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钢铁城市 > 004章 信你的邪
  “小山哥!”

  一声兴奋的呼喊,孟小青推着自行车靠近。

  “小青放学了?这才五点多,你们高三学生不上晚自习?”

  “我回家吃晚饭,等哈子再来学校。”

  “小青你是几班的?”

  “三三班。”

  “林阅微是几班的?”

  “林阅微是我同班同学呀。”

  “咦?”

  赵青山、孟小青同时讶异。

  赵青山心说太巧了,我的学霸老婆居然跟你这个学渣是一个班的!

  孟小青的疑惑是:“小山哥你怎么会认识林阅微?”

  “一面之缘吧,我认识她,她不认识我。”赵青山望向三中大门口,高中生们进进出出,洋溢美好青春。

  孟小青的心思不在学习上,也不在女生。他很快忘记了林阅微、一面之缘什么的,他只想打游戏机。

  学校附近有私人开办的游戏机厅、录像厅,孟小青把车锁好,兴冲冲的跑进游戏机厅。

  “孟小青,你不是回家吃饭吗?”赵青山赶在孟小青掏钱换游戏币之前,将这小子强行拉扯到外面。

  “我打一把战斧就走!”孟小青大喊大叫,顽强挣扎。

  赵青山严肃提醒:“这种街机游戏是会上瘾的,你饭也不吃打游戏,很明显,你沉迷了。”

  孟小青据理力争:“我不会上瘾,我的克制力很强,我真的打一把就走!”

  赵青山祭出杀手锏:“孟小青,你敢进去,我就敢告诉你老头。”

  “小山哥,你学坏了!”孟小青惊呆了,他最亲密的战友居然想要害他!

  老头子的钢拳,炼钢工人的怒火,谁挨揍谁懂得。

  “回家,吃饭!”

  在亲密战友的支配下,孟小青不得已随赵青山回家。

  “孟小青,我跟你非亲非故,其实也轮不到我教训你,而且我也没时间整天教训你。作为一个比你大几岁的男人,我提醒你几句,你这人做买卖又不会,当工人又没有你老头子的强壮体格和吃苦精神,做车匪路霸你也没这个胆子和技术,你这种好吃懒做、贪图享乐的人,只能去读大学。”

  “哎,道理我懂,可我就是不擅长读书呀,我很努力的学习了,然而成绩上不去。”

  “那你是怎么考上江钢三中的?你又不是高级干部子女、革命烈士后代,三中的照顾名额也照顾不到你。所以不难推测,你读初中的时候,必然是一位聪明伶俐、成绩上佳的优秀共青团员。”

  “我的中考分数,只比三中的录取线高了一分而已。”

  “那也很强了!”

  一番交流,赵青山摸查清楚了,孟小青这小子纯粹是贪玩,导致学习成绩断崖式下滑。

  诚如赵青山所言,他跟孟家非亲非故,孟小青超神还是超鬼关他鸟事?

  盖因上一世的老孟救过赵青山一命,那是1988年,钢水漏大了,在赵青山即将被火化的危急时刻,孟水枝挺身而出,抢救了一位年轻的工程师。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好汉的救命之恩,在下来世再报。

  老孟的心结是孟小青,赵青山觉得这一世、这个时间点的孟小青还可以抢救一下。

  行行出状元,并不是说读大学是唯一的救赎机会。

  但孟小青应该去读大学,赵青山刚才分析的很透彻了。

  赵青山说着聊着,又在孟家蹭了顿晚饭。

  孟水枝是二炼钢厂炼钢车间的炉长,孟家大嫂在氧气厂上班,家中长女孟小兰在初轧厂开吊车。

  江钢的三位工人保一位高中生祖国花朵,毫无压力。

  炼铁厂、一炼钢、初轧厂、轧板厂、大型厂、二炼钢、热轧厂、冷轧厂、硅钢厂这些主体厂都是三班四运转,故而氧气厂、热力厂、燃气厂、供水厂、供电厂、焦化厂、烧结厂、耐火材料厂等辅助厂三班配套运行。

  孟水枝、孟嫂子今天上中班还没下班,上早班的孟小兰下了班做的第一件事是做饭炒菜,伺候弟弟孟小青吃饱喝足。

  要不怎么说孟小青好吃懒做呢,十七八岁的大男孩一个菜都做不出来,完全就是被资产阶级腐化的个人享受派。

  “赵青山,我觉得你好怪,不管是鸡蛋鸭蛋鹌鹑蛋,有营养又好吃,可你为什么不吃蛋呢?这盘洋葱炒鸡蛋,你连洋葱都不挨,你真的是个怪人。难道你是少数民族?你是哪个族?”孟小兰连连发问,她就炒了一盘洋葱鸡蛋,而赵青山只吃白米饭。

  赵青山正面回答了孟小兰的问题:“我是汉族,吃蛋过敏。”

  “吃蛋也能过敏?我信了你滴邪!那你连蛋糕、蛋卷、蛋黄月饼也挨不得?你这是种病吧!”孟小兰可大开眼界了,她闻所未闻蛋类过敏体质。

  “点蛋为止,兰姐,换个话题。”

  个人政治取向、宗教信仰、生活习惯,赵青山希望他身边的人能充分理解并尊重,他同样理解并尊重其他人。

  孟小兰二十四岁,别看她年纪轻轻,却是相当厉害的一位女司机,她是国内冶金行业唯一的一位钳式吊女司机。江钢的女职工比例达36%,妇女就是半边天,蛮多女将敢拼善战,比男将更猛。

  孟小青吃完饭离开了家,他究竟是去学习还是溜进游戏机厅,是遵守承诺、奋起直追还是人性的缺失、道德的沦丧,那就不晓得了。

  赵青山这便告辞回家:“兰姐,又在你家吃了顿,吃的蛮舒服,谢谢了。”

  “光吃米饭也舒服?你又不是和尚,舒服个鬼哟!你不吃蛋,鸡啊鸭啊的总能吃吧,过几天来我家喝鸭子汤,老公鸭,没有蛋。”孟小兰心直口快,说着说着她自己也笑了,光吃大米亦快乐满足,确实蛮好笑。

  三天后,赵青山向马汉兴汇报《热轧厂三号加热炉取向硅钢严重烧损解决方案》的课题任务书,周铁男旁听。

  马汉兴快速翻阅课题任务书,他说:“小赵,一个礼拜之内你就写完了,看来你早有准备?”

  赵青山答道:“马工你也晓得,燕京钢院的杜老是这方面的专家,哦,现在应该叫杜院士。”

  70年代末、80年代初期入学的本科生是高质量的本科生,是正儿八经的天之骄子。

  他们也是幸运的,他们有机会听行业内大佬的课,接受大佬的耳提面命指点,跟着大佬学知识、做学问。

  冶金系统的院校排名是燕京钢院、中南工大、东北工学院,诸如此类。赵青山、周铁男是部优产品,加上老一辈的部优产品马汉兴,三人齐心协力,属于他们的钢铁时代来临啦!

  马汉兴摸着光亮的脑门作沉思状:“小赵,我知道杜老带过你,可你出任务书还是出的太快了。”

  “我来江钢三个月了,该出成绩了,实不相瞒,早在6月份,我就开始关注三号加热炉。马工,非技术性的环节一笔带过吧,我们直接进入技术环节。”

  “那你陈述吧,我还是那句话,有能力你就上,所里会支持你。”

  赵青山开始了他的课题陈述:“镁铬质耐火材料的耐火度、抗腐蚀性能都很优秀,是抵抗液态渣侵蚀的理想材料,其性能胜于硅-碳化硅系……这个是基于理论研究得出的预测性结论,目前全球范围内暂无工业生产数据,仅有少量实验室条件下的涂层测试数据,数据来源是卡耐基钢铁实验室发表于年期间的一系列论文,见表2。”

  “表3~表8,是我根据英、德、法、瑞等国钢铁研究者的研究成果,做出来的分析内容。以上是国外研究情况分析。”

  “因为情报来源有限,我所掌握的研究信息不一定最新最全,马工、周工可随时打断我,进行补充。”

  赵青山略作停顿,马汉兴并无补充,周铁男无从插嘴。

看过《钢铁城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