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这个光头很危险 > 第165章 昆哥,叫我小骨就好了(4)

第165章 昆哥,叫我小骨就好了(4)

  这让昆哥头皮都麻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对这种东西有天生的恐惧。

  只见棺椁在缓缓被打开,一股臭气扑鼻而来,夜昆紧紧皱着眉头,如果可以的话,真想一剑劈过去。

  但是古参树说了,不能搞太大的动静,这一剑要是劈了出去,后果不敢想象。

  突然!

  夜昆看见一只手按住棺材边缘,那是一只非常白皙的手,就像女人的手似的,还好指甲是正常的,这让夜昆松了口气,只要看到了,就放心了。

  只见一位男子突然起身,猛地吸了口气:“差点没憋死老子!”

  手持火云焚天的夜昆呆呆的,这和自己想象的有很大区别啊,应该是皮肤溃烂,眼珠子掉了一个,还有獠牙才是。

  而这是一个花面书生啊,尤其是那唇,非常的鲜红,和那白皙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身上穿着白色绣花锦袍,戴着一顶白帽,鬓角垂下两道发丝。

  “该死的元昊,我干你娘!你全家死光光!!!”

  听到这句话,夜昆轻叹了一声,元尊剑帝到底是有多么可恶啊,这么多人诅咒他。

  只见男子从棺椁里爬了出来,拍了拍了身上的灰尘,拱手说道:“兄台大恩大德没齿难忘,拜拜。”

  说完就转身跑,但是那奔跑的速度真是让人捉急。

  夜昆下意识抬起手中的火云焚天,只见神剑的火焰居然突出,化成长长的火流挡在男子身前。

  男子顿了一下,然后倒着跑了回来,这动作让夜昆好无奈啊,能不能正经一点?

  “兄台还有什么事情吗?”男子转身拱手问道,讨好味十足。

  夜昆就纳闷了,就这么一个人,三头妖兽完全能压制了,除非他是装。

  “你叫什么啊?”夜昆问道。

  “哦,倒是失礼了,在下蚀骨,还不知恩人名讳?”

  “哦,夜昆。”

  “哎呀,原来是昆哥啊,久仰久仰,叫我小骨就好了。”

  夜昆:“······”

  你说别人赔笑又拍马屁的,这剑到底是挥还是不挥,俗话说的好啊,伸手不打笑脸人。

  “那个小骨啊。”

  “唉,昆哥有什么事情?”蚀骨那表情,简直就是专业小弟数万年,和东赐、妲慈有的一拼。

  夜昆悠悠说道:“小骨啊,这件事有点曲折,你听了之后可能心情不好,但我还是要和你说一声,我是来杀···不,讨伐你的。”

  这个讨伐用的刚刚恰当,杀太直接了,毕竟别人拍了我昆哥的马屁。

  “啊!昆哥你居然会有这么凶残的想法,你让小骨好生难过,好生痛心,呼吸不上来了。”蚀骨捂着胸口,很是难受,仿佛被天地抛弃似的。

  蚀骨弓着身子背对夜昆,发出凄凉的声音,搞得我昆哥似乎在欺负人啊。

  夜昆也是服了,能不能换个正常一点,凶残一点,放狠话一点的对手,就像那个金色女人。

  就在夜昆走神的时候,一道银光刺穿了蚀骨的衣袍,速度之快就连夜昆都没反应过来。

  夜昆低头看向腹部,一把剑贯穿腹部,从后背延伸。

  从旁边看,蚀骨背对夜昆躬身,手握一把剑,剑刃长达几十丈之远。

  “昆哥,元昊没教过你,战斗的时候不要分神吗?”蚀骨缓缓扭头看向夜昆。

  此时的蚀骨和刚才判若两人,一双眼睛微微眯着,透露着凶狠和狡黠,嘴角带着嗜血。

  这是我昆哥第一次受伤,整个人都不好了,兵家大忌,轻敌!

  昆哥还是太年轻了,欠缺了略历。

  毕竟昆哥还是孩子,能理解。

  蚀骨站起身来,面对夜昆,夜昆也看清楚了,蚀骨手里拿的是一把剑,刚刚那道银光是他的剑!

  “昆哥,看年纪似乎还小,不过就拿着火云焚天来杀我,倒是有几分胆色。”蚀骨边说边朝着夜昆走去,长剑在夜昆腹部移动,夜昆能感受到腹部那冰凉的寒意!

  “但就算是火云焚天,我也不会有丝毫的畏惧。”

  夜昆冷声问道:“你就不怕神剑吗?”

  “神剑?哼···昆哥,你还是太年轻了,你以为神剑是好东西?那些都是夺人性命的器具!就拿你这火云焚天来说,在无时无刻灼烧你皮下的经脉,时间久了,神剑都嫌弃你了。”

  夜昆听这话,感觉不对劲啊,明明那是一股很舒服的灼烧。

  只见夜昆右手缓缓垂下,显得很虚弱:“你难道不想拥有神剑吗?”

  “昆哥,我说你还是太年轻了,每个人都会拥有自己的剑,参悟剑意,修出剑灵,这是一把跟随你一辈子的剑,当达到极致的时候,不是不能和神剑一拼!”

  “看昆哥你如此的年轻,应该还没拥有自己的剑,倒是先玩上神剑了,倒是让人羡慕,可惜神剑虽然厉害,但永远只是冷冰冰的武器。”

  夜昆轻声说道:“给你要不。”

  “要啊。”

  夜昆一脸鄙视,说的倒是一本正经,原来也想要啊。

  蚀骨有点小尴尬,轻咳一声来掩饰一下:“别想拿神剑来诱惑我,这种辣鸡怎么能和我手中的剔骨相比!”

  “小骨啊。”

  “哎。”

  “你叫谁小骨呢!小骨是你叫的吗!给你脸了!”

  “知道我谁不!蚀骨!十岁剑士!斩杀无数只虎雕!二十岁剑王!就劈了一个剑皇!二十五岁剑皇!那日我手持剔骨,从城门口杀到皇宫,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眼睛都不眨,你不累吗?”

  “这重要吗!我说的是眨眼睛这个重点吗!昆哥,你走点心好不好!”

  “继续。”

  “那日我被三位剑宗围攻,我蚀骨都不怂一下,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夜昆嘴角微微抽搐:“你居然把逃跑说得这么清醒脱俗。”

  “昆哥你个小屁孩懂什么,那叫有预谋的撤退!”

  “好吧好吧,然后呢?”

  然后在我一百岁的时候,我修炼到了剑宗,从城门口又砍到了皇宫。

  “眨眼睛了没?”。

  “昆哥,不要气我好不好,我怕失手把你劈成两节。”

  “额···继续吧。”

看过《这个光头很危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