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钢铁城市 > 013章 快去请赵青山赵工!

013章 快去请赵青山赵工!

  热轧厂三号炉仍在熊熊燃烧,门型吊蠢蠢欲动,推钢机等待命令,进料口如饥似渴。

  “炉底液态渣积累了多深?”吴厂长问到。

  负责监控的车间师傅答道:“不到两百毫米,平均值是197毫米!”

  “好,安全!”吴厂长的右拳砸进左掌,又问:“横梁、立柱、炉底围堤耐火材料的损耗度是多少?”

  车间师傅高呼:“百分之六十左右,损耗最高的部位是立柱,但不高于65%!”

  “很好,很安全!”吴厂长极为重视安全,安全意味着可以继续生产。

  毫米、60%这三个看似简单的工业生产数字,代表着热轧厂追平了三号炉的历史最高纪录。

  操作室里响起掌声,掌声送给钢研所潜心钻研学问、寻求科技突破的专家们。

  “叶主任,你们钢研所了不起。”吴厂长与叶国立握手,革命的情谊、同志的信任在掌心里传递。

  叶国立用力晃动手掌,他说:“吴厂长,真正了不起的是勤奋扎实、技艺精湛的钢铁工人,他们是国家的支柱,是我国实现工业腾飞的基石,是中流砥柱的‘铁元素’。有请工人兄弟送入下一炉硅钢吧。”

  叶主任讲话太有水平了,“铁元素”们听的很舒服,钢铁硬汉们笑出柔情。

  刷新三号炉的历史纪录,取决于吴厂长的一声令下。

  吴厂长下达命令:“江钢自用的那批硅钢坯,给我送进三号炉!”

  与钢研所合作的这个自研涂料工艺改善课题,它毕竟是个新课题。

  虽然目前的工业生产数据很好看,但这个课题仍处于工业生产验证阶段。

  江钢这种特大型钢铁企业,在其扩建、扩能的过程中,需用到大量钢材。

  江钢自己的仪表厂、供电厂、机电厂,也是要用到硅钢的。

  自产自用呗,钢铁企业别的没有,多的就是钢铁。

  江钢真的是造福他人,难为自己。

  高牌号的高价、高端取向硅钢,江钢全都外销,卖给客户。

  中低牌号但也能保证功能性、稍微便宜一点的取向硅钢,江钢自己用。

  三军用命,一炉低牌号取向硅钢坯被送入三号炉。

  三号炉运转如常,操作室里爆发更为热烈的掌声。

  吴厂长与赵青山握手:“赵工,你兑现了三个月之前的承诺,在你们钢研所的帮助下,三号炉一次修炉周期板坯加热量突破了5000吨大关!”

  赵青山激情澎湃的说:“朝着6000吨的目标,让我们继续努力吧!”

  钢铁这个行业,统计基数太过庞大。

  一批次烧制5000吨钢坯与5020吨,并没有太大区别。

  20吨钢是很重的一堆东西,十几辆轿车加一起重约20吨。

  但20吨钢放之于钢铁行业,产生的经济效益微不足道。

  量上去了,统计起来才有意义。

  炉子还是这个炉子,钢坯还是这些钢坯,工人还是这群工人,变化点只有硅钢保护涂料,然而热轧厂三号炉焕发了新的活力,它更坚强了,更有韧性了,它一直在加热,一直在烧坯,吨……

  没有爆炸,没有事故,没有伤亡,没有财产损失。

  一切安全!

  12月1日,热轧厂三号炉在这个周期里共烧制了6000吨取向硅钢,整体合格率在较优范围内。

  “六千吨了!好哇好哇好哇!”

  吴厂长兴高采烈、手舞足蹈,三号炉是他们热轧厂的摇钱树,没有什么比摇钱树持续摇钱令吴厂长更兴奋。

  “六千吨,可喜可贺!我们三号炉终于打了翻身仗!”副厂长的命运与厂长、与热轧厂紧紧绑在一起。

  苏联人援建江钢建厂、出铁、出钢的50年代,至勃涅日列夫执政的中期,是江钢的第一次“大炼钢”时期。

  1980年“一米七轧机系统”投产至今,装备全面升级的江钢进入了第二次“大炼钢”时期。

  正如吴厂长所言,我们国家现在是缺钢的,尤其是急缺各类高端品种。

  就冷轧硅钢片而言,八大钢中仅有两钢能从头到尾生产出来,全中国离“自产自足”还有较大差距,你说缺不缺嘛。

  外汇储备这么金贵,很心疼咧。

  谁把国家急需的高端钢种的产量弄上去了,谁是功臣呀。

  吴厂长显然是热轧厂的最大功臣,他为了这个厂子呕心沥血、鞠躬尽瘁,他力排众议,大胆支持钢研所年轻科技人员搞科技创新,他居功至伟……以上言论来自热轧厂副厂长。

  相比之下,张远海张工,你这个同志就很保守喽。

  张工解释道:“我是搞设备的,材料方面我确实不甚精通。钢研所的小赵有两把刷子,人家毕竟是院士的爱徒!”

  热轧厂三号炉的传奇仍在继续。

  吨……

  这下可引起局部震动了,二炼钢、硅钢厂、冷轧厂的厂长全都来到了热轧厂。

  “老吴,你们不萎了!你们的三号炉,冲到6500吨了!”

  “老吴,你们究竟服了什么灵丹妙药,短短几个月竟然引发了质变!”

  二炼钢、硅钢厂、冷轧厂与热轧厂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三号炉的加热量数字持续跳跃,吴厂长大喜过望,却又感觉有点不科学!

  甚至有些担心受怕!

  “你们修炉班给我检查一下,三号炉它到底还能撑多久?安全第一啊,不能出事故啊,一旦出了事故,就全都泡汤了。”吴厂长就像刚入洞房的小媳妇,怕他不来,又怕他乱来!

  修炉班的师傅们也担心害怕呀,世界上最可怕的事物不是妖魔鬼怪,而是你从未见过的新事物。

  一番精确的实时监控检查后,修炉班师傅颤颤巍巍的说:“报告吴厂长,三号炉它……它还可以再战500吨!我以我这条老命担保,它真的还能再烧500吨!至少500吨!”

  “这……这不可能吧,7000吨?”二炼钢的朱厂长一脸震惊。

  “换了种我们自主研发的新型保护涂料,居然大步跨越了2000吨!”硅钢厂何厂长同样惊讶。

  在此不可思议的神奇时刻,吴厂长用尽全身力气大吼:“快去请赵青山赵工!”

看过《钢铁城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