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钢铁城市 > 045章 945钢初炼
  孟水枝忙碌了起来,他对注钢工说:“威子,你也看到了,我们车间来了这么多钢研所的专家,今天我们要炼的是军工钢,说具体点,是军舰钢,重要程度不用我多讲了,晓得撒?”

  “注锭操作要领书,跟903A钢差不多……哈……哈欠。”威子说着说着打了个哈欠。

  孟水枝警惕的问:“昨天没睡好?你到底行不行?”

  威子忽然精神抖擞:“我睡的好得很,一点事没有。”

  孟水枝严肃提醒:“给我打起精神,不准出差错。”

  常言道:三分炼钢,七分注锭。

  注锭虽不是炼钢,但操作要求高,工艺讲究,是保证钢坯质量的关键环节。

  威子是二炼钢厂著名的注锭能手,是孟水枝手下的头号高手,故而第一炉945钢的注锭交给威子来操作。

  一罐钢水通常要注5~6组钢锭,注完一组需要9~15分钟。

  威子娴熟操控注速液压开关,钢水温顺的流淌,炽热且巨大的能量被工人玩弄于股掌。

  在工段长老孟的严密监督下,一切正常。

  清完烟道灰的瓦工班兄弟走了七个,剩下的这位兄弟跟赵青山套近乎:“赵工,听孟师傅说你也是黄丕的?”

  赵青山点点头道:“我沟子乡的,你咧?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彭春韦,字林江,墩子乡的。”

  “哟呵,你还有字?你的名和字,有点讲究啊。”赵青山颇为意外,他细细打量这位老乡,一位年轻的小伙子,二十四五岁的样子。

  “我的名字是爷爷起的,他教过书。招工进江钢之前,我也教过书,乡村教师。”

  “教师和瓦工班工人,工作方面的差别蛮大的吧?”

  “江钢子弟中小学的老师,待遇当然是不错的,但是乡村教师,就差很远了。我在瓦工班赚的钱比当乡村教师要多,累是累点,至少有盼头。”

  赵青山与老乡聊着唠着,张通桥、刘亚辉两人亦在交流。

  “有些人哦,当面一套,背地里一套,鬼脑筋多的很。”刘亚辉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直勾勾的凝视张通桥。

  张通桥针锋相对:“刘工说的太对了,那些居心叵测造谣的人,该死。”

  刘亚辉邪魅一笑:“造谣的人该死,某些人只怕死了好几回了。”

  知识分子之间的争执比较委婉,没那么直接。

  张、刘二人争来吵去,含沙射影,无非是因为干部招聘那事。

  江钢组织部初心是好的,谁知在干部招聘的执行过程中,引发了局部的内斗。

  梁敏芳劝解道:“945钢课题为重,来了车间,不要再谈人事方面八字没有一撇的事情。”

  张通桥冷笑道:“一个巴掌拍不响,有些人唯恐天下不乱,他们巴不得浑水摸鱼。”

  刘亚辉眯着眼说:“张工讲的很有道理,如果按常规流程办事,某些人一辈子没机会得到提升。”

  “呵。”梁敏芳懒得劝了,她算是看透了两位亲爱的同事。人性中至光明或至阴暗的一面,在利益争夺或灾难降临的时候充分展现。

  令梁敏芳费解的是,张、刘二人竞争的并非同一个干部岗位,他俩有什么可争吵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红眼病,有些人看不得别人比他过的好。

  赵青山莫名烦躁起来,他抑制不住的吼了声:“够了,有完没完,你们是炼钢还是炼人!工程师的本职是做工程,不要让车间的兄弟姐妹看笑话!”

  平地一声雷,正气九重天。

  仗义执言者,乃是钢铁侠。

  赵青山勃然大怒,众人目瞪口呆。

  片刻,张通桥、刘亚辉闭嘴不语,两人略有羞愧,各怀心思。

  梁敏芳秀眉舒展,暗道,小赵好帅!

  彭春韦身子一抖,暗道,赵工好吊!

  “我们几个都是中级技术职称,现阶段当个科长到顶了。做好了945钢,拿到了集体一等功,那可是永久性的资源,副高、处级都是可以争取一下的,时间问题而已。945钢是我们的根本,切不可本末倒置,哥哥姐姐们,你们说是不是?”

  赵青山忽怒忽喜,喜怒无常,真的是让人难以琢磨呢。

  不管如何,赵青山讲的这些道理是成立的,工程师同事们立即集中精神跟进945钢的冶炼,彭春韦告辞离去。

  二炼钢厂转炉生产工艺是将炼铁厂送来的铁水兑入混铁炉调温,调温后兑入转炉,并加废钢,下氧枪吹炼,经两次造渣,再炼约18分钟即可出钢。需要真空处理精炼的钢水,经RH真空装置处理,使各种元素达到钢种的要求。

  注锭工威子时刻注意钢水的流速,并随时调整流速。他同时还要关注流钢水口是否结瘤,如有结瘤则须打瘤,否则水口不流畅会影响钢的质量。

  在炉长岗位上工作多年的孟水枝吩咐新的炉长、他的接班人时刻保持警惕,该吹氧吹氧,该加合金加合金。

  监控仪表实时反馈炉内数据,氧压表、温度曲线图稳定如常,第一炉945钢的初炼非常顺利。

  2号转炉赤焰白光,操作室里翘首以待。

  “945钢的初炼问题不大,按903A钢的冶炼方法操作即可。”张通桥毕竟是有经验的钢铁工程师,即便尚未取样化验,他也能根据经验作出合理的判断。

  “炼好945钢的关键在于RH真空精炼,说实在的,我对我们的1号RH炉也是唯一的一座RH,底气不是很足啊。”刘亚辉表示了一定的担忧。

  “刘工你也说了,咱们目前只有一套RH设备,只能靠它了。鲍主任还是太谨慎了,不对1号RH炉做些技改,945钢又怎能超越903A钢?”在专业技术方面,张通桥与刘亚辉貌似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一谈到专业问题,两人瞬间达成了高度一致。

  “硬件就是这样了,短期内难以改进,你俩能说点有用的吗?”梁敏芳问到。

  “也不是不能改,但也有风险,先把我们组的工作做完,边走边看吧。”赵青山说到,他瞅了眼氧压表和温度曲线图,又道:“可以取样化验了。”

看过《钢铁城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