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明末汉之魂 > 第六百七十九章:反水

第六百七十九章:反水

  哨马骑兵队肩负这路大军的安全,责任重大,周遇吉、虎大威全权负责,如果大军出现闪失,监军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砍二人的脑袋。

  接受探报任务的虎大威和周遇吉如何不明白这是几位大人信任自己,他们亲自率领人马细致探查,在斥候遭遇战中身先士卒,斩杀鞑子、建奴一百三十几级为这路人马开了先河。

  这完全是因为精选的两千骑兵乃是四万余明军中的精英分子,又因为周遇吉、虎大威乃是不可多得的猛将弓马娴熟,还因为明军具备人数优势以有备算无备。

  之所以能够做到有备算无备,那是因为京营将士们的装备好,百总以上级官佐都配发虎穴城出品的千里镜。

  以方正化跟黄汉的关系索要千里镜,哪怕不给钱都搞得到,方正化公私分明,不肯因私废公的同时也不肯因公损私,去虎穴城采购装备都是照价付款。

  因此京营的精选人马防御力和装备接近“红旗军”,只不过没有米尼枪。

  可惜“红旗军”的装备和武器太昂贵,给了老朋友七折方正化也承受不起,只有五千人的规模类似于“红旗军”也拥有二十门一磅弗朗机炮。

  此时为了确保向皇帝承诺的把京营人马安全带回京师,方正化先要确保无过,在大军安全的基础上才能够考虑杀敌。

  他集中了千里镜装备哨马队,基本上做到了每一个总旗拥有两支,有了这个侦查大杀器效果杠杠的,使得周遇吉、虎大威二将如虎添翼。

  虽然周遇吉、虎大威率领人马探报之时得到了一百几十级斩获,但是刘之伦和方正化很不开心,这几天愁容满面。

  不是因为刘之伦和方正化对战局感到悲观,而是傻兮兮的卢象升带来了一个大麻烦。

  建奴已经从河南撤退,可是唐王朱聿键不肯回南阳,追着、喊着要打建奴,一直追到洛阳城缠上了兵部侍郎、五省总制卢象升。

  卢象升这个人活得简单,不懂得拒绝,见朱家王爷主动为国分忧还大加赞赏,结果唐王一直跟着来到了怀庆府,还想跟着进入山西跟建奴好好干一大仗。

  这段时间以前如同笼中鸟的唐王活得充实活得快乐,他效仿卢象升跟基层兵丁同甘共苦,一个锅里舀食,不仅仅获得了将士们的好感,还感动了卢象升。

  比较单纯的卢象升提兵渡过黄河之时,发现唐王已经率领人马跟着根本没有劝阻,卢象升认为唐王的人马可堪一战,认为此时用兵应该是多多益善。

  卢象升一直跟唐王聊得投机,殊不知太多文官武将把这一切瞧在眼里,祸根埋下了。

  方正化和刘之伦见到唐王后哪敢怠慢,在热情接待做好表面文章之时立刻写了奏疏动用六百里加急送达京师,内容是请示皇帝是否扣下唐王?

  崇祯得知唐王居然继续带着人马往山西进发,又好气又好笑,此时建奴还没有被打退,没有到秋后算账的时候,他给方正化下达密旨后,下达圣旨同意唐王前往山西杀敌。

  此时不少御史、给事中也有奏疏送达,崇祯得知卢象升跟唐王这段时间过从甚密心里留下了阴影。

  皇帝又发现河南文官武将大多数都有奏疏言唐王之事,唯独不见卢象升的只言片语。

  位高权重手握重兵的封疆大吏跟朱明王爷不清不楚其心可诛啊!卢象升简在帝心了,可惜不是好事!

  方正化接到的密旨内容很简单,密切监视唐王一举一动,发现异常及时缉捕送交宗人府审查。

  不甘寂寞的唐王一直待在南阳府城简直是度日如年,这一次出门如同被放飞的鸟儿,他其实根本没有挑战皇位的意图,出兵的动机真的很纯粹,仅仅是想着为国杀敌而已!

  在明朝不想被当猪养的王爷不是好王爷,想着为国家做点事就是其心可诛!

  旗卫石昆山获得了唐王的重用想着协助唐王立功,不久后,他就联系到了山西军情处老大赵十三。

  集中在山西、河南、湖广等等地区布局的“红旗军”有生力量,争取最大化算计押着掳掠的人口、牲口、物资缓缓行军的清军人马在紧锣密鼓布置之中。

  清军袭击河南导致大明损失无算,内地布局的“红旗军”岂肯做看客?

  只不过清军势大成千上万,内地“红旗军”骑兵少得可怜无法完成奔袭,在谷如山倡导下,在赵坤积极支持下,一多个月前内地“红旗军”就开始往汝州集结待命。

  不知清军会在河南打多久,赵坤知道内地“红旗军”主要工作乃是保境安民,必须留足对付流寇的军队和民壮,能够集结的人马不可以超过三成。

  在“红旗军”中,赵坤职务最高,他是长江防线的负责人,虽然也是营官,但是在战时可以节制其他内地“红旗军”营主将。

  赵坤率领一个把总骑兵、四个把总步兵、一个千总辅兵、两个百总炮兵携带二十门一磅弗朗机炮往汝州进发。

  接到集结命令的谷如山率领一个千总骑兵、两个把总步兵、一个百总炮兵、一个千总辅兵也上路了。

  夔州府和安庆府的顾准、裴元武也积极请战,他们率领的人马中骑兵只有一个把总隶属于裴元武,还带来了两个千总步兵和两个千总乡勇,也携带了弗朗机小炮四十门。

  人马在汝州集结之时已经是十一月中旬,清军围攻洛阳的计划落空后顺手夺了离洛阳不足二百里的汝州城,此时已经把人口、物资、牲口洗劫一空后放弃了。

  清军洗劫大明做派效仿流寇,也不肯留下兵马守卫夺下的城池,其实流寇最坏,不仅仅放火焚烧城池,还刻意驱使被裹挟的饥民拆毁城池,名曰铲城。

  清兵比流寇还要有纪律些,崇德皇帝不仅仅不许麾下无故杀戮还不肯放火焚城,刻意拆毁城池这样费时费力的事情更加不屑于去做。

  最先赶到汝州的赵坤捡了大便宜,一枪未发白白得了一座可以坚守的城池,终于安心了。

看过《明末汉之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