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至尊小神农 > 第1419章 嘴皮子的功夫

第1419章 嘴皮子的功夫

  “哎呀,这些放血帮的家伙,嘴里骂出来的话可真够难听的啊!”

  董永那阴阳怪气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杜金山的涵养真好,这话要是骂我,我肯定受不了。”

  朱良才也怪怪地说道。

  “良才老哥,话也不能这么说啊,再难听的话听在耳中,反正也是不疼不痒的,有什么难受的啊?”

  萧绝也似笑非笑地来了这么一句。

  三人这三句话,明显是说给杜金山听的。

  而萧绝这话,看似是反驳朱良才,其实却是以退为进,从另一个角度更有技术地讽刺杜金山。

  所谓泥菩萨都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杜金山这种血气方刚之人?

  听到董永、朱良才和萧绝这三人的冷嘲热讽,杜金山那恼怒的目光立刻便瞪了过去。

  而这一回,董永三人好像很有底气似的,并没有被杜金山那如电的目光所惊吓,脸上反而都带着淡淡的笑意。

  “董永,朱良才,萧绝,你们三个给我闭嘴!愿意参加这反恐行动就配合一些,不愿意配合的,就立刻给我滚!”

  突然,青炎爆发了。

  他像一位暴怒的将军一样,伸手指着二十几米外的董永三人,怒声喝道,“你们三个给我听好了!谁再敢对杜金山冷嘲热讽,那就是跟我青炎过不去!为了反恐队伍的内部团结,我有绝对的权力将你们当场击杀!”

  听到这话,董永、朱良才和萧绝三人,脸色都为之一变。

  他们三个都知道,在国安局特别行动处,青炎既不属于2号首长东方汉霖这一派,也不属于3号首长代问鼎这一派,他乃是1号首长龙天翔的亲信,他是龙天翔的人!

  所以,以青炎的背景,眼下要是给董永三人扣一个“企图制造内乱”的罪名,真的当场将他三人击杀,回头就算有点麻烦,青炎也能摆平,而董永三人,死了也就是白死。

  董永三人心惊胆颤,杜金山心里却是一阵温暖,也知道这事儿搁在自己身上,青炎会给自己做主,如果搁在别人身上,他可能也就是喝斥一下董永三人而已,不会说出要将对方击杀这么严重的话。

  毕竟,董永、朱良才和萧绝,三人各有各的背景,并不是没根没底的阿猫阿狗。

  “炎指挥,你误会了啊,我们只是为杜金山打抱不平而已!放血帮那些人辱骂杜金山,不是也同时辱骂我们每一个人了么,我们要是对杜金山冷嘲热讽,那不等于也在嘲笑自己?”

  董永装出一副被人误会的样子,认真地分辩道。

  “没错,我们和杜金山同样都是反恐队伍中的一员,不正是一荣俱荣,一辱俱辱么?哪有败将嘲笑败将,无能之辈嘲笑无能之辈的道理?”

  朱良才也立刻解释道。

  “炎指挥,你真是误会我了!我刚才说,再难听的话听进耳朵里也是不疼不痒的,可不就是这么回事么?因为我们现在必须按兵不动,那就要忍,而忍,分为苦忍和乐忍!苦忍也就是气炸了肺的那种忍,很容易把自己忍出内伤来。乐忍则是想开一些,把对方的话当屁听,管他们怎么骂呢,我反正不疼不痒的,这种乐忍可比苦忍享受多了!”

  此时,萧绝的口才忽然变得十分犀利,而且貌似他在忍字上颇有研究,居然总结了一下苦忍和乐忍的精义所在。

  “炎指挥,你想想,我说的哪句话不在理?”

  看到青炎怒极无语的样子,萧绝又一本正经地问道。

  他刚才这番话,如果是嬉皮笑脸地说出来的,青炎一怒之下,可能真把他当场击杀。

  而不巧的是,萧绝说这番话的语气和表情,都拿捏得十分到位,就像是苦口婆心地讲道理,真是在就事论事一样,令人很难从他的话里挑出不当的内容。

  青炎本来就不是擅于斗嘴的人,面对这装模作样很有水平的萧绝、董永和朱良才,也只有怒目而视,无话可说的份儿了。

  “杜金山,傻逼!傻逼!”

  “杜金山,垃圾!垃圾!”

  “杜金山,草泥马!草泥马!”

  此时,不远处的那片坑洼地带,那十几位仅露出脑袋在外面的放血帮探子,仍然冲着杜金山所在的方向破口大骂。

  他们只骂杜金山不骂别人,显然是想激怒杜金山进入坑洼地带击杀他们,而只要杜金山有个闪失,这反恐队伍的中流砥柱就算毁了。

  相反,如果他们骂的是反恐队伍全体成员的话,可能你安慰我别生气,我再安慰他别动怒,到最后他们白骂一场,谁也不会动怒出击。

  “妈的,气人啊!放血帮这些王八蛋,骂起来没完没了了,真是欠死!”

  董永突然气愤愤的说道,那充满怒火的目光,狠狠看向放血帮探子所在的位置。

  “哎,董舵主你怎么还说这种话,刚才不是把话说透了么?不要生气!跟他们生气,又拿他们没什么办法,这不是自己气自己么?所以啊,让他们随便骂就是,看他们的嘴巴累,还是咱们的耳朵累。”

  萧绝一本正经地说着,貌似是在斥责董永的样子。

  “萧绝,你这么说我就不爱听了,我这话也是内心的真实感受,毕竟每个人的受气程度不同,你能当他们是在放屁,我却不能,难道我就不能说两句不爽的话了?”

  董永也是正儿八经的,竟和萧绝理论起来了。

  “哎哎,两位各有各的理,别吵,听我说两句。”

  朱良才忽然摆手示意安静,接着说道,“董舵主的意思是心里气不过,毕竟杜金山是咱这反恐队伍里表现最突出的一位、是英雄一般的存在,岂能让放血帮的杂碎们任意辱骂?而且骂得那么难听?”

  “而萧绝的意思是,既然咱们决定按兵不动,一忍到底了,那与其生这闷气,还不如当对方是在放屁,这也算是一种精神胜利法,咱们不用生气了,还在精神上获得了胜利,那不是再好不过么?”

  听到朱良才这番话,杜金山的眼睛眯了起来,这三个家伙,用嘴皮子玩火,这是在挑战自己的底线!

  本书来自http:////x.html

看过《至尊小神农》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