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钢铁城市 > 019章 过年了
  片刻沉默之后,小白说到:“你提到这位钢铁工程师,是兄弟钢厂的李工吧?你想表达的意思是,创造了巨大财富的人,其个人生活却受限于有限的、甚至是微薄的财富?”

  赵青山反问:“这个观点,可否登报?”

  “我是科技组的,我不写这个。”小白一句话给推干净,她说:“李工的事迹,就让兄弟钢厂、首都的报社、冶金部的杂志去报道吧,赵工,我是专程为你而来的,我们还是回归主题,聊聊你自己,谈谈你们的课题组。”

  “小白同志倒是机智活泼,政治觉悟高的很。”赵青山细细打量这位年轻的女通讯员,又问:“你哪个院校毕业的?”

  “喂,你这居高临下的口吻,好像是我领导似的。”小白并未透露她的求学经历,她耐心的等待赵青山讲述心路历程。

  赵青山这便讲了起来:“我们发明的自研涂料实现了内部创收、专利出口,我感到十分光荣,也更有干劲了,经过五个多月的不懈拼搏、奋勇攻坚,我们出了成绩。我想说的是,感谢党感谢国家,感谢上级领导的大力支持。”

  “赵工,我会把你的这段原话如实写出来,没问题吧?”

  “写呗,我没意见。接下来我要说的是,科技成果归科技发明人,这是有政策依据的。氧化镁-三氧化二铬系自研涂料及相关专利,我是第一发明人,我服从公司的决议。从下个科技课题开始,我希望科技专利的处理权,能尊重专利主要发明人的态度。我讲完了,请如实登报,谢谢。你是科技组的,我说的这些很科技,请以尊重科学的方式将其报道出来,再次感谢。”

  赵青山“感谢党感谢国家感谢上级领导”这段话,小白一字不漏的记在本子上。

  “科技专利处理权”这段话,小白一个字都没记录。

  “赵工,你的意思我懂,说来说去,说白了就是专利收入归谁的问题。感谢你接受我的访问,就到这里吧。”

  小白客客气气的告辞,又过几天,赵青山回到沟子乡老家过年。

  自从那日钢城一别,大哥赵青峰四处打听新的生意渠道。不管外部形势怎样变化,有一点始终不变,赵青峰不想种地了,他坚定不移的渴望往商业上发展。

  哥哥要做生意,赵青山自有良策,个体户呗,现如今满大街都是。

  “武昌民主路靠近江边的那块,民主路小学的院墙外面,有条小巷子叫户部巷,蛮多人在哪里过早。这次回来之前,我去过户部巷,有家做热干面的做不下去了,生意蛮差,入不敷出,他们家的门面要转让出去,哥哥你和嫂子去接下来。”

  “做热干面?我和你嫂子做的热干面,不是蛮好吃哦。”

  “你们热干面做的再好吃,也好不过石太婆啊!户部巷垮掉的那家热干面,不是因为他们做的不好吃,而是因为石太婆做的太好吃了。在热干面这个领域,户部巷有石太婆称霸,就连蔡林记杀进去也要打败仗。”

  “小山你的意思是?”

  “嫂子咧?我想吃嫂子做的糊汤粉。”

  “你嫂子出去了,晚点回。糊汤粉要熬汤打浆哦,你今天吃不到糊汤粉了,明天早上才能吃。”说着说着,赵青峰给说馋了,他的堂客做的糊汤粉实在是太过鲜美,长期服用有一定的成瘾性。

  刹那间,赵青峰恍然大悟:“小山你的意思是,让我和你嫂子年后去户部巷租个门面卖糊汤粉?”

  赵青山点点头道:“是的,先从糊汤粉做起吧,走一步看一步,等你们两个在江城站稳脚跟了,我们再看看有没其他的路数。”

  赵青峰今年二十八岁,大块头的糙老爷们,虽然粗糙,却是阳刚,放眼整个沟子乡,赵青峰是数一数二的粗糙款帅哥。

  他的老婆邱桂芬却非沟子乡数一数二的美女,邱桂芬长的不好看,胜在身强体壮力气大,勤劳肯干手艺绝。

  听闻赵青山想吃糊汤粉,邱桂芬当仁不让忙活起来。最高端的食材往往采取最朴素的烹饪方式。而用普通的食材烹饪出极品的美味,加工流程极为繁琐,工艺步骤环环相扣。

看过《钢铁城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