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明末汉之魂 > 第八百二十一章:损兵折将

第八百二十一章:损兵折将

  最后尤世威、侯世禄、猛如虎等等将领一致公认熊文灿的二十五万人马才是主力,他们的五六万人只是偏师,西安、咸阳还有接近十万三边总督的生力军。

  偏师就得有靠边站的觉悟,不要去争功,只求不要折损了人马。

  抱团取暖循序渐进是既定策略,不管陕西巡抚吴甡如何催促,人马就是不肯一天行军超过三十里,探马发现风吹草动,立刻停下来观望。

  监军太监王之心是个贪婪之辈,贪婪之人十之八九是怕死鬼。

  吴自勉给王之心送好处之时好好吓唬了这位大监军,断言如果他们这路人马先出现在西安附近会遭遇六七万满蒙骑兵、几十万流寇围歼。

  极有可能出现他们被打得损兵折将的同时消耗了清军、流寇的实力,熊文灿和洪承畴的人马压力减轻。

  最后的结果有可能是熊文灿、洪承畴建功,他们这路人马的主将和监军被朝廷问罪。

  吴自勉的计策是让熊文灿的大军先跟敌人干,发现明军占了上风之时,请监军率领大家扑上去痛打落水狗。

  趋利避害王之心这个贪腐之辈最喜欢,他当然支持吴自勉等等将领。

  接下来的结果很好,用不着诸将阳奉阴违,王之心利用监军身份命令吴自勉、尤世威等等将领稳扎稳打,万万不能给敌人可乘之机。

  进兵途中只要有依旧在大明控制中的城池,王之心都利用天子内臣的便利要求入城驻扎。

  吴自勉等等也做了两手准备,他们防止征虏大将军预判有误,拥有兵力优势的明军压来,不肯消耗的满蒙骑兵退了,那些流寇肯定会被打得哭爹喊娘。

  如果出现这个结果,岂不是弄巧成拙?导致建功立业的的良机擦肩而过?

  他们派出几十小队侦骑,都是以心腹家丁为主,目的就是一旦发现熊文灿部取得优势,他们这路人马立刻集中骑兵赶去摘桃子、抢功劳。

  吴甡这位巡抚乃是扬州兴化人医术高明,跟李中梓、吴有性等等名医是之交好友,适合做“仁义信”新医院的院长,搞政治、做官其实是赶鸭子上架。

  如今他已经被吴自勉、尤世威等等将领联合监军太监王之心架空了。

  三月三十日凌晨,天微微亮,这一天应该是大明走向深渊的开始。

  大忽悠熊文灿根本不知道麾下的降将曹操罗汝才、八大王张献忠、改世王刘希尧、乱世王蔺养成等等已经联系上了高迎祥。

  明军在华山山脉西麓联营十几里鼓角相闻,忽然间如同闷雷般,大地在颤抖。

  高迎祥、李自成、马守应等等亲自率领老营马队三万骑,阿济格率领满蒙骑兵五万呼啸而来。

  随即诸多营地火起,呐喊声惊天动地:“兄弟们杀官造反喽!逮住熊文灿那傻鸟赏银一千两。”

  “兄弟们好好干,干死‘贼将军’左良玉,连升三级!”

  “莫要走了牟文绶!兄弟们杀!”

  “贼厮鸟刘泽清往哪儿跑,拿命来吧!”

  “儿郎们,祖宽那厮往东跑了,其他人都可以放过,独独不能让他逃走,快快追上去……”

  一场混战开始,明军狼奔豕突根本形不成有效抵抗,副将黄得功的人马大多数来自于京营,虽然只有三四千人但是骑兵高达一千余,他急急忙忙护着熊文灿往潼关方向败逃。

  祖宽的骑兵质量很高,又得到了熊文灿抬举,此时和祖克勇、徐昌勇奋力护着中军突围。

  奈何他们都是背叛满清重新归明的将领,早就在崇德那里挂了号。

  满蒙骑兵人人欲生擒或者斩杀他们,见到了祖字大旗都如同打了鸡血般兴奋,他们甚至于让过了黄得功、熊文灿,全部下死手干祖宽部。

  祖宽也不是泛泛之辈,带领麾下两千余骑兵左冲右突是十几万明军中杀敌最多的队伍,奈何满蒙、流寇的骑兵太多了。

  真应了那句话“有心杀贼,无力回天!”这彪人马基本上没有出现投降者,包括祖宽、祖克勇、徐昌勇都经历血战力竭而死。

  历史上的祖宽没有当汉奸,而是被崇祯以“失陷封藩罪”杀头,现如今的结果其实不坏,他跟清军战斗到最后一刻应该能够得到死后哀荣。

  也是因为祖宽部的集体牺牲,才导致黄得功部和中军骑兵赢得了时间冲破重围逃往潼关方向。

  左良玉也不是白给的,麾下家丁队和亲卫骑兵人数高达五千,他此时不管不顾了,直接扔下七八万步兵落荒而逃。

  牟文绶的人马都是子弟兵,由于条件有限,骑兵连一成都不足。

  麾下的主要将领牟文禄、牟海锡、牟海奇、牟世孝、牟世星、牟国衡、牟海信、牟世淳、牟世龙、牟世蛟、牟国栋、牟国选等都是牟文绶的族中兄弟或者子侄。

  这种军队比较团结,安营扎寨之时就跟其他营伍刻意分开,周围乱起来之时,牟文绶的两万余人马没有陷入混乱,他们结阵边打边退撤往山区。

  步兵遭遇突袭只要保持阵列,刀盾手防御射来的箭矢,长枪手阻挡骑兵冲击,就有脱离战场的机会。

  乡党、族人为主体的军队能够生死与共,他们的阵列始终没有被击垮,牟文绶的人马虽然损失很大,但是没有形成溃败,还有超过一半人马退往商州方向。

  相对而言副将陈永福的河南兵就差多了,七八千人瞬间被冲散绝大多数都选择了跪地投降。

  刘泽清的山东人马也好不了多少,有可能连一个满蒙骑兵都没杀死就溃散了,刘泽清本人身边只剩下了一百余铁甲家丁。

  刘良佐因常骑一匹杂色马,人称花马刘,他在宿松、庐州、六安一带打流寇之时顺风顺水得以加官进爵当上了总兵官,麾下人马过万。

  可是这位跟流寇打仗屡试不爽的总兵官遭遇满蒙骑兵奔袭之时就歇菜了,好不容易积攒的三千余骑兵仅仅跟清军一次接触就散了架。

  最后的结果是刘良佐和一百余心腹家丁被几百鞑子追得上天入地,一万余人马绝大多数成为了流寇、清军的俘获。

看过《明末汉之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