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钢铁城市 > 001章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001章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1986年8月底的江城酷热难耐。

  江城钢铁公司第二炼钢厂炼钢车间如火如荼的开展生产,这一炉炼的是取向硅钢,这种钢售价高,利润大,是我国急需的钢种。

  尽管在冶炼上存在难度,但炼钢工人们都愿意炼这种高效益钢,一是可以充分展示工人阶级的实力,二来也能多拿奖励。

  2号转炉甲班炉长带领副炉长、一助手、二助手、操枪手甩开膀子大干。

  桔红色的火焰在氧枪的作用下喷薄而出,气贯长虹。火焰色彩很快变成娇艳欲滴的鲜红色,继而发白发亮,闪耀至炫目白亮,紧接着炼化为万宗归一的究极红光。

  火焰色彩的变化说明炉内温度不断的由低到高,钢水里的杂质有规律的被去除,钢种所需的成分逐渐形成。

  在这热的原野,火的战场,钢的世界,2号转炉的炼钢工人们热情高涨、全神贯注,他们干了一阵,汗流浃背,盐分凝结于海军呢做里的防热服内,炽热红焰照耀朴实勤劳的面庞。

  炉长嘱咐助手盯紧点儿、莫大意,他飞奔至操作室里查看氧压表和温度曲线,随即让助手取样测温。

  温度接近出钢温度,接连取三个样化验,钢成分步步逼近工程师设定的合格线。

  “锰含量百分之零点零四一,高了一点点,周工,赵工,你们再等一哈子,马上就好。”炉长的衣服从没干过,炉前二十几年的烟熏火烤,熏烤出古铜色的沟壑脸庞。

  钢研所助理工程师周铁男撬开一瓶厂内自产的盐汽水,递到炉长面前:“老孟,辛苦了,喝瓶汽水,补充盐分和水分。”

  “我刚喝过,你们喝。”炉长抹一把额头上的汗,又把手上的汗水揩在胸前,这便大步流星返回炉前。

  “这个老孟干活不要命,他的名言是,人只有病死的,没有干死的。”周铁男今年25岁,眯眯眼,厚嘴唇,他毕业于东北工学院,在江钢钢铁研究所工作了三个年头。他把盐汽水递给身边的年轻人,说到:“老孟不喝,你喝,别浪费。”

  年轻人接过盐汽水,他叫赵青山,二十二岁,两个多月前毕业于燕京钢铁学院,是钢研所助理工程师的助理。

  赵青山瘦而不弱,一米八二的大高个,精悍阳刚,眼释精芒,他咕噜灌汽水,说到:“老孟和我住一个单元,他是个好同志,世世代代跟党走。”

  “有时候我真的很难理解老孟这代人,一段宣誓,一个小本子,就能让这些老同志们无私奉献一辈子。”周铁男颇有感触,又说:“D340是我们从新日铁引进的第八个牌号的硅钢,也是最后一个,盯紧点儿。”

  我国硅钢片的生产比较落后,在江钢“一米七轧机系统”投产之前,国内基本上只生产热轧硅钢片,仅有太钢、鞍钢零星生产少量的冷轧硅钢片。

  江钢“一米七轧机系统”包括三厂一车间,其中热轧厂、硅钢厂的设备由东瀛引起。新日铁株式会社把主体装备卖给了江钢,同时也转让了一些产品专利。

  “盯着在。”赵青山点点头道,今天是他重生的第二天。

  上一世的赵青山在钢铁行业工作多年,21世纪的某日,他因太过肥胖倒在炉前。

  重回22岁,大肚腩不见了,只剩腹肌,真好。

  老孟再次跑进操作室,他兴冲冲的喊着:“好了好了,锰降到零点零四零了!”

  赵青山立即核对了样品化验成分,他说:“硅、锰、铝、碳的含量都合格,虽然锰、铝的含量略高于广畑厂,但在标准之内,我觉得可以出钢。”

  周铁男略作沉思,随即下达指令:“老孟,出钢!”

  老孟非常高兴,却也十分警惕。他明白这是炼钢的关键节点,如果掌握不好炉内的情况,会使碳温协调达不到工程师所期望的理想值,导致延长冶炼时间,甚至有可能炼废一炉祖国迫切需要的重要钢。他聚精会神监视炉内外的各种变化,以防不测。

  一天中最期待的时刻终于来临,炉长老孟吩咐助手摇炉出钢。

  刹那间,一条火龙飞流直下倾泻钢包,钢花飞舞,烈焰绽放。

  炽火红光为炼钢工人裹上一层荣耀战甲,老孟与助手们欢欣鼓舞高呼:“我们二炼钢2号红旗炉又打了一个胜仗!”

  这一炉钢水降到合适温度后马上送去连铸车间,老孟和他的助手坚守2号转炉,继续冶炼下一炉钢。

  钢水流到哪里,周铁男、赵青山跟到哪里。

  连铸车间的自动化程度高于炼钢车间,只见钢水注入结晶器内达到预定高度,工人操作工具加入保护渣,并按规定的速度拉坯,铸坯运行到切割区,由切割小车自动切割,再进行精整。这一系列加工都在热送工艺下实施,D340硅钢坯新鲜下线。

  这一炉的D340硅钢属于“专利考核”试制产品,责任部门是钢研所。赵青山聚精会神检查硅钢坯的表面质量,他敏锐的发现了问题:“师傅,有点表面缺陷,你给火焰处理一下呗。”

  周铁男观察了半天,他说:“表面蛮光洁的,哪来的缺陷?”

  赵青山指着硅钢坯表面一处部位:“喏,这里,缺陷。”

  经验丰富的火焰工师傅只是瞟了一眼便有了结论:“这位小师傅眼睛好毒,这个坯确实有缺陷,都走开,我要喷火了。”

  “小赵你还是火眼金睛?”周铁男迅速退到安全距离,赵青山紧随其后。

  火焰甲班有20名工人,4盘火焰枪,工人们个个身强力壮,热力四射,力大无穷,心灵手巧。

  他们抱着两米多长的火焰枪,顶着近千度的高温,对准钢坯表面的缺陷仔细清理。

  火柱赤白,烈焰灼钢,工人之火,降妖除魔。火焰工人们干了一阵,一身汗,满面灰,劳动强度极高。

  “钢研所的小师傅,我们给你清理好了,你看行不行?”火焰甲班的班头憨厚笑道,憨厚里透着工人阶级的自信和力量。

  没有什么是一道火焰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道。赵青山竖起拇指非常满意:“刘师傅这手艺,绝了!”

  在知识分子和工人阶级的协同作战下,D340的试制铸坯达到合格标准,装在保温车里送去了热轧厂。

  周铁男、赵青山今日的工作任务结束,周铁男骑自行车,赵青山坐在后面,两人回到钢研所,向老大汇报了战果。

  “操工资操工资。”周铁男笑嘻嘻的喊上赵青山一起去领钱。

  今天是发薪日,劳资办事员拿起赵青山的章子在工资明细表上摁了一下,丢给赵青山一沓钱,九十八元五毛。

  赵青山的工资说高不高说低不低,他从家里带了一百块钱,加上两个月的工资,现在存了两百五十元整。

看过《钢铁城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