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贞观贤王 > 第270章欺负小辈

第270章欺负小辈

  第270章程咬金从驻地赶回长安,而在秦怀道这边,也收到了这个消息,是程处嗣告诉他的,程处嗣也是快中午了,才到了工地。手机端 https://

  “你起那么早吗?昨天晚上,你可没有比我少喝?”程处嗣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嗯,心里有事情,放不下,就过来看看!”秦怀道坐在一块石头上面,看着那些工人干活,

  而脑子里面则是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这个事情,跟谁都不能说的,关键是,秦怀道想不明白,长公主是怎么想的,欺负小孩么?

  “成,你坐着,我去前面看看!”程处嗣对着秦怀道说着,自己则是往那些窑那边走着。

  “不管了,反正,反正貌似也没有吃亏,应该也不是我主动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没有办法了!顺其自然吧,只能这样了!”秦怀道坐在那里,摸着自己的下巴想着,

  接着想到,如果这个事情被程处嗣他们知道了,他们几个会不会弄死自己?想到了这里,秦怀道不由的笑了起来。

  到了下午,秦怀道和程处嗣就在十里凉亭这边等程咬金了,工地那边,尉迟宝琳盯着,刚刚到了十里凉亭,秦怀道他们就看到了远处的车队。

  “还好来的及时,要不然,会被我爹打死去!”程处嗣摸着自己的脑袋说着,程咬金,混世魔王啊,那,打人都是不需要理由的,何况你还给他找个打人的理由。

  没一会,车队就过来。程处嗣和秦怀道骑着马,就敢了过去。

  “爹。爹!”程处嗣骑着马大声的喊着,秦怀道就是在后面跟着。

  “哟,还算有点良心啊!”程咬金掀开了帘子,看着外面的程处嗣笑了起来。

  “爹,你怎么坐马车了,不是骑马吗?”程处嗣笑着问了起来。

  “你个没良心的,你老子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能骑这么长时间马?”程咬金刚刚准备下来,听到程处嗣这么说,就大骂了起来。

  “对对对,爹,你年纪大了!”程处嗣接着说着,同时也下马。

  程咬金一听,居然说自己年纪大了,什么意思,要造反啊?提着马鞭就对着程处嗣抽了一马鞭,程处嗣完全是没有准备的,挨的一个结实。

  “哎呦,爹,干嘛呢?又打我?”程处嗣跳开了,警惕的看着自己父亲手上的马鞭。

  “你个没良心的。”程咬金盯着程处嗣骂着。

  “叔叔,可算是回来了!”秦怀道此刻也下马,对着程咬金喊了起来。

  “哎呦,伯平,哈哈哈,好小子,叔叔在那边听到你的消息,都高兴的不行,这次陛下特批,让我回京给你主持婚事,

  我就说啊,你今年结婚,陛下敢不让我回来,我不主持,谁敢主持?还行,陛下可算是答应了,哈哈,老夫回来,帮你把婚事办的好好的,你啥也不用管,等着入洞房就行!”程咬金看到了秦怀道,一巴掌拍在了秦怀道的肩膀上,

  还好秦怀道练过啊,要不然,这一把,估计能把普通人给打趴下了。

  “谢谢叔叔,可要辛苦叔叔了!”秦怀道笑着对着程咬金抱拳说道。

  “辛苦什么?应该的!”接着看着程处嗣,一脸嫌弃:“站着干嘛,迎接我没有酒,老夫陪着你在这里吹冷风啊?”

  “哦。带了,带了,快。拿酒来!”程咬金才反应过来,对着后面的家兵就喊着,家兵抱着酒坛子跑了过来,另外一个家丁则是拿着几个碗。

  “嘿嘿,白酒,哈哈哈,老夫最喜欢了,当初伯平你送过来的时候,老夫把整个军营里面那些将军都给喝倒了,喝的他们看到我都怕了!”程咬金看着倒出来的酒,是白酒,非常高兴的说着。

  程处嗣和秦怀道两个人当做没有听到,程咬金吹牛那是日常行为。

  “来,伯平,干了啊,老夫正好口渴了!”程咬金接过了酒碗以后,对着秦怀道说着,

  秦怀道头疼,这,昨天晚上刚刚喝醉,现在还是空腹呢,居然还要喝一碗,这个就要了秦怀道的命了,但是秦怀道不敢推辞啊,只能硬着头皮咬着牙一口干了。

  “好,哈哈,等会回府,陪老夫多喝几杯,走,头前带路!”程咬金看到秦怀道干了,非常高兴的说着,自己转身就上了马车,秦怀道他们只能骑着马,在前面给程咬金带路。

  “我说伯平,逃吧,不逃你今晚死定了!”程处嗣小声的看着秦怀道说着,秦怀道扭头往后面看了看。

  “我,我,我能上哪去,我回府,我估计叔叔会亲自来抓我,怎么办?”秦怀道骑在马上,问了起来。

  “哎呦,去长公主府上,快去,千万不要被我爹抓到了,要了命了!”程处嗣也是扭头看着后面说道!

  “你也和我一起去长公主府?”秦怀道盯着程处嗣问了起来。

  “那我今年估计连家门都进不去,你信不信?”程处嗣盯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秦怀道听到了,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如果程处嗣今天晚上敢逃,那他不死都要脱层皮,绝对的!

  秦怀道此刻骑在马上,想着,还是不能去长公主府,太尴尬了。

  “算了,叔叔高兴,我就陪着喝两杯吧,不喝,估计是不行的,要不,咱们几个商量好,快点灌醉他得了。”秦怀道扭头看着程处嗣说着。

  “想都不要想,我爹喝酒,死精死精的,还想先灌醉他,还没有等他醉了,我们几个就要先躺下。”程处嗣摇头叹息的说着,

  这样的主意,他们几兄弟也不是没有想过,就没有一次能够成功的,都是以他们几兄弟躺下后,程咬金站在那里,鄙视他们六兄弟不行为结局,这样的场面,太多了。

  “那,那我也准备躺下吧,没办法了!”秦怀道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了,喝,喝不死就往死里面喝,

  很快,秦怀道他们就到了卢国公府上了,府上肯定是隆重迎接的,程咬金的那些孙子辈的,都过来了,高兴的程咬金不行,这个抱一下,那个亲一下,然后就吩咐上酒席,

  程咬金坐在主位上,秦怀道坐在他左手边,程处嗣坐在他右手边,开始喝,听着程咬金吹牛,

  秦怀道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反正就是记得自己躺下去后没有多久,程咬金鄙视的对着他们说道:“七个人都不行,老夫像他们这么年轻的时候,一个人能够喝倒二三十个!”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秦怀道发现,这次对了,是在自己府上。

  “老爷,你醒来了?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都不知道吐了多少,怎么喝这么多啊?”武媚看到了秦怀道起来,马上给秦怀道倒了一杯水,给秦怀道漱口。

  “哎呦,我的天啊,卢国公喝酒太不讲究了,你知道他是怎么和我们喝酒的吗?”秦怀道坐在那里,对着武媚说着。

  “怎么喝的?”武媚笑着问了起来。

  “我们敬他酒,要敬两杯他才喝一杯,他敬酒,我们也要喝两杯,谁干的过他啊,而且没事,还让我们几个人互相敬酒,这简直就是不要脸啊!”秦怀道坐在那里,抱屈的说着。

  “嘻嘻,那些老国公都是这么欺负小辈的,你不知道啊?卢国公,鄂国公,卫国公,英国公,他们都是这么干的,也只有老爷你,傻乎乎的,居然要陪着卢国公喝酒!”武媚笑着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这样的事情,她可是没少听。

  “哎,上当了,但是你也知道他回来了,我不可能不去的!”秦怀道点了点头,接着叹气的说着。

  “老爷,起来喝点粥吧!昨天晚上你都吐完了!”武媚笑着对着秦怀道说着,

  接着,秦怀道就到了外面,喝粥,今天先练武了,肚子都空了,人也是晕乎乎的。

  秦怀道刚刚喝完呢,程咬金家的老六程处俊就到了秦怀道府上了。

  “伯平,我爹让我过来告诉你一声,今天中午,我爹要在府上请那些老兄弟吃饭,你要去!”程处俊进来后,对着秦怀道说着,秦怀道木然的看着程处俊。

  “伯平,没办法,我爹吩咐的,我其实也不想来通知你的,我爹你必须要到!说你昨天喝酒很痛快,他喜欢!”程处俊看着秦怀道笑着说着。

  “滚,滚远点,我还没醒酒,我这就回去躺着去,要了命了!”秦怀道站了起来,就准备去睡觉了。

  “睡觉也没有用,你也知道,咱家两家这么近,我爹甚至都不用走大门,翻围墙他都能够过来!”程处俊笑着看着秦怀道说着,

  秦怀道站住,然后蹲下,摸着自己的脑袋,一脸郁闷。

  “没事,伯平,我大哥说了,要喊上所有的兄弟,今天,一定要喝怕他们,不能让他们这样欺负我们了,太欺负人了,我大哥他们现在都去喊人了。”程处俊站在那里,宽慰秦怀道说道。

  “真的,能行?”秦怀道怀疑的看着程处俊问了起来。

  “肯定能行,你放心,喝完这次,我爹他肯定不敢这样欺负我们了!”程处俊对着秦怀道保证的说着。

  “我不去,我要去工地,就这样,我不上你们的当!”秦怀道说着站了起来,准备去工地,心里想着,还是不去的好。

  贞观贤王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