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1649章 去,抽他们一巴掌

第1649章 去,抽他们一巴掌

  /

  高丽使团准备回去了。

  驿馆里的饭菜这几日不尽如人意,但和高丽国内的饭菜比起来依旧是美食,所以高丽人一边说大宋没品,一边吃的狼吞虎咽。

  李鹤端着一个大盆蹲在门外吃。

  “野蛮!”

  室内吃饭的是文官,李鹤是武将,有人大抵是羡慕李鹤的好胃口,就出言讥讽。

  李鹤并未在意这个。

  作为武人,饭量好是必须的。在军中,主将越能吃,麾下的信心就越足。

  越能吃力气就越大!

  这就是最浅显的道理。

  “回头我会去请辞,大家在驿馆里准备好,一旦宋人许了,咱们就回去。”

  韩金吃完了,隐蔽的打了个嗝,然后义正言辞的交代了最近的注意事项,“不卑不亢,记住了,咱们就这么和宋人打交道。”

  “李鹤!”

  李鹤起身,韩金说道:“宋人跋扈,弄不好会给咱们难堪,到时候就要看你的了。”

  “是。”李鹤点头,但心中却慌得一批。

  我不行啊!

  自从来到汴梁之后,他就开始了深居简出,就怕被大宋水军的某个人认出来,到时候他吹过的牛都会被一一揭穿。

  韩金赞赏的道:“到了汴梁之后你很沉稳,这很难得。”

  这也能被夸奖?

  李鹤没想到自己心虚的举动竟然会被视为沉稳,不禁大喜。

  这就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夜色降临,李鹤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看书。

  烛火很稳定,让李鹤想起了高丽的蜡烛。

  辽人在积蓄力量,宋人也是如此,明眼人都看出来了,宋辽大战不可避免。

  高丽在这个时候该如何做?

  国内说依旧中立,这是最适合高丽的一条路。

  只是宋人如今看来却不肯让高丽独善其身。

  哎!

  李鹤发誓自己并未叹息。

  那是谁?

  李鹤只觉得脊背发寒。

  他缓缓回头。

  一个黑影就站在角落那里,在边上是一个打开的箱子。

  那个箱子是房间内的,专门给住宿的人装衣裳,使团的人还为此说宋人想的找到。

  他刚想暴起,那黑影淡淡的道:“我家郎君有请。”

  在高丽,能说大宋话的都是上等人,李鹤也不例外。

  李鹤用力喘息了几下,问道:“你家郎君是谁?”

  “沈安!”

  李鹤心中一喜,“沈龙图为何见某?”

  “不知。”

  “那……”李鹤有些犹豫,黑影说道:“不去,明日让你身败名裂!”

  李鹤心中一冷,只觉得如坠冰窖。

  “你说什么?”

  一刻钟后,李鹤出现在了一家青楼的二楼。

  守门的陈洛看了闻小种一眼,然后回身轻轻说道:“郎君,李鹤来了。”

  “让他进来。”

  沈安的声音听着很轻松,随着房门打开,里面的灯光倾斜出来,很是温暖,可李鹤却觉得那里是龙潭虎穴。

  他缓缓走了进去。

  里面就沈安一人,案几上有酒菜。

  “李鹤?”沈安指指对面,李鹤过去坐下,“是。”

  “听闻你在高丽人称猛将?”沈安举杯,李鹤不由自主的跟着。

  喝了一杯酒之后,李鹤问道:“敢问沈龙图,见某何事?”

  他还在有侥幸心,沈安笑了笑:“水军当时登陆,你很勇敢,竟然敢率军出击,兵败被擒……”

  呯!

  筷子落在了银盘上,李鹤颤声道:“你要做什么?你想要某做什么?”

  “聪明。”

  沈安拍拍手,外面进来了陈洛。

  “给这位猛将兄准备纸笔。”

  陈洛出去,稍后带来了纸笔,放在案几上。

  沈安抬头,含笑道:“高丽王听闻女人很多?而且荤素不忌……比如说,你和高丽王据闻有些……相互倾慕?”

  “不!这是编造!”

  李鹤霍然起身,沈安目光冰冷,却下意识的摸了摸胸腹处的钢板。

  门口出现了李宝玖。

  “这是某的家仆,你可以试试是你快,还是他的刀快!”

  沈安说着扔了一个银盘出去。

  呛啷!

  拔刀声中,刀光随即闪动。

  那银盘落地时已经变成了两半。

  李宝玖收刀入鞘,然后盯住了李鹤。

  李鹤咬牙切齿的道:“你想让某身败名裂吗?”

  “你可以选择不写。”沈安笑的就像是魔鬼,“你去汴梁打听打听沈某的名声,以德服人,从不强迫人,你若是不愿……尽可离去。”

  他说着缓缓起身,李鹤抬头看着他,哀声道:“沈龙图,某发誓做大宋的内应,但这种东西某不能写啊!否则会被全家诛灭!”

  沈安只要走出这道门,他李鹤就完蛋了。

  “某说过,你可以选择。”

  就像是大宋让高丽人选择一样,沈安此刻也让李鹤自己选择。

  沈安脚步平稳,当走到了门外一点时,李鹤悲鸣道:“好!从此之后,某就是沈龙图的人。”

  “不,从此以后,你就是大宋的人。”

  沈安回身,摆手道:“把那本书给李鹤。”

  陈洛进来给了李鹤一本书,打开一看,竟然全是高丽王的各种……

  最让人不齿的是,里面还有李鹤和高丽王的那些内容。

  “抄写吧。”

  沈安很累,于是就先回家了。

  从决定要把李鹤发展成高奸之后,他就在编写这本,真的累。

  抄写完之后,陈洛刚想把这本收回去,张八年出现了。

  “给某。”

  官家说想看看,张八年就亲自出马来拦截这本。

  陈洛苦笑着。

  张八年进宫送上了这本,赵曙接过仔细看了看。

  “这厮……”

  这内容太过劲爆,让赵曙都想扔了。

  可后面的内容却很是好看。

  两个男子从相识到相爱……

  很唯美,让赵曙不禁沉浸了进去。

  等看到最后时,文风骤然一变,变得粗暴粗俗起来,赵曙把书一扔,骂道:“小贼!小贼!”

  陈忠珩过去捡了起来,恰好翻页到最后,那内容让他忍不住想吐血。

  ……

  第二天,高丽使团得了通知,可以离去了。

  收拾东西后,使团众人出了房间,却发现外面站着十余人。

  “昨夜驿馆丢失了重要的东西,还请你等行个方便,让咱们搜一搜。”驿馆的官员很客气,但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愤怒。

  这是耻辱!

  韩金涨红着脸道:“不可能!”

  若是被搜了,不管有没有,高丽人就是贼这个消息就会传遍汴梁。

  “那就别怪咱们不客气了!”

  十余人狞笑着,身后的那只手露出来,霍然拿着棒子。

  “你等要做什么?”韩金悲愤的道:“这就是大宋对藩属的仁慈吗?”

  “高丽是辽人的藩属!”驿馆的官员冷笑道:“别给脸不要脸,放下东西,让咱们搜查,没有你等自然可以离去。”

  高丽人目前是辽国的藩属,至少名义上如此。

  “不!”韩金无助的呼喊着。

  就在这个时候,后面有人怒吼道:“你等想做什么?”

  众人回头一看,却是刚才说要上茅厕,所以留在后面的李鹤。

  他疾步而来,挡在了众人的身前,喝道:“这是使者,若是你等敢动手,某今日就让你等血溅当场!”

  宋人竟然犹豫了一下。

  “还不退去!”

  李鹤昂首大喝,须发贲张,威势不凡。

  远处的一个二楼上,沈安放下望远镜,满意的道:“李鹤的演技不错。”

  边上的唐仁赞道:“如此李鹤回去后定然会被交口称赞,以后他升官越快,对大宋的好处就越多。”

  沈安叹道:“李鹤在高丽人称猛将,这是用谎言堆砌的名声,放眼望去,多少人都是如此……”

  他看着唐仁,“外间许多人说你是理财好手……”

  唐仁马上就惶然道:“学生的一切都是老师的教导,不敢称好手。”

  “你慌什么?”沈安皱眉道:“难道某是嫉贤妒能之人?”

  “不敢。”沈安一直看着很和气,甚至是很随意,但唐仁知道在这些和气随意的另一面是那些京观和杀戮。

  “你的名声太好了些。”沈安很是惆怅的看着唐仁,“某这一系的官员,无需好名声,你可知为何吗?”

  唐仁摇头,“学生不知。”

  私下他可以自称学生,而当今天下,除去书院的学生之外,能在沈安的面前自称学生的没几个。

  若是沈安说自己要收学生,保证榆林巷会被堵的水泄不通。

  学本事是一回事,更多的是想通过沈安走捷径。

  这便是人心。

  “因为咱们的对手太多了。”沈安很是惆怅,但唐仁觉着他是在得意。

  “一个君子……你记住了,做君子很累,因为你需要装,无时不刻的装作君子的模样。”沈安想起了大宋的无数‘君子’,“咱们的对手太多了,于是会有无数人盯着咱们。若是装君子……某知道你不是君子。”

  唐仁忍不住笑了起来。

  “所以听闻你的名声很好,某很担心。”沈安举起望远镜看了一眼,那边的使团已经昂首准备出来了。

  这个时候他们雄赳赳气昂昂的,正好收拾。

  “某给你想了个毁名声的好办法。”

  沈安看着唐仁,露出了纯良的微笑。

  唐仁觉得事情不妙。

  所谓名声太好,可沈安的名声也不差啊!

  所以这只是借口,目的就是要让他出丑。

  为啥?

  他想不通。

  “去,抽高丽使者一巴掌。”

  唐仁傻眼,“为何?您不是让李鹤立功吗?”

  沈安淡淡的道:“是让他立功,可某却不喜高丽人在汴梁得意。所以,先让他们得意,随后再来一巴掌,告诉他们,若是可以,大宋随时都能狠抽他们。”

  ……

  五更,求月票啊!

看过《北宋大丈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