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这个光头很危险 > 第7章 爹不行
  “张叔,我们怎么不坐马车过来啊?”夜秦好奇问道,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家里明明有个马车的,如果坐过来,那也是一件洋气的事情。

  张天天负手而立,严肃说道:“买不起马车位。”

  夜昆:“······”

  夜秦:“······”

  夜昆仔细一看,果然,每匹马前面都有一个木桩,用来牵马绳的。

  真没想到啊···这也要买的吗,这私塾很会赚钱啊。

  夜秦抿了抿嘴,也没什么办法,只能跟着张天天无奈走进。

  在太西县里,大大小小的私塾不少,但这一家是最好的私塾,听闻老师乃是安康洲的官吏,只是已经致仕了。

  但此人见多识广,知识渊博,在这太西县也有一席之地,县长每逢家庆,都会邀约,可见其的影响力。

  “里面请,请小步。”门童低声轻语,院内是一个空旷的场地,一棵杨柳,下方石桌石凳,在旁边屋里就是课堂,此时响起阵阵苍老之声,听这声音,中气十足。

  至少在张天天看来,还能活个几年。

  夜秦那是一脸的兴奋和紧张,偷偷瞄了一眼,里面好多同龄人。

  “阿哥,看你今日怎么不高兴?”夜秦转头好奇问道。

  夜昆轻叹一声:“过不了一些时日,你也和阿哥一个表情。”

  “不会的,我热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学习使我成长。”夜秦下巴微微扬起,一副要做出成就给娘亲和爹爹看看。

  夜昆看着弟弟这番的热情,当年自己何尝不是一样。

  不过也很好奇,为什么爹爹和娘亲不教点真本事呢?不是说习武都要从小时候抓起吗?

  台中的老人白发苍苍,脸上满是皱褶,都是岁月留下来的痕迹,不过那双细小的眼睛散发着精芒。

  “老师,门外有人找。”课堂里的一名孩子出生喊了一句。

  老人顿了顿,搭了搭手,缓缓站起身来,拍了拍衣袍,弓着背走向了张天天。

  “老先生。”张天天拱手喊道。

  老人点了点头,看了看两个孩子:“让孩子进去坐下吧。”

  张天天点了点头:“进去吧,我在外面等着。”

  兴奋的夜秦直接跑了进去,夜昆不快不慢,扫视课堂里的学生,发现有几个散发出不好的信号。

  应该是小霸王啊。

  哼,我在昆哥面前,一切皆是蝼蚁。

  这个逼装得不错,不过没有层次感,但从语气上还是挺满意的。

  不过我昆哥低调,不说。

  兄弟两人盘腿坐在一排,夜秦朝着夜昆抖了抖眼角,很是调皮。

  作为阿哥,当然得稳重行事。

  “刚刚说到哪里了?”韦老再次盘坐,出声询问。

  其中的一个女娃娃甜甜回道:“老师,说到了剑道。”

  “嗯···剑道···这剑道啊乃重中之重,也是你们以后需要选择的。”

  夜昆这么一听,也来兴趣了,多多了解一下也挺好的。

  “老师,还有什么选择啊?”夜秦立马问道,一副我超热爱学习的样子。

  然而有几个小男孩转头看向夜秦,目光不善。

  韦老并没有反感,淡淡说道:“除了剑道,你们还有法道的选择,不过法道乃是具有天赋之人才能领悟,以后你们的成就,那就要看造化了。”

  “老师,只有这两种吗?”夜秦再次大声问道。

  韦老睁开了眼睛,看着夜秦:“在我们的玄月大陆上,剑道为首,占据九成,每个人成年都会拥有自己的剑,这把剑会伴随你一生,法道算是从剑道衍生出来的,在近千年来渐渐成形,但由于其中的困难,大成者极少,放眼整个安康洲,也只有道德子这一名杰出法道者。”

  夜昆现在得改变自己的想法,原本以为这位苍老的老师,会是那种讲课枯燥之人。

  但是万万没想到,听起来还蛮有意思的,看看所有的孩子都听得聚精会神的。

  “你们在十岁的时候,就会接受正式的修炼,那将是你们人生的转折点,老师要以你们为荣,或许以后成为传说中的剑帝,也是有可能的。”

  这话说得,所有的男孩子都热血沸腾了,虽然不知道剑帝是什么鬼,但光听这名字就挺唬人的。

  “但是想成为剑帝,首先得要学会写字才行,不然以后传出去,堂堂的剑帝连字都不会写,那不是挺没面子的吗?”

  随着韦老一席话,小孩子们轰然大笑,就连夜昆都笑了,这老先生讲课还很幽默的,不错···

  我昆哥要收回之前的想法。

  但是写字,我昆哥还真不会啊,有点头疼。

  休息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夜秦还沉浸在兴奋中,读书真好。

  但很快,两个男孩走了过来。

  “小子,很会抢风头啊,哪家的,报上名来!”

  夜秦疑惑看着两人,又看了看夜昆:“阿哥,他们要打我吗?”

  “看这情况八九不离十。”夜昆认真说道。

  “那我是不是要喊娘亲呢?”

  “呃···喊爹也行。”

  “爹不行。”

  夜明要是听见亲儿子的话,肯定得哭晕在茅房里面,自己伟大的形象轰然坍塌了。

  站在旁边男孩也震惊了,莫非是自己的表情不够凶狠,他们居然不把自己当回事!

  “我是风家之子,风滇!”

  “我是元家之子,元稹!”

  夜昆瞟了一眼,这个风家之子风滇有点胖,跟个团子似得,而元家之子元稹,和自己差不多,小时候肯定要被人说命不久矣。

  “阿哥,他们报名号了,我们是不是也应该报名号?”

  “阿弟,话狠点,像娘亲那样。”

  “嗯,阿哥我知道了。”

  只见夜秦朝着长桌猛然一拍,然后哎哟一声,差点没疼晕过去。

  课堂上的孩子都懵了。

  哪怕夜昆都一脸懵逼,娘亲发飙的时候,确实有拍桌子的动作,天呐···这个傻弟弟居然连这个也学。

  “吓我一跳!原来是二货。”风滇眼神有点闪躲,刚刚那一拍确实被吓到了。

  毕竟都是孩子,只是夜秦没到位,到位的话,刚刚绝对能唬住。

看过《这个光头很危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