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这个光头很危险 > 第47章 老师挂了

第47章 老师挂了

  随着父亲的离开,风滇和元稹瞬间变脸,脸上除了命不久矣的表情之外,没有其他的了。

  “我们肯定要成为虎雕嘴里的食物。”风滇捂着额头,都不敢去看老师,因为一看到老师的模样,自我欺骗的信心也荡然无存。

  “我的心好痛,爹肯定在外面有私生子了,居然不管我的死活。”元稹痛心疾首啊,看看今天来的人,就这几个,其他的根本就没有来。

  “咦,你们也来了啊。”买完酒回来的夜秦看着两人,略带惊呼说了一声。

  虽然人之将死,但面子也是要的。

  “夜秦,怎么的,只能你来吗,我们两人就不能来吗?你看我们像那种怂包吗?”

  夜昆和巴婉清不禁点了点头,很像···

  夜秦憋了憋嘴,然后走到了老师面前,将买好的酒壶放在旁边,还不忘说道:“老师,酒馆老板说,瞎了眼才会相信你,这是最后的酒,以后让您别去了。”

  “真的?太好了,又省了不少的酒钱,我们出发吧。”说着吴池就站起身来,将几个串起来的酒壶背在了肩上,摇摇晃晃就走出。

  五个孩子只感觉,这是不是太草率了,不应该说说注意事项吗?

  元稹和风滇有一点晕眩的感觉,这老师太不靠谱了。

  “走吧。”夜昆低语了一声,这时候不应该有阿弟的声音吗?

  回头一看,脸瞬间就惆怅起来了,阿弟都和巴婉清在说话,根本就没听到。

  有了媳妇忘记兄弟啊,能理解···能理解···

  做阿哥的还要给你背东西···

  街上马上就出现一道不错的风景,一个醉汉带着五个孩子出城了。

  说实话,夜昆这还是第二次出城,第一次出城那是在六岁的庆元节上。

  那真是“一战成名”啊。

  一行人跟着吴池老师向东走着。

  孩子们当然不会有疑虑了,毕竟是老师带的路。

  就连夜昆都没疑虑,但是夜昆忽略了一个致命的问题,那就是···

  这是一个喝醉了的老师,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走在哪里。

  看看现在,一边走还一边喝。

  烈日当头,晌午的阳光很是毒辣,孩子们的额头满是汗水,夜昆和夜秦背着那厚重的包裹,更加如此。

  但夜秦旁边还有一个巴婉清照顾,时不时的擦擦汗水,但夜昆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

  所以啊,这就是有媳妇的好处,反正夜秦现在感觉很爽,自己不会变成爹那样怕媳妇的,看看婉清多么的温柔啊。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一行人走在茂密的树林里,阳光在树叶夹缝中射下道道光芒,周围响起滋滋滋的声音,气温也一下低了很多。

  “我艹!老师趴下了!”随着元稹惊呼了一声,夜昆抬头看去,只见吴池老师趴在前面的草丛里,一动不动了。

  夜昆的脸都不自然了,这到底是老师带学生,还是学生带老师啊。

  风滇蹲在老师的面前,身手探了探老师的鼻息,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一屁股坐在地上:“老师死了!”

  夜昆:“······”

  巴婉清赶紧冲上前去查看老师的情况,脸色犹如白纸,抓住手腕,没有一点脉搏了···

  “婉清,什么情况?”夜秦大步跑来,询问道。

  巴婉清也难以置信,带着迷茫的表情看着夜秦:“老师他···死了···”

  夜昆凌乱了,这到底是怎么个回事啊,喝着喝着就死了?难道是我昆哥无形散发的诅咒,咒死了老师吗?

  放下背上的包裹,夜昆也查看了一下,果然就如他们所说,老师挂了···

  “怎么办···”元稹脸色有点不自然,显得很恐慌。

  一旁的风滇也是一样的,但两人的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了夜昆。

  夜秦和巴婉清也看向了夜昆,此时的夜昆变成了五人组的灵魂人物,谁叫昆哥那么优秀呢,这么重要的时刻,不信昆哥,那去信谁?

  夜昆目光复杂无比,无力的靠在背后的大树上,半响后说道:“我们将老师的遗体带回去吧。”

  “没错,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应该赶紧回家,将老师不幸暴毙的事情告诉大家听。”元稹一听能回家了,那是无比的激动,老师都挂了,我们还修炼个屁啊。

  “听阿哥的。”夜秦认真点了点头,这种情况之下,只能如此了。

  “我们找些东西来,将老师抬起来,带回去吧。”巴婉清建议道,得到了认同。

  半响后,只找来一些树藤,这怎么抬?只能绑起来拖回去了···连一块木板都没有···

  在五个孩子的努力之下,吴池老师被绑好了,虽然有点不雅观,但是材料有限,只能这样了。

  不过五个孩子立马又碰见一个问题,拖了一段时间,感觉拖不动啊,老师太重了。

  而且之前都走了半天多,现在天色都暗淡下来了,周围的气温是越来越低了,时不时的还响起诡异的声音,让元稹和风滇恐慌到了极致。

  虽然巴婉清平日很干练,但终究是女孩子,第一次出来就碰到这样的问题,怎么可能不害怕,紧紧靠在夜秦身边,这样心里才有一点安全感。

  “不行了不行了,没力气了。”风滇甩开了树藤,一副要死的样子,瘫坐在地上。

  “拖不动了,又累又饿的。”元稹也罢工了,这得拖到猴年马月啊,到时候要变成老师的陪葬品了。

  夜昆能理解,大家都是孩子,拖一个尸体确实很难,老师挂的太不是时候了。

  夜秦放下了绳子:“阿哥,现在怎么办?”

  夜昆陷入了沉思,良久之后说道:“埋了吧,等我们回去之后告诉别人听,再将老师的尸体带回,不然老师的尸体就会被野兽吃掉。”

  夜昆的提议得到了赞同,决定将老师给就地埋了,然后再跑回去喊人来。

  五人找了一些小木片,就开始挖···

  毕竟没有工具。

  但小木片能挖出多大的坑啊。

  终于,风滇将小木片一丢:“我看还是烧了吧!”

看过《这个光头很危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