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贞观贤王 > 第519章论功行赏

第519章论功行赏

  第519章秦怀道此刻被李泰和侯君集盯着,说自己坏了他们好事,自己也是无辜的,总不能说,看着你们把李世民杀了吧,杀了李世民那自己怎么办?自己也是必死无疑的,

  就李泰这么蠢,他八成会把自己也给杀了,那多划不来,要是李承乾造反,或者说李恪造反,那自己反而可能会坐上观,管你们谁杀谁,反正也不会杀自己,但是李泰不行啊,李泰这个脑子是有问题的。

  “放肆!”李世民盯着李泰骂了一句,李泰马上缩了一下脖子,不敢说话了。

  “谁给你胆子,啊?谁给你的胆子?”李世民站了起来,走到了李泰身边,质问着李,李泰唯唯诺诺的不敢说话。

  “居然敢谋反,还杀了,杀了你三哥的儿子女儿,你,你,你简直是丧尽天良!”李世民说着拿着脚就开始踢李泰啊。

  “啊,杀了侄儿,不可能,我叮嘱了他们,不能杀小孩的?”李泰听到了,抬头看着李世民说了起来。但是李世民没有理他,而是继续踢着。

  “父皇,你听儿臣解释啊,儿臣真没有杀他们,儿臣真的交待了陈国公的,你问他,我说了,不许杀我的那些侄儿侄女的,杀了李恪就行,我大哥打残废了就可以,父皇,你问他!”李泰继续躺在地上大声的韩正,

  李承乾此刻是哭笑不得,自己这个弟弟,还算是有点良心,没说要杀了自己,要打残了自己,留着自己一条命,但是老三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李泰要杀了李恪。

  “你,你!”李世民气的不行,继续踢着,旁边的大臣看到这样踢也不像话,就拉住了他,劝着李世民不要这么激动,对身体帮促。

  “爹,儿臣冤枉的,儿臣真没有杀,儿臣是造反,但是没想杀那些侄儿的!”李泰躺在地上哭了起来。

  侯君集跪在那里,冷笑的看着躺在地上的李泰,感觉这个李泰,真的烂泥扶不上墙,如果今天自己成功了,这样的皇帝,自己随时可以取而代之,可惜啊,就差那么一点点。

  “你冷笑什么?嗯,朕待你薄了,让你掌管吏部,是多信任你,整个大唐的官员,都是你来选拨,你还不知足?”李世民盯着侯君集说了起来。

  “还说朕偏袒伯平,就你儿子干的那些事情,朕不想说,丢人不丢人啊?”李世民盯着侯君集骂了起来,侯君集就是不说话。

  “大理卿,你说,谋反该当何罪?”李世民说着就看着孙伏伽。

  “回陛下,按律当斩,诛九族!”孙伏伽站起来说道。李世民就盯着侯君集看着,侯君集还是不说话。

  “陛下,拉下去吧,关到牢房里面去为好!”李靖此刻对着李世民说道,他也不想看到侯君集。

  “哼,成王败寇,随陛下怎么处置!”侯君集冷哼了一声说道。

  “成王败寇,就你?”李世民鄙视的看着侯君集问了起来。

  “今日若是没有秦怀道在,此刻站在这里的,恐怕是魏王,而不是陛下!”侯君集也看着李世民说道,他知道,自己是必死无疑了,但是也不想死的那么窝囊,不管怎么样,也要硬气点。

  “但是伯平就是在,在你们还没有谋反前,伯平就来汇报,说有可能有人谋反,让朕关闭宫门,朕没有相信,朕不相信这个蠢货他敢谋反,也没有想到你会参与其中,如果想到了你和参其中,朕肯定会关闭宫门,还有你什么事情?”李世民盯着侯君集问了起来。

  “他,他怎么知道?”侯君集有点发愣的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纸厂那边少了这么多钱,那些钱去了什么地方,这个可不是小钱,几万贯钱,另外就是,你们知道我会去查账,所以你们就烧了造纸厂和印刷厂,

  本来如果你们烧账本,我还不会想到你们会谋反,但是你们烧了那两个工厂,无非是想要声东击西,所以,你们肯定是在今夜谋反的!”秦怀道站在那里,盯着侯君集说道。

  “哼!”侯君集听到后,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来人啊,把他们两个拉下去,听候发落!朕不想看到他们!“李世民此刻也不知道对他们两个说什么,

  自己儿子蠢,自己有什么办法,至于侯君集,谁知道等会他还会说什么东西,今天已经够乱的了,现在也是过了子时,也累了。

  “是!”一些武卫就拉着他们两个出去了,然后整个宫殿里面的那些大臣,都是坐在那里,谁也不知道说什么,

  能说什么啊,说魏王该死,说侯君集该死,这个还用说吗?说善后的事情,也不需要说,现在程咬金和尉迟敬德已经在处理了,还说什么。

  “都散了吧,散了,伯平你留下,朕什么没人,程处嗣在不在?”李世民开口问了起来。

  “臣在!”程处嗣马上从暗处出来了。

  “你也留下,今夜你们两个当值!”李世民开口说着。

  “是!”秦怀道和程处嗣两个人马上拱手说着。

  “都回去,回去,有什么事情,明天说!”李世民有点心累的对着他们摆手说道,他们都站了起来,对着李世民拱手说着。

  “高明啊!”李世民开口问了起来。

  “儿臣在!”李承乾也站了起来。

  “王恩呢,王恩在不在?”李世民开口问了起来。

  “回陛下,王恩重伤,现在在治疗当中!”程咬站起来说道。

  “陛下,刚刚叛军杀入到了甘露殿后,王恩也拿着刀和叛军拼杀!”秦怀道马上拱手说着。

  “嗯,他对朕是忠心的,务必治好他!”李世民对着程咬金说道。

  “是!”程咬金点了点头。

  “高明,你自己找地方安排家眷睡觉,今天晚上,就不要回东宫了!”李世民对着高明说道。

  “是!”李承乾立刻点了点头,接着李世民就背着手前往厢房那边,到了厢房以后,秦怀道和程处嗣两个人把守着门。

  “伯平,处嗣,到里面来,拿着武器到里面来!”李世民对着秦怀道他们喊道,秦怀道他们只能推开门,进入到里面。

  “自己找椅子坐着!”李世民躺在软塌上面,开口说道。

  “谢父皇!”

  “谢陛下!”

  “嗯,就这样吧!”李世民说着就闭上眼睛,

  秦怀道和程处嗣两个人大气都不敢喘,秦怀道还是第一次当值,程处嗣倒是懂,两个人必须要坐在这里守着天亮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秦怀道是真的快要撑不住了,但是还是掐着自己的大腿,让自己保持清醒,直到隐约听到了公鸡打鸣,也听到了外面小鸟叽叽喳喳的叫着,

  秦怀道知道,这天快亮了,而外面,还是阴暗的,秦怀道估计,大雪可能还是没有停下,过了一会,李世民醒来了!

  “嗯!天亮了?”李世民开口问了起来。

  “回陛下,天亮了!”秦怀道和程处嗣两个人站了起来,秦怀道刚刚站立,差点没摔下去,刚刚坐的腿麻了,而程处嗣也是差不多,两个人忍着酸麻!

  “嗯,外面有宫女了吧?”李世民开口问了起来,程处嗣听到了,打开了门,发现了有宫女在外面候着了,同时候着的,还有韦贵妃和长公主李丽质。

  “回陛下,韦贵妃娘娘和长公主来了!”程处嗣开口说着。

  “让韦贵妃带着宫女进来,你们两个先出去!”李世民躺在那里开口说着。

  “是!”两个人马上出去了,对着韦贵妃行礼后,程处嗣开口说道:“娘娘,陛下让你带着宫女进去,服侍陛下起床!”

  “好,昨夜,有劳你们了!”韦贵妃笑着对着秦怀道说着,尤其是看到了秦怀道还是一身血衣。

  “伯平,你,这?”长公主看到了秦怀道身上有这么多血迹,马上问了起来。

  “哦,是叛军的,还没有来得及换衣服!”秦怀道对着长公主解释了起来。

  “昨天晚上你在这里杀敌了?”长公主盯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是呢!”秦怀道笑着点了点头。

  “那青雀呢?”长公主小声的问了起来。

  “被押入大牢了!”秦怀道也是小声的说着,李丽质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三个人就继续在外面等着,

  接着几个太监进来,他们也在这里候着。

  “有事?”程处嗣盯着那几个太监问了起来。

  “是,外面有不少大臣求见!”其中一个太监开口说着。

  “让他们等等,陛下还未起来!”程处嗣开口说着,那几个太监马上就低头,

  没一会,李世民出来了,看到了秦怀道一身血衣,开口说道:“伯平,你先回去,好好睡一觉,晚上你要继续过来当值!”

  “是父皇,等来接班当值的都尉来了后,臣就回去!”秦怀道马上拱手说着。

  “你也是,昨天晚上好劳累了一夜!”秦怀道看着程处嗣说着。

  “是,谢陛下!”程处嗣也是点了点头说着,

  很快,他们就到了甘露殿主殿,秦怀道躲在了暗处,拄着长枪在那里打瞌睡,其实程处亮,尉迟宝琪,李德奖,李德謇他们都已经来了,但是现在陛下在和那些大臣说话,他们也不能进来换岗。

  :。: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