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钢铁城市 > 010章 实验转生产

010章 实验转生产

  “小赵,你果然是藏了东西的。”马汉兴的眼里再次迸射犀利的精芒,仅仅一秒之后,精芒化为领导的鼓励与关爱:“藏或者不藏,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取得了实验室条件下的突破,如果工业生产上也突破了理论极值,小赵你是最大的功臣。小赵,你辛苦了,要注意身体啊,你赶紧回家睡觉吧,准你一天假,明天见。”

  “好的,那我走了,明天见。”

  赵青山告辞离去,需要留一天时间让马汉兴、周铁男消化吸收这版新鲜出炉的实验数据。

  为了验证实验数据不是瞎编的,马汉兴、周铁男根据赵青山的实验记录,一个步骤一个步骤重新做了一遍,一直做到深夜。

  两人的实验结果与赵青山的吻合,如此这般的实验室条件下的实验重复了一个礼拜。

  稳定的实验室数据为工业生产提供了具有信服力的证据。

  实验室与工业生产的相同点是,配方还是这个配方,味道还是这个味道。

  不同点是设备和材料,秀气温柔的烤箱变成了庞大狂野的加热炉,袖珍的试验硅钢板坯换作数十吨重的量产硅钢板坯。

  实验室条件下的精确控制在工业生产中并不能百分百还原,所以实验室条件下的数据往往吊炸天,而在工业生产中存在一定差异。

  创造效益的是工业生产,企业里的实验室为效益服务,为工业生产服务。

  叶国立高工主任看到实验数据后,第一反应是吃惊的:“你们这三个臭皮匠,至少顶过了半个诸葛亮。”

  马汉兴拍拍赵青山的后背:“小赵是杰出人才,他的贡献度最高。”

  “你这么说为时尚早,我要打个大大的问号。贡献度是和工业生产挂钩的,工业生产上成功了,你们才是真的成功。我马上跟热轧厂吴厂长去个电话,尽快安排三号炉量产硅钢坯的测试。”叶国立这就安排上了,实验转生产是大事,需要生产车间同意并配合。

  课题任务书早就送到了热轧厂,吴厂长这边表示没有任何问题。

  万事俱备,接下来是选一个黄道吉日。

  因为取向硅钢的固有特性,在烧制过程中不断产生液态渣,积累于炉底,当液态渣积累到300mm时必须停炉排渣,否则液态渣会溢出立柱围堤,流进炉底水封槽导致爆炸。

  虽然热轧厂三号炉从未爆炸过,但这个安全隐患永远存在。一旦炸了则炉毁人亡,损失惨重,后果不堪设想。

  与此同时,三号炉横梁、立柱、炉底围堤等部位的耐火材料也遭受了严重侵蚀,需要定期更换。

  安全生产,安全第一,没有安全,谈何生产。

  修炉子的工作关乎人命及国家财产,热轧厂三号炉的现状是每个月烧制5000吨取向硅钢,然后停炉15天修炉子,然后恢复生产,如此循环。

  目前三号炉正在维修,预计日恢复生产,烧制下一批的5000吨取向硅钢。

  日这天一大清早,马汉兴、赵青山、周铁男三人来到热轧厂。

  热轧厂一大群人等候于此,他们是吴厂长、车间主任、设备科科长、张工、若干工段长/车间技术人员。

  “三位专家,可把你们等来了!”吴厂长与钢研所的三位专家一一握手,闲言少叙,直入主题,他立即下令开炉送板喷涂料。

  维修完毕的三号炉正常启动,清理后的硅钢板坯由40吨半门型吊吊上辊道,送至三号炉入口,用推钢机推上料架。

  加热到300度时,喷涂机张牙舞爪喷射气雾状涂料覆盖于硅钢板坯表面。

  实验室的喷涂装置小打小闹短枪土炮,三号炉的工业喷涂机可是真刀真枪长管大炮。

  涂料罐里的液态涂料由新日铁的硅-碳化硅系,更换为钢研所实验室自主研发的氧化镁-三氧化二铬系。

  这一炉取向硅钢加热到1320度,需保温5个小时。

  “取样取样!”

  钢研所的三位专家一顿嚷嚷,吴厂长吩咐炉前工人取来三号炉硅钢样品。

  这是工业生产的样品,有些测试可在热轧厂现做,有些需要拿回钢研所做进一步的分析。

  “应该是没问题的吧?”吴厂长关切询问。

  赵青山答道:“喷了我们自研的新涂料后,第二层带主晶相为固溶体,还含有少量熔点较高的镁铁橄榄石相,目前只能得到这个初步结论。”

  “赵工,你直接告诉我有问题或者没有,就可以了。”吴厂长很怕出问题,却又渴望解决另一个问题,人都是贪心的。

  “我只能说,保护作用已经形成了,这一炉的硅钢到底会不会炼废掉,过几个小时见分晓。”赵青山还是有点紧张的,这一炉硅钢几十吨,首先要保证喷了新涂料的取向硅钢的质量不受影响,咱们再去研究炉子它是否变的更耐操了。

  “千万不能出质量问题哦,出不得哦。”吴厂长围着钢研所三位专家转来转去,心事重重。他在江钢没房子,他主动将房源名额让给了工人。他每天跑月票,往返汉口与钢城,来的早,走的晚,睡不了几个小时的吴厂长为热轧厂操碎了心。

  炉子变强了,但硅钢变弱了,就是本末倒置,万万要不得。

  如果这一炉硅钢炼废了,那问题可太严重了。

  意味着赵青山他们三人这段时间的努力全部白费。

  不仅白费,还要承担责任。

  工人们若是炼废了钢,要扣工资和奖金,更严重会的调离一线生产岗位,打发到洗澡堂去收票。

  工程师们犯了错误也一样。

  扣钱无所谓,服务性质的岗位亦是为人民服务。

  关键是丢不起这脸!

  所以目前的关注重点是,这一炉喷了江钢自研涂料的取向硅钢出炉后,其质量是否合格?对比数据是喷了新日铁涂料的热轧态取向硅钢。

  从抽样数据及仪表实时监控数据上分析,赵青山觉得他们的胜算应该超过了七分,保底是八分,上不封顶。

  但是,正如老君炼孙猴子的工业案例,孙猴子不出炉,鬼晓得他是合格猴还是次品猴,一切都是未知数。

看过《钢铁城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