,

  “还没完全好,不能出去。”

  南柳跟条泥鳅似的在袁士钦的怀里使劲挣扎,

  “谁说的,天天就胡说八道,我要出去!”

  袁士钦的手臂像钢箍似的用着力,任由南柳折腾,反正不搭理她。

  到了床榻边之后,袁士钦将药碗放在床前的小桌子上,另一只手将南柳放在床榻上。

  这一次,没有直接往床榻上扔,动作很轻柔的慢慢放了下去。

  放在床榻上之后,袁士钦刚松手,南柳砰的一声就朝袁士钦的心窝踢了一脚!

  “你烦死了!凭什么不让我出去!”

  袁士钦被踢的往后趔趄了几步。

  站稳之后,他手捂着心口,瞪着南柳,

  “你信不信我告诉你爹你偷偷喝酒喝过敏了。”

  南柳一脸不屑,

  “你去告啊!我怕你……”

  说到这,忽然顿住。

  她忽然想起来这事还真不能让自家老爹知道……

  慕容柱曾经最爱跟家里的子女提及的一点就是,为将之人,必要时刻保持清醒,酒这般醉人心智之物最好勿沾!

  总是这样教诲子女,是因为慕容柱清楚,自己百年之后,这些孩子之中,总有人是要接下他的位置的,这一片疆土,总是需要人来守护。

  南柳很眼红这个位置。

  为将一方,沙场点兵,纵横驰骋,多逍遥快活、又威霸四方的生活!

  可慕容柱很早之前也跟南柳警告过,别多想了。

  不可能让她从戎,代表着镇北大将军位置的将军令也是不可能交到她手中的!

  但南柳可没打算放弃。

  所以对于袁士钦目前的这个威胁,南柳有点害怕了。

  南柳保持着歪倒的动作瞥了袁士钦一眼。

  袁士钦的脸色漆黑一片。

  看来是真的被南柳踢的生气了……

  南柳滴溜着眼珠子想了一会儿。

  想完,没什么表情的看向袁士钦。

  突然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

  “袁夫子,我跟你闹着玩呢……大不了你踢回来了,我不会生气的,你也别生气啊……”

  袁士钦没说话,抬脚往床榻边走。

  南柳的眼中有疑惑的光闪过,但她不相信自己心里的想法,仍是眨着亮晶晶的眼睛笑着看着袁士钦。

  袁士钦走到床榻边,脱掉靴子,抬脚朝仰躺在床榻上的南柳的腰上踢过去!

  南柳吓死了!收着腰往边上躲,

  “啊!袁士钦,你这个小气鬼!你还真踢回来啊!”

  脚踢在了南柳的腰上之后,袁士钦才收回脚,重新穿上靴子。

  因为南柳躲得快,加上袁士钦本来也没使多大力,这一脚踢在腰上的并没有多大力。

  但是南柳仍旧一脸委屈的撅着嘴瞪着袁士钦,

  “我踢得有这么疼嘛!你这个男人,真是小心眼!”

  袁士钦挑了挑眉,像个无赖一般的勾了勾唇,没说话,只是再次往前走。

  看见这个动作,南柳吓得赶紧往角落缩,

  “你敢再打人!我喊救命了!”

  袁士钦轻笑,

  “你在我家,这是我的房间,你喊救命,想让谁来救你?”

  南柳脸上的表情僵住。

  可不是嘛……

  袁士钦在床榻边坐下,不再玩笑,伸手去端小桌上的药碗,

  “过来,喝药。”

  南柳垂眉,斜眼瞅着袁士钦,

  “你下毒没?”

  “下了。”袁士钦搅拌着碗里的药,一脸坦然。

  说完,将药碗送到嘴边尝了尝,试试还烫不烫。

  试完,脸色毫无波澜,

  “喝吧,咱俩一起毒死算了。”

  南柳沉着脸盯着药碗中黑乎乎的药汁,接着打岔,

  “苦不苦?”

  这几天喝这药的时候,南柳总要进行一番这般对话来抵制喝药这件事。

  “苦不苦”这句话,她已经问了无数遍了。

  袁士钦面无表情的将药碗递到南柳面前,

  “别挣扎了,赶紧喝。”

  南柳嘟嘴,再次往角落缩了缩,

  “你……你先喝,看苦不苦。”

  “我刚刚喝过了,不苦。”

  南柳不满的皱着眉撒娇,

  “哎呀,你再喝,看看苦不苦!”

  袁士钦看着南柳,无奈的抿了抿唇。

  将药碗送到嘴边,再次抿了一口。

  抿完,脸色平静,一丝不苟,

  “不苦,喝吧。”

  说着,将药碗朝南柳递过去。

  南柳犹犹豫豫的接住,看了袁士钦一眼。

  袁士钦的脸色异常平静,看不出任何异常。

  南柳犹豫了许久。

  然后还是一狠心,一咬牙,捏着鼻子一口气将药汁倒进嘴里!

  袁士钦见药碗空了之后,赶紧伸手,将药碗夺过来。

  免得南柳再往碗里吐。

  果然,药汁入嘴之后,南柳的眉头一皱,赶紧垂眼往手里看,想拿东西接住。

  袁士钦拿着药碗起身,得意的看着南柳,

  “不能吐,赶紧喝。”

  话落之后,正好这个时候房外响起了敲门声。

  袁士钦拿着药碗去开门。

  敲门的是袁皓。

  看到出来的是袁士钦,他垂首对袁士钦说了些什么。

  说完,袁士钦吩咐了几句。

  然后,转身回房间。

  房间里南柳嘴里药还没咽下去!苦得她眼泪都出来了,她就是不咽!

  袁士钦笑着拿起手里的药碗晃了晃,

  “赶紧把药喝了,你家里来人来看你了。”

  咕噜一声,南柳吓得嘴里的药全部咽下!

  “谁?!谁来了啊!可别是我爹啊!”

  袁士钦一脸悠闲,

  “来的是小轩。”

  ...

  慕容轩推开房门的时候,袁士钦正在给南柳揉腰。

  揉的是之前被扔在床榻上的时候撞的那一块。

  慕容轩一进来看到这幅场景,顿了顿。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说完,转身欲走。

  袁士钦起身,

  “小轩。”

  慕容轩停住脚步,笑了笑。

  转身往房间里走,

  “袁哥哥。”

  袁士钦也笑了笑,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慕容轩。

  看着走过来的慕容轩,南柳可怜巴巴的扶着腰坐起身子,

  “小轩啊,我的腰受伤了你是怎么知道的啊……可疼死我了……”

  慕容轩收起对着袁士钦的笑容,一脸冷漠,

  “你别装了,我知道你是喝酒喝的。”

  袁士钦轻笑一声,

  “就说没用吧,你还不信。”

  南柳瞪了袁士钦一眼,沉着脸看向慕容轩,

  “你怎么知道?!”

  慕容轩不答话,走到床榻边坐下,仔细的看南柳脸上的疹子,

  “……这是好了不少了吧,不那么红了。”

  南柳的心思不在这个话题上,

  “就你一个人知道吧?爹知不知道?”

  慕容轩收回落在南柳脸上的目光,

  “他不知道,就我一个人知道。”

  “这就对了,可不能让爹知道啊,小轩,万一知道了很严重的!”南柳一脸严肃的告诫。

  慕容轩垂着头,

  “你放心好了,我又不跟他说话,他不会知道的。”

  此话一出,房间里瞬间安静。

  正准备从桌边挪个凳子过来的袁士钦顿住手中的动作,看向南柳。

  南柳也正看向袁士钦。

  两人对视了一眼。

  然后,立即就各自移开了目光。

  袁士钦接着挪自己的凳子。

  南柳看向慕容轩,

  “……你现在还是在友人那里作客,住在那里?”

  “没有,回家住了。”慕容轩答。

  袁士钦挪了凳子过来,在床榻边坐下,听着姐弟两人的对话。

  南柳听到慕容轩的回答,心里稍微燃起一点希望,

  “你自己回去的?”

  慕容轩一直垂着头,

  “他从牢房把我接回去的。”

  “嗯?”南柳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了这句话的信息量,疑惑的偏着头看着慕容轩,

  “牢房接回去……你去牢房干嘛?”

  听到这话,慕容轩猛的抬头,看向袁士钦。

  袁士钦耸了耸肩,

  “我没说,你自己说漏嘴的。”

  南柳意识到自己有事情被瞒着,

  “什么说漏嘴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袁士钦看了慕容轩一眼。

  然后看向南柳,

  “小轩打架了,被官府的人抓进牢房了。”

  南柳一听,脑子都炸了,

  “打架?!小轩,你打架了?!”

  说着,气得伸手就去揪慕容轩的耳朵,

  “你这个熊孩子,谁让你打架了!跟谁打架了!”

  慕容轩往旁边躲了躲,躲开了南柳伸过来的手。

  袁士钦见状,也赶紧伸手拦住南柳,

  “好了,男孩子打架很正常的。”

  南柳气得推了袁士钦一把,

  “你还帮忙瞒着我,我看就是你带坏我们家小轩的!”

  袁士钦揉了揉被南柳推得位置,

  “我又不打架。”

  再说了,人家小轩是为谁打的架……

  躲在角落的慕容轩跟袁士钦对视一眼,心中是同样的想法。

  但两人都没出声,任由南柳跟泼妇一样撒泼。

  这个时候跟她说,伤了她的面子,说不定恼羞成怒,闹得更厉害……

  ……

  用武力教训完之后,南柳又语重心长的开始说教,

  “小轩,以后可不能打架了,打架不好……”

  慕容轩没在听南柳嘴里说的话。

  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沉浸了一会儿之后,他抬眼看向南柳,忽然开口,

  “姐,我还是想搬出来住。”

  南柳顿住声音,看着慕容轩,

  “嗯?搬……搬出来住?家里那么多房间不是都可以住嘛……”

  慕容轩脸上的神情不太好,

  “不想住。”

  “怎么……为什么不想住?”南柳放低声音,轻声询问。

  慕容轩别着头看着别处,

  “……二哥,三哥都不在家,你也不在家住……家里都没人,我也不想住……”

  南柳一脸为难,试探性的说,

  “……爹不是在家里嘛。”

  (//)

  :。:

看过《英气十足似少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