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这个光头很危险 > 第34章 让他们打

第34章 让他们打

  夜昆忽然察觉到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身体!

  难道不止是长肌肉,还带着别的效果,我艹!!!!!!

  原本还以为,这件事再怎么搞下去,也不会有转变,但是万万没想到,前面已经埋下伏笔,就等着今天爆发,我昆哥的连胜将继续持续下去。

  不···不···

  夜秦也是一脸懵逼,完全搞不懂这是什么情况,阿哥被打了两拳,居然气定神闲,就连那脸色都很诧异,难道阿哥是在嫌弃对方用力太轻吗?

  一旁的巴婉清也是这么感觉的,这个夜昆到底是个什么人???好像什么事情都难不到他似得。

  喝酒的老师带着笑意抿了一口,感觉这小子确实如韦老所说,确实是个可塑之才,小小年纪就将身体强度修炼到如此境界,不易!

  风滇和元稹都傻逼了,这个夜昆是铁吗?刚刚那一拳的气势大家都看见了,都掀起了黄沙,但是无法撼动夜昆半步!

  难道这个安康洲来的家伙在打假赛?不至于吧,演得也太像了吧!

  潘平平脸色突变,向后一跃,目光透露出无比的复杂,自己可是剑士!虽然没用剑,但是一拳怎么说也能碎石,但是!

  打在他的身上居然没反应?难道他身上穿着特殊的玄甲?不可能啊···

  “你用力了没有?”夜昆疑惑问道,现在很想证实自己的想法,是不是身体出现了变化。

  但这句话简直,太伤人了···至少让潘平平的脸都气红了。

  元稹朝着潘平平喊道:“你听到没有,我们昆哥嫌你不用力,快点用点力,让昆哥愉悦,那将是你的无上光荣。”

  “你话怎么这么多!”巴婉清瞪了元稹一眼,别人不知道,我巴婉清还不知道吗,就是想让他们斗。

  “夜秦,管好你的婆娘。”风滇朝着夜秦出声说道。

  夜秦微微一愣,我的婆娘?听起来好像不错哦。

  “婉清,没事啦,我阿哥厉害着呢。”夜秦笑呵呵说道,不得不说,这两个人的马屁拍得好,都能抓住别人的心思。

  “哼!”巴婉清娇哼一声,没有理会。

  此时在修炼外出现了三个人。

  其中两人便是巴台和韦老,另外一个中年男子便是潘平平的父亲,潘命。

  此人款款而谈,嘴角带着和善的弧度,只是嘴角下方的一颗痣打乱了整体形象,给人一种老奸巨猾的感觉。

  “老师,您所说的学生真有那么优秀?”潘命今日在巴台府中,韦老得知过来见见,三人聊着聊着就说到了夜昆身上,潘命也是好奇不已,能得到韦老的赞扬,想必此子不凡,故而过来看上一眼。

  韦老脸上那是带着深深的得意,得此学生,这辈子也就足以了。

  “那是自然,老朽的目光潘将军莫非还有质疑。”韦老带着打趣的语气说道,不过敢这么打趣,说明韦老还是有点自信。

  潘命轻笑了一声:“哪会质疑老师的话,倒是想让我家那混小子学习一二。”

  当年在安康洲的时候,潘命那就是韦老的学生,能得到今日的成就,韦老也是功不可没。

  韦老主动找来,其实目的就是想炫耀一下自己的新学生,不然的话,坐在家里等着潘命便可,但是韦老坐不住啊。

  “我女儿也想学个皮毛,但是韦老的学生不教啊。”巴台一旁笑道,似乎想借这个机会说说情,让你那弟子教教如何。

  听到这话,韦老那是相当的自豪:“你们啊,作为一个奇才,当然要有一点个性了,这才能突出嘛。”

  两人很无语,不过放眼这天纵奇才,确实个个都有自己的性格。

  潘命当了这么多年的将军,对于老师自然是尊重的,但是心里还是存在质疑,等下看看便知了。

  三人走进了修炼院,一眼就看见中间站着的两人。

  韦老和巴台看着夜昆站在中间,眉头微皱。

  潘命见儿子站在那儿,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倒是微微笑道:“小儿又乱来了,那位光头是?”

  “那便是我所说的学生。”韦老心中有点不悦了,你那儿子14了吧,夜昆才10岁,这不是以大欺小吗?

  巴台一旁打着圆场:“我看这其中有什么误会吧。”

  “都是孩子,正常比试也属于正常,不然叫什么修炼院呢,您说对吗?老师···”潘命在当学生的时候,就没见过老师如此夸赞一个人,然而今日见面,就不停的夸,仿佛其他的学生都是白痴似得。

  就让自己儿子来教教老师您口中的天纵奇才。

  听到潘命说这话,韦老脸色渐渐平静起来,说道:“潘命,夜昆年纪还小,还没开始修炼,这样不妥吧。”

  “老师,您以前就教过我们,只有在绝境的时候,才能发挥潜在斗志,夜昆自然也是这样的孩子,一位奇才,如果一辈子都没挫折,那是不完美的,这也是老师您说过的话。”

  巴台怎么感觉,这两位有点不寻常啊,之前还好好的,怎么说着说着,就有一点火药味了。

  毕竟潘命也是一个将军,有自己的傲气,这也属于正常。

  “潘将军还记得啊。”韦老淡淡说道,明显有生气了。

  潘命也知道自己有点过了,拱手说道:“学生失礼了。”

  韦老舒了口气,朝着场中走去。

  在场的学生看见韦老走来,拱手喊了老师。

  潘平平也看见爹来了,顿时底气就来了。

  旁边喝酒的老师立马将酒瓶藏起来,拍了拍灰色的衣袍,赶紧走来拱手:“县长大人,韦老。”

  巴台没好气的挥了挥手,还不知道你刚刚喝酒,说话的时候一嘴的酒味,要不是县里没剑士,早就让你滚蛋了,免得你误人子弟。

  “这怎么回事?”韦老沉声问道。

  “男孩子嘛,没事就喜欢比试比试。”

  “还不让他们停手,要是伤到哪里问你啊!”韦老厉声说道,主要还是担心夜昆。

  不过三人要是早来一盏茶的时间,肯定就不会这么想了。

看过《这个光头很危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