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钢铁城市 > 018章 科技人员表彰大会

018章 科技人员表彰大会

  钢城剧院1号厅,江钢科技人员表彰大会。

  来自钢研所、江钢设计院、矿山研究所及各厂矿车间的科技人员欢聚一堂,其中不乏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国先进个人。

  本次表彰大会颁发的是江钢先进个人荣誉证书及奖金,主席台上坐着一排公司领导,领导们轮番讲话,突出江钢科技人才济济,老中青三代结合,局面和谐稳定,形势一派繁荣。

  主持人开始念获奖者的名字,获奖人数众多,获奖者一队队的走上主席台,与颁奖领导握手,领取证书、奖金,下台,回归座位,鼓掌,数钱。

  “下面有请彭副经理为杨大志、屈文波、谭亚辉……颁奖。”

  主持人以合适的语速念名字,矿山研究所、矿山机修厂、矿山建设公司、大冶铁矿、程潮铁矿、金山店铁矿、乌龙泉矿、焦作黏土矿的科技人员列队上台。

  矿山系统归彭副经理主管,自然而然的由彭副经理为矿山系统的科技工作者们颁奖,这是提前安排好的。

  “马上到钢研所了,钢研所列队。”大会组织人员通知钢研所的联络员,让钢研所的领奖者列队准备。

  在喜庆的音乐中,钢研所的队伍整齐有序的走上舞台,他们早已被告知,将由林破敌副经理为钢研所的同志们颁奖,去找林副经理领取证书与奖金就对了。

  刚刚分管技术口的林副经理认不全钢研所的每一位同志,他面带微笑,逐一送出证书与奖金,凡是他念到的名字,必然对上了号,并无差错。

  赵青山的编号是队伍第九,他切身感受到,表彰大会办的很隆重,台上领导笑意温暖,待领奖的人们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好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向上提着。

  如此盛景,像极了若干年后的购房认筹现场。

  离林破敌越来越近,赵青山百感交集,他爱老林,他也曾恨过老林,爱恨交加,爱要大声告诉他,恨只能独自咽下,哎,没结过婚的小年轻难以体会赵青山的复杂感情。

  “陈善友,祝贺你。”林破敌浓眉大眼,黑发浓密,大背头苍劲有力,饱满的前额明镜高悬。

  钢研所队伍编号第八的陈善友陈工与林破敌握手,陈工领了证书与奖金,旋即下台。

  赵青山来到林破敌面前,林破敌瞅了瞅江钢先进个人荣誉证书上的名字,伸出右掌握手:“赵青山,祝贺你。”

  赵青山握住林破敌温暖的手掌,心中纵有千言万语,嘴上只是道了句:“谢谢林副经理。”

  “专利出口,年轻有为,好好干,前途无量。”林破敌鼓励了一句,他之前并未见过赵青山,想必是提前看过了钢研所这批获奖科技人员的资料,唯一的一位出口专利发明人赵青山,在纸面上引起了林破敌一定的关注度。

  “好的,林副经理的指示,我记住了。”

  赵青山揣着证书和奖金下台,荣誉证书精美大气,人民币十元一张,共有220张。

  江钢发的奖金从来都是有零有整,奖金额度的计算依据是什么,并未公开。

  这2200元的奖金估计是税后额度,故而有零有整。

  1987年年初的2200元不是一个小数目,也大不到哪里去。

  赵青山想要的不仅仅只是2200元,说好的会叫的孩子有奶吃,你倒是叫呀。

  根据安排,在科技人员表彰大会结束后,赵青山接受了《江钢工人报》的采访。

  《江钢工人报》虽然只是一份企业内部报刊,但运作方式挺正规的,跟外面的报社差不多,其级别与《江城晚报》持平。

  通讯员小白专职做新闻宣传工作,她邀请赵青山赴钢城剧院宴会厅,这里没有重大活动时特别安静,适合聊天。

  小白请赵青山入座,她问:“牛奶和蛋糕,可以吗?”

  “我喝杯牛奶吧,蛋糕不需要了,为你们《江钢工人报》省点钱。”

  “有蛋糕票的,过期作废。”

  “我不吃蛋糕面包之类的东西,我真的只喝一杯牛奶就可以了。”

  “好吧,稍等。”

  小白去柜台拿了两杯热牛奶,一人一杯。

  “赵工,首先感谢你接受我的采访。这次科技人员表彰大会表彰了一百多人,能上报的只有两人,你是其中之一。树立典型呗,你是个典型,值得我们大书特书。”

  “实不相瞒,每期的《江钢工人报》我都有看,每一篇文章都看。《江钢工人报》的文风以旁白叙述、罗列数据为主,既然如此,我的第一人称心理活动能上报吗?”

  确实是这样子的,《江钢工人报》的撰稿者通常以上帝视角如实报道相关新闻。

  赵青山获奖的这个事件,正常的文风应是:“在近期举行的江钢科技人员表彰大会上,钢研所助理工程师赵青山荣获江钢先进个人荣誉证书及2200元奖金,他发明的氧化镁-三氧化二铬系硅钢保护涂料,有效解决了热轧厂三号加热炉取向硅钢严重烧损的问题,一次修炉周期板坯加热量5000吨提升为7000吨,创造经济效益达402万元。并且此专利技术出口至东瀛,开创我司专利出口先例。”

  这样写文,就没必要采访当事人赵青山了。

  或许是因为传统的新闻报道文风代入感较差,故而有了这次对赵青山的采访。

  “可以适当增加一些篇幅,陈述赵工你的内心想法。”小白握笔持本,又道:“我做过调查,从你们这个自研涂料开题到专利出口,一共只用了五个月的时间,你们课题组以3万元的研究经费创造了四百多万元的效益,并实现了专利首次出口,意义重大!那么赵工,你现在的感想是怎样的?”

  “白小姐,请允许我先讲述一个真实故事。”赵青山面色凝重的说。

  小白喝了口牛奶,做了个请的手势:“那你讲吧,我听着呢。”

  “我在首都读书时,认识了兄弟钢厂的一位科技工作者,他数十年如一日在科技攻坚岗位上刻苦钻研,发明、改善了复吹转炉深脱磷、转炉溅渣护炉、炉外精炼等多项重要的工艺技术,累计创造的经济效益超过5000万人民币,可谓是国家功臣。”

  “我司二炼钢的三座转炉所使用的深脱磷技术,其工艺技术专利发明者就是这人。仅此一项专利技术,每年可为二炼钢节约800多万的开支。我亲眼所见,这人的棉袄上补丁叠补丁,并不是因为他节俭,而是真的穷。哎,他得了癌症,去年走了。”正是因为亲身经历过,所以赵青山讲起来特别真诚。

看过《钢铁城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