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这个光头很危险 > 第132章 来吧,互相伤害吧(第三更)

第132章 来吧,互相伤害吧(第三更)

  不过夜秦觉得还可以挽救一下:“是老师叫的。”

  “老师又是谁?”东门梦一脸的好奇,真想和他们一起玩。

  老鸨转头一喝:“吴池,把脸给我转过来!”

  站在门口从新穿上仆服的吴池好尴尬啊。

  以前就没当个好老师,还闯祸,今日更加···带着别人儿子逛花楼。

  不对啊!是他们自己来的···

  东门梦看了吴池一眼,冷哼一声。

  “那这位公子又玩了什么?”东门梦看着自己喜爱得昆昆,家里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媳妇,还来花楼!

  老鸨那是非常的老实,笑道:“这位公子就喝了点酒,拍了一把学院的钥匙。”

  东门梦微微松了口气,昆昆还算理性,估计是陪着秦秦才来花楼的,就连喝花酒就想着学院。

  真怕秦秦把昆昆给带坏了。

  “这东西是我夫君拍的吧?”东门梦问道。

  夜明想知道,现在装死有没有用。

  “对,这位姥爷花了一百万金币拍下剑神剑茎,说到过程,姥爷和贵公子还抬价呢。”说完老鸨都捂嘴笑了起来,太好玩了。

  东门梦听后也是一脸懵逼,简直要被这三个爷们气晕过去。

  但是现在夜昆和夜秦突然想到了什么。

  夜秦立马就问道:“爹!你这么有钱,还私吞了我和阿哥的路费,换成石头···”

  噗!

  夜明绝望了,老子那是为了锻炼你们!

  东门梦露出惊悚的笑容:“夫君啊,看来今天我们全家要好好聊聊了,你这私房钱已经超过我的预计了,还坑孩子的路费!”

  “梦梦,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呵呵···”

  老鸨陪笑道:“那个两位公子的账?”

  说到账,站门口的吴池瞄了一眼,顺便帮帮老师吧。

  “夫君,结账,至于那位老师的就算了,和他不熟。”

  吴池:“······”

  夜明还能怎么样,横着眼睛看了两个儿子一眼,我不是你们爹,你们两是我爹!

  迟早都被你们两小子玩死。

  老鸨快快乐乐接下通用的金票,高呼一声:“欢迎姥爷公子下次来玩。”

  “记得通知我。”东门梦淡淡说道。

  “那必须的。”老鸨笑眯眯说道。

  夜明和两个儿子都翻白眼了,谁还会来了!

  就算要去花楼,也要选远一点的地方,千万别太近了。

  不然很容易被抓到的,好不容易得到剑茎的消息···

  回家路上···

  东门梦走在三个爷们前面。

  夜明走在中间,夜昆和夜秦走在最后面。

  家中排位非常明显。

  “跟那么近干什么!站后面去!”

  夜明无语,走到儿子身后。

  好了,这才是真正的家中地位排名。

  夜秦戳了戳身边的夜昆,意思很明显了,阿哥你想想办法啊。

  你阿哥我自身难保了,还有什么办法想啊。

  但是万万没想到,居然还能碰到爹,要完蛋大家一起完蛋···

  “娘亲。”夜昆弱弱喊道。

  “嗯?”

  “那个···能不能···不要告诉我媳妇。”

  “不行。”

  夜昆头都大了,被阿弟害死了···不过终于被娘亲责怪了,心里还是稍微的舒服一点。

  走进夜府。

  夜昆和夜秦脑子有点晕了,原本是被吓醒了,现在又开始了。

  夜秦突然发现一件事,爹现在怕娘亲,阿哥现在肯定怕嫂嫂,而自己呢?

  谁都不怕,原来没媳妇还有这样的好处,真香。

  穿过小桥,夜昆看向大堂,顿时就看到叶离和颜暮儿,两人正坐着喝茶。

  张天天和流凌站在外面。

  张天天看到夫人这个样子,又看见老爷那个样子,痛心啊···

  流凌翻了翻白眼,老爷还真是会玩。

  不过两位少爷这是什么情况?

  东赐和妲慈看着老师一脸疑惑,老师的表情好像不对劲啊。

  叶离和颜暮儿也看见昆哥回来了,顿时站起身来迎接。

  “夫君,终于回来了,暮儿好想夫君~”颜暮儿娇滴滴喊道。

  这话要是换个气氛,昆哥也许会被诱惑到的,但是现在这股气氛之下···

  “夫君身上好大的酒味。”叶离微微皱眉,其实不怎么喜欢小光头喝酒,爹以前也喜欢喝酒,最后为了母亲,还不是戒酒了,也只有在过节的时候和大家喝喝酒。

  颜暮儿忽然发现不对劲,爹和夫君还有阿弟身上都有酒味,他们三都喝酒去了吗?

  “你们的爹,带着你们的夫君去花楼喝酒了。”东门梦淡淡说道。

  叶离和颜暮儿听后,俏脸瞬间就僵了。

  夜昆看到媳妇变脸,心里咯噔一下。

  东赐和妲慈更加惊骇!

  老师有这么漂亮的媳妇,居然还去花楼,难道这也是修炼的一部分吗?

  赶紧记下来。

  “真不是我带的,肯定是秦秦。”儿子啊,你坑爹太狠了,出来背锅吧!

  夜秦不服,爹···我们互相伤害吧!

  “爹常常说花楼好玩,儿子今天心情不好,就想去看看。”

  夜明要被亲儿子气疯了,顿时反抗:“你好意思说爹!你以为爹没看见吗!你抱着花魁卿卿我我,简直就像那太京的纨绔子弟。”

  “还不是爹你说花楼的花魁好看,儿子被人给甩了,这怎么了!”

  这一刀够狠。

  夜昆就看着爹和阿弟互相伤害,你们好像忘记我了。

  “被甩就是理由吗!你娘亲当年还甩过老子!”

  夜昆和夜秦一愣,还有这事?

  东门梦狠狠瞪了夜明一眼,你好意思和儿子互相伤害吗。

  “夫君,你就说吧,还有多少私房钱?在一起生活二十余载,每天都在装穷。”

  我昆哥还每天都在装低调呢。

  “梦梦,真没了,你手上的神剑剑茎一百万金币,还有这宅子二十万金币,还有帮这两小混蛋交了两万零一百金币赎金,真没了。”

  “我要是再信你,我就不叫东门梦了!”

  说实话,就连夜昆和夜秦都不信,爹藏得太深了。

  “我要举报爹,爹肯定还有私房钱,之前在拍卖的时候好大的口气,底蕴肯定很足的。”夜秦不亏是坑爹狂魔,这酒劲真是好东西,儿子都能当老子。

  夜明差点要喷出血来。

看过《这个光头很危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