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这个光头很危险 > 第202章 夜家最弱的(1)

第202章 夜家最弱的(1)

  太京皇宫的御书房里。

  长孙御看着桌面上的百兽争勇图,目光显得格外深邃。

  在旁边站着的是左相童文山,在桌前跪在地上的便是刚刚回来的曹公公。

  “唐画师的意境提高了很多。”长孙御轻声说道,目光扫视着画作。

  童文山恭敬笑道:“圣人,唐画师每年的新作都有着不凡的意境,今年这百兽争勇图比往年的画更加生动。”

  “确实,左相,你看看左下的这只虎雕,觉得如何?”长孙御指着画中的虎雕淡淡问道。

  童文山心头一震,圣人不会平白无故的询问,如若没回答好,在圣人心中的地位要降低,回得好那是理所当然,如果带着赞赏的话,能让圣人开颜。

  “回圣人,这幅画中,虎雕位于画中的左下角,仰头望着群雄,在唐画师的手笔下,栩栩如生,尤其是这对瞳孔,带着敬畏,而百兽第一的鲲龙傲视群雄,犹如圣人,这应该就是唐画师所表达的。”

  长孙御听后轻笑了一声:“左相还是一如既往的会说话。”

  “这是臣所领会的,圣人莫笑话。”童文山拱了拱手,谦虚万分。

  但长孙御收起了笑容,淡淡说道:“整幅画中,只有这只虎雕最为特殊,每一处都显得那么精细,而这只虎雕看着众兽不敢上前争勇,是不是像极了本皇?”

  童文山一听,顿时冒出冷汗,直接跪下,就连周围的宫女都惶恐跪下。

  “臣惶恐,圣人怎么会是那虎雕。”童文山低头说道。

  长孙御长长舒了口气:“这鲲龙真是像极了夜明,而本皇只能远观,如今更是册封他为王爷,算是低了这个头!就如同这只虎雕低头!”

  “圣人,臣实在难解,为何要册封夜明为王爷,夏都虽然是太京重要关口,但有夜家把手,圣人应该放心才是。”

  童文山何尝不理解圣人的意思,但在圣人面前,该聪明的时候就应该聪明,该傻逼的时候就该傻逼。

  就像现在装不懂,就能体现圣人的聪慧。

  童文山能从底层爬到现在,拍马屁那是王者级别的。

  “夜家父子拥有两把神剑,这是一股不凡的力量,将他们分开或许能让这股力量稍微停歇,而夜明去夏都,定会和自己的夜家所有接触,产生矛盾,再来,夜明坐镇夏都,更加能让本皇安心,最近五岳有点蠢蠢欲动,防一下有这个必要。”

  童文山听后直接说道:“臣愚昧,圣人这一计将夜明的作用最大化,臣敬仰。”

  长孙御嘴角勾起一丝丝的弧度,虽然不是很明显,但也被童文山捕捉到了。

  这让童文山大大松了口气,伴君如伴虎。

  “曹公公,夜明有什么特别的吗?”长孙御淡淡问道。

  曹公公俯身说道:“回圣人,夜明还是老样子,原本是想抗旨,但东门梦让夜明接旨。”

  “东门梦,这个女人当年弄得太京一团糟,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如若本皇当年能拥有,也许太京的版图得扩张一倍。”

  众人都闭嘴了,就连童文山也不说话了。

  “曹公公,你觉得夜昆这人如何?”长孙御再次问道。

  “圣人,夜昆这孩子给人一种沉稳内敛的感觉,和夜明恰恰相反,将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听到曹公公的话,长孙御扬了扬手,曹公公弓着身子退出,站在外面守候。

  “左相,你说联姻会是一个办法吗?”

  童文山心头一震,圣人这是打算拉拢夜明一家?

  又是封王,又是联姻,目的显而易见了。

  这时候如果还要装傻逼,那就真是傻逼的,这个时候就应该提出意见。

  “回圣人,臣认为联姻确实是一种法子,能将两把神剑和皇室捆绑,还能知道夜家动向,圣人英明。”

  长孙御狠狠瞪了童文山一眼,知道就好,不要说出来了。

  童文山拱手笑了笑。

  “现在夜明父子声势浩大,隐隐约约压过本皇,这让本皇有点忧心。”

  “圣人是太京的天,这是天道,无人能违背,况且夜明父子再怎么猖狂,元尊剑帝也不会坐视不理,圣人这是在给夜明父子机会,圣人慈悲为怀。”

  长孙御突然大笑了起来,拍了拍童文山的肩膀:“知道吗?本皇就喜欢跟你聊天,舒服。”

  “臣惶恐不已。”

  “哈哈哈。”长孙御那是龙颜大悦,心情也好了不少。

  “左相,本皇众位公主里面,觉得哪位合适?”长孙御伸出手,旁边的宫女赶紧递上茶杯。

  童文山当然不会点名了,这可是圣人的女儿,自己可没那个权。

  “圣人,臣认为,一定要是一位心思缜密,沉稳,见机行事,最重要要以皇室为重的,才能当此重任。”

  长孙御点了点头,算是赞同了童文山的意思:“那看来,只有一个人选了,只是真不忍心下嫁蕊蕊,这是本皇众多女儿中,最出色的孩子,常年静心,不问世俗,本皇也答应过蕊蕊,现在反悔,本皇···”

  “公主殿下要是知道圣人的用心,定不会违背,这是关系到皇室的皇威,”

  “但这何尝不是将蕊蕊送到狼窝去?”长孙御陷入深深的思考中,考虑其中的取舍。

  童文山没说话,这种事情自己只能提出观点,绝对不能唆使,如果以后出了意外,那么自己就得背锅。

  “左相,你说蕊蕊能把持住夜昆吗?”长孙御沉声问道。

  “圣人,万万不可!”

  长孙御脸色一沉,不悦问道:“为何?”

  “夜明有二子,夜昆现在有双妻,其中还有颜家之女,如果圣人将公主许给了夜昆,在世人眼中,这是妾的行为,圣人三思啊,而且刚刚曹公公也说了,夜昆沉稳,和大多数年轻人不同,心中的堤防之心定重。”

  见圣人没说话,童文山继续说道:“臣觉得,夜秦是不二人选。”

  “夜秦?这个夜家最弱的?”长孙御都露出嫌弃的样子。

  我秦哥真的好南啊。

看过《这个光头很危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