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这个光头很危险 > 第257章 虎雕好难啊(1)

第257章 虎雕好难啊(1)

  “哎呀,这就给你去做嘛。”菀然笑眯眯说道,转身离开,不过在离开的时候,深深看了一眼床上的魂弑天,露出甜甜的笑容。

  其实现在魂弑天能自己喝粥了,也许是习惯这么吃,也就没说什么。

  “今天换了多少米粮?”

  菀然细心喂着笑道:“碰到一个好人,换了两小袋米粮,足够咱们吃三天了,你可要快快好起来哦,不然我病了,你就要照顾我了。”

  魂弑天低沉道:“瞎说,你会病吗?”

  “哼哼,说不定呢。”菀然撅着小嘴,就只准我照顾你,你不能照顾我啊。

  喝完香甜的白粥,菀然打理好之后就躺在床里,可能因为今天比较早,所以没那么快入睡。

  菀然背对着魂弑天,而魂弑天看着床顶,发现有好几处破损的地方,明天还是弄弄吧。

  自己过了这段时间,也要去报仇的,到时候菀然自己一个人住,也能稍微舒服一点。

  只是一个人住在这里,孤单···危险,她一个弱女子。

  哎···自己在想什么,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两人最终还是没说什么话,渐渐入睡。

  第二日清晨,当魂弑天睁开眼睛的时候,菀然已经早早起床。

  “咦,起来啦,你应该多多休息才是。”正在烧火的菀然回头看向出门的魂弑天,白皙的脸蛋上留下几条碳灰,倒是增添了几份可爱。

  魂弑天轻声说道:“已经差不多好了。”

  “我可是你的医师,我说没好,你就没好。”菀然撅着小嘴,一副你很不听话的样子。

  魂弑天轻笑了一声:“劈点柴,趁着没下雨,等下多拾点干柴回来劈了。”看着那大板斧,菀然那小胳膊怎么能挥得动哦。

  菀然看着魂弑天,表情有点怪异。

  “入冬了,多存点食物,这山上应该会有野兽,等下我寻寻,腌上肉也不会坏,吃一个冬天都行。”说着魂弑天就拿起斧头,将木头摆好。

  砰!

  干净利索,仿佛砍掉的是圣人的头颅。

  “你要走了吗?”菀然默默低语。

  魂弑天的斧头停顿了一下,几息之后猛然挥下。

  砰!

  “等好了就走。”魂弑天淡淡说道。

  菀然轻哦了一声,继续烧火。

  山间里想着有规律的劈柴声,显得清脆。

  菀然仿佛看到了爷爷,没死的时候,爷爷早上也是在劈柴,自己帮着烧火。

  看着那宽大的背影,菀然抹了抹眼角,他当然会走了···怎么可能一直留下。

  “魂弑天,好了,先来喝粥吧。”收拾好心情,菀然朝着魂弑天甜甜笑道。

  魂弑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劈几下柴就这样了,不过今天的感觉比昨天又要好上很多,看来再过几天,就能痊愈了。

  “菀然,等下一起上山。”魂弑天轻声说道。

  “嗯。”

  魂弑天听后嘴角下意识露出一丝弧度,喝着眼前那来之不易的白粥。

  吃完早膳,菀然背着竹楼,魂弑天拿长木头削了一头,拿来戳野兽用。

  上山的有点崎岖,也许如果下雨的话,根本就走不了。

  看着身后的菀然,魂弑天伸出手。

  菀然愣了一下,随即将手放在那只大而温暖的手心里,魂弑天将菀然拉上,微微吐了口气:“这里还真是难走。”

  “嗯,很难走的,有时候我都会摔倒,你可要当心哦。”菀然关切叮嘱一声。

  魂弑天笑了笑,也许连魂弑天自己都不知道,这几天的笑容多了许多。

  加起来比这十年更多。

  突然,魂弑天感觉到一股危险在逼近,立马将菀然护在身后。

  “怎···怎么了?魂弑天?”菀然也被魂弑天这警惕吓到了。

  “别说话。”魂弑天低沉道。

  菀然捂住小嘴,注视着周围。

  一股低嗷声骤然响起,菀然目光里露出了惊慌,这是山中最厉害的野兽!

  虎雕!

  自己几年都不见一只,跟着魂弑天上来,立马就看见了···

  只见从深处,走出一只纯白色的虎雕,压着身子,一双嗜血的目光紧紧盯着两人!

  似乎觉得,这是送上门的入冬食物。

  魂弑天紧紧握住手中木枪,凭自己的经验,杀掉一只虎雕还是没有问题的!

  “魂弑天,你快跑,我来拦住。”

  就在魂弑天要出手的时候,身后的菀然居然突然冲到了前面,展开双臂大喊。

  这让魂弑天惊呆了,这丫头是疯了吗···

  不过看着眼前那单薄的背影,魂弑天那颗冰冷的心脏,流过一道暖流。

  “嗷!”虎雕仿佛看到菀然的挑衅,发出怒吼,一扑而来,血盆大口足以一口吞下菀然的小脑袋。

  菀然低头闭眼,但还是保持着张开双臂的知识。

  突然,菀然感觉腰被搂住,身体失去了平衡,发出了尖叫。

  在睁开眼睛的时候,菀然看见了魂弑天那坚硬的脸颊,显得无比的冷静,右手的木枪赫然刺入虎雕的下颚,贯穿虎雕头颅。

  一套动作行如流水,帅气逼人。

  两人随即倒在地上,菀然趴在魂弑天的胸口,整个人还是呆呆的。

  而魂弑天大大松了口气,还好没出什么意外。

  “菀然?”

  “啊?”

  “以后可不要傻乎乎的挡在我的身前。”

  “哦~”菀然憋了憋嘴,哼···就你能,还不是担心你啊。

  站起身来的菀然鼓着腮帮子,魂弑天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拍了拍菀然的脑袋,随即走向了死亡的虎雕,有了这只虎雕,菀然一个人过个冬都行了,这白色的皮还能给菀然做一件保暖袍子。

  只是菀然呆在原地,爷爷以前也老是喜欢这么拍自己的头,那个久违的感觉涌上心头。

  “菀然,竹楼里的绳子给我。”

  “菀然?”

  “哦···哦···来了。”菀然回过神来,将绳子递给魂弑天。

  这么大只的虎雕,魂弑天可背不动,只能用脱的。

  但是怕把那白色绒毛弄脏了,魂弑天砍了木头做个板子,将虎雕绑好拖着走,一路上还劈了不少的柴,摘了野果子,菀然也是一路采集药材,以后拿去镇里卖。百度一下“这个光头很危险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这个光头很危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