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这个光头很危险 > 第59章 我死也不嫁光头!

第59章 我死也不嫁光头!

  看着眼前的画,夜昆心中索然无味。

  这时候夜秦的身影出现了,十六岁的夜秦那是继承了娘亲的相貌,发黑如墨,目如星辰,气宇轩昂,一身白衫一尘不染。

  在这太西县里,夜昆和夜秦两兄弟那是出了名的英俊,而且是两种不同风格的,让太西县里的姑娘们为之尖叫。

  尤其是今年,夜家的门槛都要被踩烂了,前来说媒的太多了。

  不过六年后的夜秦,性格有点变化,有点冷···

  这也是要从两年前说起,县长巴台调去了安康洲,巴婉清不得不一起同去。

  从那时候起,夜秦就慢慢变了,话少了,这些夜昆都看在眼里,毕竟媳妇走了,搁在谁的身上,都不会好受的。

  不过好在,阿弟对自己的感情还是没变的,就是笑容少了许多。

  “阿弟,今日这么早就回来了?都教完了?”夜昆放下手中的笔,朝着阿弟微微笑道,前几年,吴池老师就离开修炼院了,那时候起,夜秦就担任了老师,毕竟夜秦现在也是一名剑士,可以教一些孩子。

  就连那剑书房都关门大吉了,听说老板跑路了,最后房租都没给。

  夜秦嘴角露出一丝弧度,走到画旁:“阿哥,又有提升了。”

  “随便画画。”夜昆无奈说道,显得心事重重。

  夜秦轻笑了一声,也明白阿哥最近为什么如此忧愁,因为成年礼要来了,这六年来阿哥很少出门,就算出门也是去找韦老师,交流学识,都没去找自己喜欢的媳妇。

  “阿哥,是在烦成年礼的事情吧?”夜秦坐在旁边的小凳子上,脸上的失落很明显,因为在以前的想象中,成年礼自己就能和婉清成婚,但现在婉清都去了安康洲,两年没有任何的联系,不知道婉清还记得分开时的承诺吗,反正我夜秦是记得!

  夜昆没有否认,不过还是很快的转移话题:“等成年礼后,我们就能去安康洲了,两年未见弟媳了,肯定又漂亮了不少。”

  夜秦挤出一丝笑容,显得是那么的无奈。

  夜昆看着阿弟不开心,心里也不怎么开心,只有等成年礼过后再说。

  只是这成年礼,难道我夜昆真要娶一个没见过面的女子吗?这种感觉是真的不好,但是当年答应过娘亲。

  而且看阿弟这个样子,明显就是非巴婉清不娶的架势,这件事也让父母为之头疼,自己劝说都没有用,感情的事情,哪有那么容易动摇的。

  夜秦拍了拍夜昆的肩膀:“阿哥,不要为我担心,应该多考虑自己的事情。”

  夜秦越这么说,夜昆越能感受到阿弟心里的失落,这几年其实可以探探巴婉清的事情,但夜昆不想去,如果看见弟媳和别的男子有染,怎么办···

  都手刃了?

  看着阿弟走进屋里,夜昆轻叹了一声,手掌按在画纸之上,整张画纸瞬间化成颗粒。

  此时的夜明和东门梦在商量着夜昆成婚的事情。

  “夫君,颜家你已经多年未见,你确定能行吗?”东门梦担忧问道。

  夜明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轻笑道:“信得过,天天不是将颜家小女儿的消息带过来了吗?挺优秀的孩子,相貌品行都挺端正,做咱们儿媳挺好的。”

  “总觉得有点草率了。”

  “我说你这不满意,那不满意的,现在好不容易有个人选,你又不放心···你到底想怎么样,现在别人估计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我···”东门梦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们还是说说秦秦的事情吧,这孩子自从婉清走了之后,就变了一个人似的。”夜明很担心儿子,自己怎么生了一个情种。

  东门梦叹了口气:“我说真的,我现在不看好他们两人了,巴台这人不简单,就连我们的人都没摸索出什么。”

  “是啊,就怕咱们儿子卷进去。”

  “昆昆和秦秦都长大了,也是让我愁啊···”东门梦撑着额头,幽幽说道。

  夜明笑道:“你是觉得,以后两个儿子疼媳妇,不疼你这个娘亲了吧,哈哈。”

  “就你话多!赶紧操办昆昆的婚事去,明天就是成人礼了。”

  “为夫早就安排好了,咱们就等着儿媳敬茶吧。”

  “唉···”

  夜明摇了摇头,口是心非的女人。

  此时此刻,太西县外几里处,一辆豪华的马车停在大道上,周围的护卫慌慌张张的,好像大难临头似的。

  “找!一定要找到小姐,不然我们都得死!”

  “是!”

  看来这些护卫是弄丢了小姐。

  在旁边的树林中,两位女子正在跑路。

  “小姐,我们这样跑了,真的好吗,老爷要是知道,肯定会打死我的。”后面的侍女神情紧张,小姐居然逃婚了!

  没错,前面仓促逃跑的就是颜家的小女儿,颜暮儿!

  不得不说,颜暮儿的相貌确实出众,皮肤皙白,清澈的眸子泛着蓝色,犹如宝石一般,眉如淡月,樱唇如滴,圣洁得宛如白莲,没有一点瑕疵,这样的女孩子很难让人忘怀。

  但此时的颜暮儿透露出来的气质,恰恰相反,脸上带着深深的嫌弃,为自己的命运感到耻辱!

  “我颜暮儿是被苍天赐福的女人,我的夫君是一位万人之上的人物!而不是一个乳臭未干的人!他有什么资格娶我!我爹也是疯了!居然把我嫁给一个被抛弃的夜家之子!听说还是个没头发的!想着我就恶心!”奔跑中的颜暮儿中心万般的鄙视,一个死光头这辈子都得不到我!

  后面的侍女也很绝望啊。

  “可是小姐···”

  “闭嘴!我的事情不用你这个贱婢来说!我颜暮儿就算是死!也不会嫁给一个低贱之人!”颜暮儿的话透露着深深的嫌弃。

  然而刚刚说完,一只黑猫跳在颜暮儿跟前,两人顿时停住脚步。

  颜暮儿正在疑惑中,就看见黑猫跳了过来,猫爪犹如利刃一般,穿透了自己的下颚。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一股无力感顿时席卷了全身,缓缓软倒在地,但颜暮儿可以看见黑猫在舔舐爪上的鲜血,换换变成自己的模样,难以置信!

  “那你就去死吧。”化成颜暮儿的黑猫嘴角勾出一丝弧度,笑得很媚,但也是一种死亡微笑。

看过《这个光头很危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