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这个光头很危险 > 第5章 我头发和你有仇吗

第5章 我头发和你有仇吗

  当第一眼看见夜昆的时候,就感觉这个孩子不一般,不然也不会如此的疼爱。

  这个和尚一来就想要走,居心叵测啊。

  清心大师带着笑意看着东门梦,但心里却在想其他的。

  不愧是东门家的女人,心机不是常人能有,还真是有点遗憾。

  此子虽然看似体弱,但冥冥之中仿佛···仿佛能窥探自己似得。

  这种眼神在一个孩子身上出现,不是寻常之事。

  夜明见妻子表情有点不对劲,赶紧使眼色,好歹别人也是大师,就给几分薄面。

  但东门梦就是那么有性格,平日里表现得温柔娴淑,但犟起来,那是非常的厉害,所以夜昆就给后娘定义了,人狠话少。

  “大师这是在诅咒我的孩子吗?”

  夜明嘴角一抽,果然还是怼上去了,几分薄面都不给了。

  清心大师明显也是见识过东门家的女人,各个不讲道理的。

  不过这东门姓氏,还是得堤防。

  “夫人误会贫僧了。”

  “那大师你刚刚就是在骗我?”

  全场瞬间一片安静,和夫人讲道理,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清心大师的脸都僵住了,好歹我也是大师,给点薄面不行吗?

  夜昆感觉后娘牛逼啊,简直比后爹高了几个档次,有这么一个后娘罩着,感觉不是一般的好。

  以后出门,直接喊一声,你知道我娘叫什么不。

  夜明此时得赶紧圆场,这闹僵了也不好,别人清心大师也是卖自己面子才来的。

  “大师,你看我这儿子,还有没有别的办法?什么药都喂过,就是不起任何作用。”

  清心大师知道无望,这孩子的问题还是要解决一下,算是卖夜明一个面子。

  “此子头丝茂盛,金旺得火,方成器皿,金能克木,木多金缺,木弱逢金,必为削之。”

  夜昆前面几句是听得云里雾里的,但是后面那四个字很懂。

  你MD,要削我头发!

  我头发和你有仇吗,你这个和尚,是不是见不得别人头发茂密,就瞎掰几句让别人秃顶。

  娘,不要信他的,这就是一骗子!

  肯定是收不了自己,也要自己变成他那样的光头!

  我身体好的很,头发多,身体好啊。

  但是夜昆看见后娘居然沉思了,这可不是一个好的消息。

  夜明疑惑的看了大师一眼,记得当年,好像也是让自己削头发,结果越削头越大,原本是瓜子脸,变成了一张国字脸,甚至连络腮胡都削出来了。

  清心大师接受到了夜明的目光:“信我,准好。”

  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

  没办法了,只能闹了,我昆哥不要绝顶啊!我还这么小啊···你们的良心都不会痛的吗···

  随着夜昆的吵闹,清心大师低笑道:“看,孩子抗拒了,说明是有用的。”

  我艹!

  我削你头发试试,看你抗拒不抗拒。

  东门梦知道清心大师是认真的,毕竟刚刚那几句有点道理。

  不妨可以试试。

  “夫人,孩子年幼,记得保持十载。”

  夜昆已经哭晕在东门梦的怀里,我记住你了!

  清心大师,以后你就算带个假发,我昆哥也能认出你的!

  清心大师离开了,真是来的快,去的也快。

  好在这太西县没人认识清心大师,如若认识,看见清心大师入了夜家门,那夜家的门槛都要被踩碎。

  当夜昆再次醒来,入眼便看着后娘,眼神柔和似水。

  不对啊,感觉感觉头顶凉飕飕的。

  我的头发!

  我昆哥的头发···居然被削了···

  转头看向后爹,手里还拿着小刀,小刀上面还残留着自己的发丝。

  再看看旁边的弟弟,怎么感觉他在笑话自己。

  这是个梦,让昆哥我冷静一下,这一切都是假的。

  “梦儿,别说哦,昆昆没了头发,好像蛮帅气的。”夜明轻笑道。

  东门梦也认同,柔声说道:“只要昆昆能好起来就行了,这孩子生下来就吃了不少的苦,真是让人心疼。”

  我昆哥真的没吃苦啊,都是你们瞎想的。

  几个月后。

  夜昆似乎接受了这个恐怕的事实,现在清晨第一件事,那就是后娘给自己削头发。

  我昆哥原本是快乐开朗的孩子,看看现在,好像得了自闭症似得。

  算了,不就是十年吗,忍忍就过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那和尚用这一招,确实有点用啊,之前确实瘦得不行,现在看起来好多了,算是达到了健康的标准线了。

  现在不会有人说,这孩子命不久矣了。

  时光飞逝,转眼的时间,五年过去了。

  昆哥六岁了,也该出道了。

  但是夜昆发现一件不寻常的事情,这件事也说不上来,原本应该是一件坏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忽然一下就变好了。

  就好像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

  自己不想吃那道清蒸黄鱼,只是简简单单不想吃而已,但娘就感觉奇怪,所以就检查了一下那条鱼。

  这一检查不得了,居然有毒,而且是剧毒!

  好吧,这还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前几年也发生了几次,但是别的事情,所以娘亲就这么警惕的。

  可以说,现在我昆哥,就是幸运星,都快被娘亲夸到天上去了。

  亲儿子都没这么受宠啊。

  好在我昆哥暗地里安慰安慰弟弟,可不想培养一个嫉妒的弟弟啊。

  “阿哥,今天要偷偷出去玩吗?”夜秦算是继承了东门梦的相貌,虽然还是孩子,但那五官极其好,就连我昆哥都要嫉上几分,如果有头发的话,还能争个一二,但是没了头发,我昆哥不是对手啊。

  不过这小弟的态度还是不错的,说明这几年被自己洗得挺好的。

  光着头的夜昆脸色忧郁,淡淡说道:“阿弟,娘亲说了,不准我们出门的,外面的人老坏了。”

  夜秦紧了紧小眉头。

  夜昆偷瞄了一下,继续说道:“要是让娘亲知道,阿哥带你出去玩了,阿哥肯定要被打手心的,你忍心看见阿哥被娘亲打吗···”

  “就说是我的主意。”

  “哎呀,那怎么行啊,阿弟,你不能这样。”夜昆赶紧阻拦,一副我们都是好孩子的模样。

看过《这个光头很危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