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圣印至尊 > 第二千四百八十七章 战年轻大帝

第二千四百八十七章 战年轻大帝

  作为年轻大帝,哪怕在其中垫底,南门际也有着他的傲气。对于没达到大帝层次的年轻妖孽,他是不屑一顾的。然而眼前的赌盘,场中众多大帝,竟然有七成选择了梦风。这自然让他十分不爽。

  既然选择了梦风,那他就将前者击败。用事实告诉场中这七成大帝,他们的选择有多么愚昧!

  “决斗开始!”

  就在南门际话语落下,高台上的蓝衣中年亦是同时出声宣布。

  “刷刷刷……”

  没有丝毫犹豫,就在蓝衣中年宣布声落下的第一时间,梦风身子一晃,周身一道道幻身晃现而出。

  转瞬间,四十个‘梦风’出现在擂台上,站满了小半个擂台。

  “刀气涌聚!”

  一片刀气,涌聚在四十个‘梦风’周身,很快化作四十股刀气,同时朝着南门际席卷而去。

  面对这样一位年轻大帝,哪怕对方是灵炼城年轻大帝中最弱的一位,梦风也不敢有半点怠慢。

  开场,便是这屡试不爽的杀招。

  “又是这招……南门际能挡下吗?”

  场中之人见到这一幕,皆是略有些紧张。

  先前两次,梦风都是凭借这一招,让对手直接认输。眼下这一次,南门际会不会……

  “呵。”

  没等众人多想,南门际脸上挂起的那抹不屑笑容,已然说明了他不会认输。或者说,根本没把梦风这门屡试不爽的杀招放在眼里。

  “壁。”

  淡淡一道声音,于场中清晰响彻。

  伴随着一阵‘嗤嗤’的波动声,只见一抹晶莹闪过,一道周身满是晶莹光芒的巨大壁障浮现在了南门际的身前。

  “轰轰轰……”

  几乎就在巨大壁障浮现出的同时,四十股刀气已然轰至,落在了其上。一阵轰鸣声,在场中连续性的响彻。

  只是在这样的轰击下,这巨大壁障却是没受到丝毫影响。

  四十股刀气同时落下,别说是轰破这巨大壁障,就是稍微将其轰出一丝裂缝,竟都做之不到。

  “挡下了!”

  看到这一幕,场中顿生起了一阵低呼。

  上游阶层的十多位年轻妖孽,望着那毫发无损的巨大壁障,眼中都是泛起一丝难以置信。特别是冬凛、石凝旋。他们与梦风交手过,清楚感受过这四十股刀气同时落下,那股致命的威胁。

  在那种威胁下,他们根本生不出任何反抗余地。

  但南门际……

  竟然这么轻易就挡下了,并且凝聚出的这巨大壁障,在四十股刀气轰击下,还毫发无损,这……

  这就是年轻大帝的实力吗?

  冬凛、石凝旋和他们身旁,那些上游阶层年轻妖孽默然。

  先前寒亓与慕苏,虞俊彦与阮明月,已经为他们展现了两场年轻大帝决斗。但前者四人展现的,是属于年轻大帝中中游乃至中上游水平,他们当然自认不如。

  可南门际,却是最弱的一位年轻大帝……

  虽然他们都未曾尝试过挑战年轻大帝,但心底,一直都有着这种渴望。

  或许他们并非大帝,可论战力,寻常三流大帝根本不是他们对手。

  而他们最理想的挑战对象,当然是年轻大帝中最弱的南门际。

  但此刻,单是看到南门际这一手防御,一众上游阶层年轻妖孽就不由苦笑。四十股刀气落下,毫发无损。他们可不认为,凭借他们的手段,能够破开如此防御。

  年轻大帝区域。

  “单论防御,小际这家伙纵使我们之中,也能排入前十。此子这四十股刀气其下,换做其他人或许能造成一些麻烦。可惜,他面对的是小际。”一身青衣的凌高格微笑道。

  “也是这小子自己没做足准备。不清楚小际手段,就挑战小际!不过挑战其他人,这小子也不可能赢。”一旁阮明月也是道。

  众多年轻大帝,皆是笑而不语。

  梦风实力,在上游阶层年轻妖孽中,可以算最强一位了。但在他们这些年轻大帝眼中,却算不得什么。

  当然,如果换做他们之中其他几位三流大帝上场,这四十股刀气齐下确实能给造成些麻烦。

  但南门际却不会。

  因为南门际所修之道,为壁之道。正如其名,这是一种以防御为主的三流级别道。所以若只单论防御,南门际在他们之中,也是数一数二的。

  “这……”

  四十个‘梦风’退回擂台,望着面前这毫发无损的巨大壁障,脸上也是泛起一抹错愕。

  虽然他的刀气才凝练出不到一年时间,但对其之威力,他还是很有自信的。

  毕竟刀气,本就是以锋芒进攻为主。

  可是眼前……

  他自信的刀气,还是四十道幻身一齐而出,竟…竟连在这道南门际不过临时凝聚的壁障,轰出一丝裂缝都未能做到,简直不可思议!

  “壁…壁之道?这家伙领悟的是壁之道!?”

  不过很快,梦风似想到什么,眉头不由一邹。

  来到灵炼小世界一年多,神通阁是梦风最长出入的场所之一。除了在其中领悟《虚身圣决》外,梦风闲暇之余,也是观看了其中的不少神通。

  在他印象中,其中便有一门名为《壁》的神通秘法。

  再观眼前壁障,俨然与《壁》相符合。

  这让梦风脸色略有些难看。

  修习《壁》,条件便是悟出壁之道。

  壁之道,虽然只是一种三流级别的道,但却是其中一种十分难缠的道。

  旦凡修习此道者,防御都极其惊人。再配合这门名为《壁》的神通秘法,想要破开其防御,寻常一流大帝都难以做到。

  “小子,没辙了吗?那你便给我滚下擂台吧!”

  眼见四十个‘梦风’,站在那踌躇了半天没动作,南门际不由冷笑一声。右手掌微旋,淡然低喝道,“壁之一式,凝状——尖刺。”

  “咻咻咻……”

  伴随着南门际这低喝声落下,只见在他身前的壁障上,凸显出了一道道手臂粗细的尖刺,覆盖了整个擂台的朝着四十个‘梦风’直冲而去。

  “不好!”

  四十个‘梦风’脸色齐齐一变,身子纷纷腾上半空。

  只是南门际显然料到了他会这么做,只见从壁障上凸显出的尖刺,同时调转方向,朝着半空中的四十个他,成片射去。

  “焚!”

  四十个‘梦风’齐声喝道。

  只见一股股紫炎在这些尖刺上浮现,焚烧而起。

  但这些紫炎焚烧在其上,却没能起到任何效果,反而还让这成片尖刺,犹若变成了成片紫炎尖刺般,加剧它的威势。

  “哈哈……这些尖刺可是由我的壁障凝聚而出,防御力比之壁障丝毫不弱。这区区紫炎,也想焚毁它?只不过是加剧这些尖刺的威力罢了,小子,认输吧!”下方的南门际见状,忍不住大笑道。

  “蓬蓬蓬……”

  也就在他大笑之时,成片染着紫炎的壁障尖刺,已然落在了四十个‘梦风’身上。成片炸响声,于一时间在场中响彻。

  看着那一个个炸散成道韵能量消泯的‘梦风’,刚刚还大笑的南门际,却不由邹起了眉头。

  只因四十个‘梦风’,竟然全部炸散,没有留下任何一个。

  “全部都是幻身?”

  看到这一幕,全场愕然。

  “梦风人呢?”场中众多大帝、年轻妖孽,目光纷纷在擂台上搜索起来。

  “刷刷刷……”

  只见这时,一阵声响在擂台浮现,只见十多个‘梦风’陡然浮现在擂台下方。而这些‘梦风’,赫然已从擂台两侧,绕过了那横置在南门际身前的巨大壁障,齐齐化为刀气,朝着他冲击而去。

  “哼。”

  南门际冷哼了声,五指张开,两只手臂朝着两侧展开,手掌直对向左右两侧。

  两道壁障浮现而出。

  十多个‘梦风’化作刀气轰至,一一给两道壁障挡了下来。

  而梦风俨然料到如此,几乎在碰撞上的瞬间,其中几个‘梦风’便绕开从后方攻向南门际。

  “壁之一式,凝状——剑刃!”

  南门际双掌微旋,两道壁障凝聚的晶莹长剑,出现在他双手上。陡地一个转身,握着双剑朝后方旋斩而出,带起了两道惊人剑芒。

  “蓬蓬蓬——”

  一个照面,那几个欲从南门际身后袭击的‘梦风’幻身,一一炸散。

  “龙之咆哮!”

  但也在这时,一个梦风不知何时出现在南门际头顶,张嘴便是一股携带着惊人龙威的咆哮朝着冲击而下。

  “不好!”

  南门际脸色骤变,这股龙威落下,他只感觉整个身子在这刹那不受他控制的僵持了住。

  这样的时机,梦风岂会错过?

  “灭斩一刀决!”

  刀气肆涌,一道刀芒在半空中划出一道耀眼弧度,从上至下朝着南门际直斩而落。

  “梦风要赢了!?”

  看到这一幕,场中不少人瞳孔为之一缩,其中包括了不少年轻大帝。

  “壁之二式,反震!”

  只是就在这时,脸色骤变的南门际嘴角,忽然勾起了一丝诡异弧度。

  一股道之力,在他头顶猛地凝聚,顷刻间便成了一道比之周旁壁障,光芒更加晶莹的壁障,横置在那。

  “嘭——”

  梦风一刀,没有意外的落在了这道壁障上。

  一股惊人反震之力,顿时自手中刀刃反馈自身体,直接震碎了梦风体内一切。

  “蓬——”

  一声炸响,在壁障上方响彻。

  南门际嘴角满是冷笑的抬头望上,场中之人目光纷纷汇聚而来。

  “这……”

  南门际脸上的冷笑僵持住了,场中之人亦是一片愕然。

  “幻身!?”

  看着上方那道‘蓬’的一声炸开,却没有流露出丝毫血液,只是那道聚灵刀给弹开到了一旁。

  只见一个梦风,骤然出现在了聚灵刀的落点,一刀向着近在咫尺的南门际直斩而去。

  “不好!!”

  直到锋芒临近,南门际才骤然转醒,神情色变。

  想要防御,却已是来之不及。

  梦风这一击,太快太快,在南门际眼前就如若一道紫色流影瞬间冲到他面前,一股刀芒直落在了他的身上。

  ‘噗嗤’的一大口鲜血,自南门际口中狂喷而出,胸膛上一道触目惊心的刀痕血口浮现,整个身子直退而出,撞在在了此刻他所处方向身后,那最先凝聚的巨大壁障上。

  “你输了。”

  梦风瞬息闪到他面前,手中聚灵刀刀刃,直指着他淡淡道。

  “噗——”

  又一口鲜血吐出,嘴边满是血迹,南门际抬起头难以置信看着面前梦风,眼神满是惊怒,“你……你早算到了!?”

  梦风没有回话,但那沉默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

  “原来你,早有算计……败了,我败了……”

  惨笑了声,话刚说完,南门际便歪头昏死过去。那周旁凝聚的壁障,也是随着他昏死消散不见。

  “梦风胜!”

  高台上,蓝衣中年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高声宣布。

  而他这一道宣布声,也是让场中被这一幕惊到之人转醒过来。

  “哗——!!”

  一时间,滔天的哗然声在场中升腾而起。

  一道道错愕,震惊,难以置信……目光,纷纷射向了擂台上,握着刀站在那的梦风。

  赢了!

  梦风赢了!

  以非年轻大帝之身,击败了一位货真价实的年轻大帝!!

  整个决斗场,忍不住生起一阵冲天喧哗声。

  “小际!”

  年轻大帝区域,两道身影也是闪掠出来,来到了擂台之上。正是榜单第十的凌高格与目前榜单四十二的阮明月,这对年轻大帝情侣。

  阮明月蹲下身,满是紧张检查着南门际。

  当察觉到后者胸膛上的伤口,没有伤至内脏,只是给刮了成皮。此刻后者也只是昏迷了后,她才松了口气。

  别看阮明月先前一副欺负南门际的态度,但这也只是对身为她表弟的后者,换做其他人,她可没闲心这么做。

  阮明月来自于灵炼小世界阮家,南门际来自于南门世家,两家的关系世代交好。阮明月的母亲,便是南门世家的人。

  “好你个小子,竟然阴了小际一手!”确定南门际没事后,阮明月这才抬起头,怒视向一旁的梦风。

  梦风邹了邹眉,不愿理会对方,径直朝擂台下而去。

  “竟敢不理我!”阮明月当即恼了,想阻拦却给凌高格拦了下来,“明月。”

  “高格,这小子他……”阮明月见状,想说些什么。

  只是话刚出口,就给凌高格沉声打断,“好了!”

  “高格……”见凌高格似生起了,阮明月身子一颤,不由一阵委屈。

  凌高格见状,才意识到他的声音过重,顿时柔声道,“这是擂台决斗,明月你别胡闹了好吗?”

  “知道了嘛…”

  阮明月嘟了嘟嘴,但美眸却是满是冷意望着离开的梦风。

  这让凌高格无奈摇头。

  “哈哈……赚了,赚大发了!1:10,一百万积分,那就是一千万啊!哈哈……”

  “真是跟对了,乔兆果然是财神啊!哈哈……”

  “不管了,接下来我都跟着他押了。他押谁,我就押谁!”

  ……

  就在梦风与凌高格、阮明月于擂台照面时,场中众多大帝,此刻则沉浸在一片喜悦的气氛间。

  乔兆的押注,让七成的大帝都押注给了梦风。

  按照梦风的赔率1:10,这一局赌盘,让不少大帝都是赚了个盆满钵满。

  “哈哈哈哈……梦小兄弟,你真是我的财神啊!!”

  不过要属最开心的,当然还是乔兆。

  他押了两百万积分,这一赢,就是两千万积分!

  直接让他身家翻了数倍,让乔兆岂能不喜?

  这么多积分,够他未来几十年修炼都不用愁积分了。

  见状,梦风也是一笑。

  此刻他的心情,也颇为愉悦。

  战胜了南门际,此刻他的排名到了第四十位。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接下来的日子,都将享受年轻大帝拥有的待遇。

  一个月七天,免费在灵炼城内各处修炼,不用缴纳一分。

  其实这一点,也是此次梦风来参与小型决斗赛的最大目的。

  一年多的修炼,他凭证上的分数仅剩下那么两位数,接下来已然没有分数修炼。因此对于年轻大帝享有的这待遇,自然眼馋的很。

  当然,梦风也没有十足把握能赢。他也做好了失败的准备。

  一旦失败,他就会立马去试炼关,通过第三关能得三千分,也够他修炼一阵子了。

  而他赢了。

  看着年轻大帝区域,那躺在阮明月大腿上还在昏迷的南门际,梦风不由露出一丝笑容。

  在此之前,他并不清楚对方手段。

  毕竟他这一年多都在忙着修炼,自然没空去调查年轻大帝的手段。

  不过他能赢,确实也算是巧了。

  刚好他在神通阁看过《壁》这门神通秘法,对其上内容有所了解。所以才看出了当时南门际的想法,并且反套路了对方一手。

  能赢,确实也有些运气成分。

  场中众多大帝欢喜。

  场中众多年轻妖孽,此刻则是还处在震惊中,半天没能回过神。

  以非年轻大帝之身,击败了年轻大帝。

  灵炼城开辟以来,也才出现过那么两人,眼下竟然出现了第三人。这……如何能不让他们震惊?

  想到梦风来灵炼城仅仅一年多,就从一个新人,提升到如此地步。

  众多年轻妖孽忍不住深吸着气,望着那正与乔兆说话的梦风,眼中不禁露出了一丝敬畏。

  ……(未完待续)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圣印至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