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钢铁城市 > 048章 炉外精炼
  工段长孟水枝主动承担责任,秦所长宽容大度表示理解:“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老孟也不必太过责怪工人兄弟,10吨废品钢可作为废钢原材料继续发挥作用,物尽其用嘛,千万不要因为偶尔的大意,而打击一线工人的生产积极性。”

  孟水枝紧紧握住秦所长的手:“秦所长说的太对了,理解万岁!我保证,同样的错误我们绝不犯第二次!”

  “叶主任、小赵,各位同事,你们和二炼钢保持密切合作,炼好军工钢,不负人民子弟兵的重托。”

  秦所长交待完毕,这便离去。

  叶国立手头还真有一堆破事儿,他分管两个研究室,一百多号人,下属职工分房申请、评职称、不在本次干部招聘范围内的常规人事晋升等等,这些杂务他放在心上,丢不下。

  但秦所长的指示又不能不执行,叶国立留在了炼钢车间,监督945钢的冶炼。

  铁水、废钢送进炼钢炉,新一炉的945钢冶炼中。

  孟水枝用人不疑,即便威子犯过错误,孟水枝仍坚持让威子注锭。

  知耻而后勇的威子一顿操作猛如虎,孟水枝全程监视威子的注锭作业。

  这一炉945钢水的氧压、碳温保持平稳,取样化验的数据没有异常。

  叶国立问到:“小赵,你感觉如何?”

  赵青山答道:“感觉良好,上RH精炼吧。”

  945钢水初炼出炉,泄入钢包车后输送至RH设备。

  炉外精炼是将转炉或电炉初炼的钢水转移到另一反应容器进行精炼,也称二次精炼。

  RH真空精炼技术产生于50年代末期,在炉外精炼中占主导地位。

  在真空、惰性气体的条件下,945钢水深脱碳、脱氧、去夹杂物和夹杂物变性处理,调整成分,控制钢水温度。

  江钢唯一的一套RH设备采用的是RH-OB法,这种方法最早出现于1972年,由新日铁开发成功并投入工业生产,江钢获得了其专利技术使用权。

  宝钢在月投产的RH设备也是运用的RH-OB法,两位好兄弟的技术路线相似度较高。

  比RH-OB法更先进的是RH-IJ法,发明者是我国著名的钢铁专家徐匡迪教授。

  1982年,时任上海工业大学冶金工程系副主任的徐教授发表了RH-IJ法的论文,构筑了一套完善的RH-IJ法精炼理论。

  如何将RH-IJ的理论研究成果转化为工业应用技术?

  我国的钢厂在五年前不具备足够强大的工业转化实力。

  通过合理合法的商业交易,新日铁在1985年开始了RH-IJ法的工业性实验,并于1986年底在该株式会社下属的名古屋厂正式运用于工业生产。

  “RH-OB的脱碳速度快,但缺点也不少,比如说效率低下、喷溅严重、RH真空室容易结瘤等等,对比之下,徐校长发明的徐氏RH-IJ法更为高效可靠。”叶国立盯着RH炉监控仪表,时不时看手表。

  出生于抗战年代的徐教授原名徐抗敌,这跟林破敌如出一辙。

  科研战果显著的徐教授现已升任上海工业大学常务副校长,叶国立是他的粉丝。

  “TB都很先进,可我们的RH设备一时半会儿改不了,鲍主任他们的技改组,哎,小打小闹。”刘亚辉显然渴望出成绩,却总是爱在别人背后小声哔哔抱怨两句。

  “时间紧任务重风险大,技改方面不能埋怨鲍主任,他做的没错。”赵青山替鲍主任说了句公道话。

  RH操作室里的操作人员大部分是本科生和大专生,在他们的精确控制下,真空泵将蒸汽的压力能转为动能,高速蒸汽与炉气混合,两股气流进行剧烈的能量交换,被抽气体一边继续与高速蒸汽混合,一边逐渐压缩,速度达到音速,压力持续上升。

  所有的化学反应都在真空室里发生,顶枪吹氧强制脱碳至20ppm,加入了铝合金的化学反应热明显提高了钢液温度,但铝的反应产物可能污染钢液,操作人员的精妙微操使得升温范围不超过20摄氏度,从而保证了钢液精炼质量。

  垂直皮带机将各种冶金材料装入高位料仓,喂丝机给钢包喂入各种丝,氩气充分搅拌,氧、硫被进一步脱去,合金成分的微调可至0.001%以下的微量。

  “一切顺利,可以喂硼丝了。”叶国立下达指令,他已在二炼钢蹲了一整个白天。

  叶国立频繁看手表,平均10分钟看一次表。

  他的这块上海表是好表,金光闪闪,夺目璀璨。

  叶国立绝非炫富,他不停的看表是因为心里有事。

  赵青山说到:“叶主任你先回所里吧,这炉钢连铸下线得到深夜了。”

  “实不相瞒,所里有几份重要文件,需要我签字。那你们继续跟进,我回去处理文件。各位辛苦了,你们该吃饭吃饭,该休息休息,也不必疲劳作战,应该劳逸结合,有什么情况及时向我汇报。”叶国立大步流星离开操作室,忙他的行政业务去了。

  刘亚辉感触颇深的说:“叶主任可真够忙的,当领导真累。”

  梁敏芳问:“你不也应聘了干部岗位吗,你不怕累?”

  “怕苦怕累就不当领导干部了?”刘亚辉反问,又道:“梁工、张工,我们三个同年,今年都是30岁,就算组织部不搞这次干部招聘,我们也该提科长了。不给科长职务,也该给我们括号---正科级待遇是不是?”

  “是你个鬼,想当官想疯了?”梁敏芳嗤之以鼻,她说:“人的精力有限,当了官就很难集中精力做技术研究,我们国家从来不缺聪明绝顶的学者,缺的是持之以恒。”

  “梁工你高尚伟岸,我就一俗人。留两人守着吧,其余两人去打饭。”

  钢研所四位工程师也蛮辛苦的,操作室换班了,四位工程师无人可换,只能轮换着去吃晚饭。

  刚换班的操作室兄弟说:“这里有我们守着呢,你们四位一起去吃饭呗。”

  “我不饿,梁工、张工、刘工,你们先去吃饭吧。”赵青山拍拍操作室兄弟的肩膀,提醒道:“兄弟,赶紧喂硼丝啊。”

看过《钢铁城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