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这个光头很危险 > 第560章 祭拜(4)

第560章 祭拜(4)

  夜昆也是无语,希望裂骨叔把血带回来了吧,别忘记了。

  不过刚刚听这条龙好像来头不,还什么父皇和母后。

  裂骨叔,你可得注意一点啊,到时候别被人龙族追杀了。

  “我就吧,这驱魔大典肯定管用的。”空虚放心了,你们就算没拿到龙血,那也是你们自己的事情。

  此时东赐朝着妲慈低声问道:“这裂骨那么大,那神龙那么,怎么能···”

  “你这个万年童子就不需要操这个心了。”妲慈淡淡道。

  东赐的脸色瞬间就红了,这友谊的船翻就翻。

  “走吧,我们回去。”夜昆无奈道,现在只能期盼裂骨别坏了大事就好。

  不过裂骨叔的实力还是很强悍啊,变出了本体好像比本身要厉害很多,瞬间就将神龙给抓了,那神龙都没有反抗的余地。

  之前的叶子子好像也没变出本体,如果叶子子也变出本体的话,自己恐怕就得用上全力了。

  老丈饶属下真是厉害啊。

  听除了这三个,还有四个硬货,除了他们七个,好像还有很多的样子,真是脑阔痛啊。

  回到老家里,众人也没什么,就去睡觉了。

  不过夜昆还是打算去看看元稹和风滇,叶离和叶琉也跟着去祭拜一下。

  孩子就由叶子子看着,毕竟孩子才出生不久,丧事还是不要接触的为好。

  元稹的家之前算得上是太西县的首富了。

  当年的一些庆祝都是元稹他爹元新州资助的,为了太西县也做了不少的贡献,转眼人就没了。

  来到元家门口,夜昆看着凋零的大门,舒了口气。

  门口没有一个人,别人家都是挂着红色的灯笼,而这里挂着白色的。

  大门是敞开的,夜昆带着两个媳妇走进。

  大堂里面亮着烛灯,白绫穿过房梁挂着,看起来显得凄凉。

  在大堂里面摆放着几个棺椁,而元稹跪坐在灵堂旁边,烧着纸钱,神色有点茫然。

  “元稹。”夜昆朝着元稹喊道。

  元稹看到昆哥来了,站起身来喊道:“昆哥、昆嫂,来了。”

  “嗯,来祭拜。”

  元稹点零头,然后跪坐下来,低下头。

  夜昆看着灵堂的排位,就这么一下,全部的亲人都过世了,这种打击不是常人能承受的。

  夜昆带着媳妇三鞠躬。

  “节哀。”夜昆轻声道。

  “谢谢昆哥。”元稹挤出一丝笑容,只是这个笑容比哭还难受。

  “需要帮助就叫我,知道吗···”夜昆拍了拍元稹的肩膀,虽然时候挺坏的。

  元稹点零头,望着夜昆笑道:“时间也不早了,昆哥昆嫂你们早点回去休息,我陪陪家人。”

  “好。”

  “昆哥,到时候还麻烦你送我回太京。”元稹轻声道。

  夜昆疑惑了一下。

  “我要和秦哥去五岳,风滇也要去。”

  夜昆点零头:“好,到时候送你们会太京。”

  “谢谢昆哥。”

  “注意身体。”

  “嗯。”

  走出府邸,夜昆握了握媳妇的手。

  “夫君,心里不好受吧。”叶离柔声问道。

  “他们两个时候很针对我和阿弟,其实大了之后也是有点,但我知道他们心底不坏,现在碰到这种事情,对他们也不公。”夜昆轻声道,心里有点感触。

  “夫君,他们能熬过去的,刚刚不是要跟着阿弟去五岳吗?他们也是想干出一番成绩给上的家人看看。”叶琉娇声道。

  夜昆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没什么···继续朝着风滇的家走去。

  只是去风滇的家还会经过私塾,夜昆想去看看韦老在不在,不过私塾的门还是锁着的,上面都落上一层灰。

  “老师还是不在家里。”夜昆喃喃了一声,老师到底去哪里了,自从上次成婚之后,老师就像失踪了一样。

  叶离和叶琉站在一旁没什么,但感觉夫君对这位老师还是很尊敬的。

  轻叹一声,夜昆朝着风滇家走去。

  风滇的家也挺有钱的,毕竟时候两人就是坐马车上私塾,自己和阿弟还是走路。

  和元稹那边的情况差不多,大门敞开,只是风滇没有跪坐,而是坐在桌子旁边大口大和。

  “昆哥昆嫂来了。”看到夜昆来了,风滇出声喊道。

  喊完之后又朝着旁边的座位笑道:“爹,娘亲,昆哥来了,儿子在外面这么久,都是昆哥罩着才没事,你们放心好了。”

  夜昆走进一看,只见旁边摆着六副碗筷,碗里面夹着菜,杯里还有酒。

  而风滇虽然是笑,但是目光却是通红的。

  夜昆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朝着那些空座道:“伯父、伯母,你们放心好了,风滇他很努力,你们在上会看见的。”

  “昆哥,去元稹那边看看吧,我这边没事,放心好了。”风滇抹了抹眼角笑道。

  夜昆拍了拍风滇的肩膀:“刚刚从元稹那边过来。”

  “这样啊。”

  夜昆点零头:“先去祭拜一下。”

  “嗯。”

  风滇走到灵堂跪坐在地。

  而夜昆带着媳妇三鞠躬。

  “昆哥,到时候还麻烦你送我去太京,我想跟着秦哥去五岳。”

  “好,元稹已经跟我了,你们两决定好了日子就跟我。”夜昆微微笑道,他们跟着阿弟去五岳也挺好的,应该能创出自己的一番地。

  跟在自己身边的话···

  似乎能把他们的光芒都掩盖住。

  而且自己碰见的对手,好像从来就没弱过,都是那种顶级的存在。

  “谢谢昆哥,也不早了,昆哥昆嫂你们早点回去休息,我还要陪家人吃饭。”

  “好,有需要就来我家找我。”

  “嗯。”

  告别的风滇,夜昆深深吸了口气,人这辈子都会死的,只是一个早和晚的事情。

  紧紧握住媳妇的手,夜昆柔声道:“我们回家吧。”

  “嗯,回家。”

  第二清晨。

  夜昆早早就起床了,感受着时候的味道,那时候自己和阿弟都在爹的指导下修炼。

  仿佛看到院子上挥汗如雨的阿弟,自己就坐在旁边看着,那时候的生活真好啊。

看过《这个光头很危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