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明末汉之魂 > 第八百二十五章:四面突围

第八百二十五章:四面突围

  此时诸多将领准备放弃抵抗其实也没什么可以指责的。

  毕竟他们还算尽力,一直坚持到了山穷水尽,坚持到了唯一的希望熊文灿的二十五万大军灰飞烟灭。

  事已至此该有个决断了,脸色惨白的洪承畴聚将议事。

  他宣布无论有什么想法总要等到明天天明再说,那时候他绝对不会干涉任何文官武将。

  今夜三更天,洪承畴准备组织一次四面突围,他不愿意做俘虏,根本没想过投降,又不愿意自杀,准备豁出去赌一把,宁可死于混战。

  不仅仅所有的守军参与行动,还会把这个消息扩散全城,不想降贼或者坐而等死的所有人都可以利用最后的机会碰碰运气。

  洪承畴了解人性,知道被逼到了死亡边缘之时往往会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只要选择出城的军民都会一往无前,因为没有了退路、也失去了希望,唯有冲出去才能够避免从贼。

  十几万愿意拼命的军民全部出动,短时间被流寇、清军歼灭的可能性很小,总会有人能够得到逃出生天的机会。

  虎大威乃是一条好汉,他其实是塞外异名族,没有太多弯弯绕,他直言不讳道:

  “末将拥护大人的决定,是死是活全看今夜一战,只不过许多天没有吃到饱肚子,儿郎们没有体力如何是好?”

  老奸巨猾的洪承畴故意看了看文官武将,问道:“诸位有没有办法让预备突围的军民饱餐一顿?可知还能够从哪里搞到粮食?”

  没有人搭腔,兵备道王肇坤慢悠悠道:“本官只知道秦王府邸内还会飘出饭香,由此可见只有那里还有粮食。”

  杨国柱道:“王大人这话简直是白说,王府有粮食众所周知,我们不至于攻击王府去抢粮吧?”

  王廷臣也道:“正是,抢了秦王还有突围的必要吗?恐怕只能选择从贼。”

  一众文官武将都点头称是,唯有虎大威哈哈大笑道:“今夜过后西安沦陷已是必然,诸位连生死都不能预测还瞻前顾后太可笑。

  本官绝对冒天下之大不韪率领本部人马抢秦王,放心吧,本官不可能从贼,本官争取杀出重围投奔征虏大将军。”

  没有人劝阻虎大威,连洪承畴都默认了,王肇坤和监军太监王希忠干脆转过脸看别处不和任何武将四目相对。

  曹变蛟道:“虎大人好样的,本官支持你,咱们抢秦王府邸里的粮食也是为了使得将士们能够吃饱肚子拥有体力。

  今夜一战过后,秦王的一切恐怕都会变成流寇、清军的缴获。

  与其便宜了流寇、清军,何不如给了准备突围的将士们!”

  虎大威道:“曹大人真痛快,如果今夜过后咱们还有命在,本官愿意跟你拜把子。

  本官请你带兵包围秦王府,破门而入抢粮食的事就有本官带着麾下干了,到时候见者有份,本官尽可能保证大家都能够饱餐一顿。”

  下午,秦王府邸的大门被几百明军撞开,全城断粮唯有这里还有粮食,其实也没多少,但是让十几万人吃一顿干的还是绰绰有余。

  王府卫队虽然有几百人但都是样子货,在虎大威的边军面前哪敢放肆,只不过象征性的抵抗后就放下了武器。

  还好明军只抢钱粮不杀人放火,知道形势严峻的藩王、郡王都选择了忍气吞声。

  虎大威、曹变蛟没有吃独食,让几千将士们把所有的粮食都用了,就在王府前大街上煮干饭、做杂粮饼、蒸炊饼等等不一而足,没多久闻到饭香的军民纷至沓来。

  西安城中无粮无法坚守,熊文灿的援军被击溃,一大半投降了流寇和清军,没有任何幻想的明军爆发了,连藩王都敢抢就可见一斑。

  不过了,豁出去了,为了做个饱死鬼,今天下午把能够找到的食物全部吃下肚,如果有结余全部揣在怀里随身携带。

  然后绝大多数将士们就开始抱着武器睡大觉养足精神。

  明军这是要干嘛?连夜突围,而且是四散突围。

  这完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所有明军和不愿意从贼的老百姓以及得知消息的王府卫队将要在三更天从四个方向冲击流寇的大营。

  至于能够跑掉多少人听天由命,是不是有很多明军选择投降也管不了太多,黑灯瞎火恐怕投降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吃饱了肚子养足了精神,恐怕有十几万人摸出了西安城。

  不仅仅是将士和青壮年老百姓,洪承畴、王肇坤等等文官和监军太监王希中也参与突围,王府里的不少太监、官员也跟着出来了。

  不到了万不得已,绝大多数军民不会选择从贼,最起码摸出城池的这一刻,十几万人可谓齐心协力。

  西安城里的做爆竹的工匠和修造火器的匠户合作,他们早就用火药做出了不少二斤一个的炸弹,原本是利用这个好东西守城。

  这个炸弹跟爆竹的原理差不离,只不过使用火药超过一斤,里面混合了石子、铁钉,使用之时用明火点燃火药子扔下城墙就能够杀伤一大片。

  谁知道守城大杀器用于夜袭敌营效果更加好,“轰轰轰”的炸响声在三更天传出十几里,流寇大营纷纷起火了,一个大营发生了不幸。

  不可预见的“营啸”忽然在这深夜爆发,流寇陷入了混乱,不仅仅是西安军民突围,不少为了苟且偷生而降贼的原明军也开始逃跑。

  古代打仗营啸经常发生,始因不一而足,有可能来源于一个士兵做噩梦发出尖叫。

  现代军队不可能发生这样的咄咄怪事,“红旗军”也不会,因为新军队知识化,将士们不可能在漆黑的夜里感到恐惧,最后精神崩溃。

  流寇的纪律败坏,最底层的炮灰成天被喽欺负,精神处在随时会崩溃的边缘,遭遇突袭爆发营啸不足为奇。

  甚至于营啸的来源是想着逃跑的原明军故意制造混乱。

  睡得正香的流寇蓦然遭遇袭击即便没有发生营啸只能选择就地防守,满蒙骑兵无法在夜里分清敌我无法形成突袭,还真被突围的明军冲出去了一小半人马。

看过《明末汉之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