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明末汉之魂 > 第六百一十章:瓮中捉鳖

第六百一十章:瓮中捉鳖

  “狗屁八大王,一个大王八而已!兄弟们剁了那厮!”

  “捉住大王八张献忠活剥皮。冲啊!”

  “逮拿张献忠,阉了那厮送去暗门子做兔儿爷!哈哈哈,兄弟们抓紧时间啊!”

  貌似满霍邱城都在喊打喊杀,矛头直指张献忠一人,献贼无比郁闷,打家劫舍的大头领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为何非得指名道姓叫嚣着抓他一人?

  张献忠不愧是资深老匪,感觉情况不妙担心堵在城里被明军瓮中捉鳖,立刻夺路而逃。

  靳明虎的人马看八大王不顺眼多日,又有旗卫领头下死手,因此一开战“插翅虎”部就完全把张献忠部视为仇敌,下手狠辣。

  张献忠部真的太吃亏,不仅仅是战斗意志不强烈,还有些放不开手脚,瞬间就被打懵了,纷纷夺路而逃。

  “插翅虎”部完成了突袭张献忠配合“红旗军”重新夺回颍州城的任务后根本不去追杀,悄悄地从西门撤退。

  那是赵十三跟裴大能接上头,得到了下一步指示,为了保存实力,“插翅虎”部接下来不能再跟着流寇在中都地区打家劫舍,必须及时退过黄河进入太行山待命。

  流寇这一次玩儿大了,居然敢打老朱家龙兴之地,导致皇帝震怒。

  接下来各路将领再也不敢阳奉阴违,不久后朝廷大军就会形成合围,流寇被干掉了不少。

  届时幸存的流寇都会苦战突围往陕西流窜,此时“插翅虎”部乘着明军没有合围之前先走一步好处太多。

  不仅仅一路上能够抢到不少钱粮,还会避免跟明军大战产生不必要的损失,还能够在黄河没有解冻前北上回归太行山根据地伺机而动。

  靳明虎率领人马忽然攻击张献忠部斩杀一千余老匪缴获了不少武器和盔甲,还得了五六百匹杂马,不用担心打击报复,流寇之间互相抢劫司空见惯。

  况且“插翅虎”部会低调,坚决不承认他们攻击了八大王的人马。

  一口咬定那是“红旗军”杀来了,许多兄弟们趁机反水意图立功后加入“红旗军”吃皇粮,获得搏军功封妻荫子的机会。

  流寇之间更加没有道理可讲,完全靠实力说话,有本事就来太行山跟“插翅虎”的队伍干仗,没这个能力即便是挨人家打了被人家抢了老婆也得忍气吞声。

  靳明虎、赵十三带着人马上路了,两千五百人没有折损太多,这段时间又收罗了几百人加入。

  现在人数达到两千七百,人人拥有马匹,他们没有携带耕牛,抢到耕牛往往都会跟其他营头换马,换不到挽马换驴子也干。

  流寇又没有准备耕种的意识,他们抢来耕牛都是杀了吃牛肉,用挽马、骡子、驴子换肉质更加好,出肉率更加多的耕牛当然乐得如此。

  撤退的“插翅虎”部还有骡子、驴子一千余,所有的牲口都驮着这一次抢劫的收益,大部分人舍不得骑马,因为马匹也需要驮物资带回老巢。

  投湖自尽的尹梦鳌运气不错,他在城头挥刀杀敌之时被旗卫盯上了,跳入湖中眼看着要沉底之时被救了上来,同时被救的还有颍州通判赵士宽。

  颍州北门当时有十几个士子、举人率领一百余家丁和带着几个长随的赵士宽浴血奋战。

  眼看着不足二百的抵抗者就要被屠戮殆尽之时,谷如山率领人马及时杀到,最后有三十几个满身伤痕的守卫者被解救,其中就有赵士宽。

  谷如山只不过带来了一千七百余人马,比出发之时还多了几十人,那是因为两个用来隐蔽的宗族武装的寨子里有太多汉子对“红旗军”心向往之。

  谷如山、裴大能等等军官被族长、族老缠得没有办法只能收了几十个弓马娴熟的青壮年成为辅兵。

  “红旗军”人马太少不具备追杀张献忠扩大战果的能力,发现流寇弃颍州跑了,谷如山等等立刻分兵占领四门坚守。

  尹梦鳌、赵士宽、倪可大、张有俊、何炳各有一个百总“红旗军”保护着在城中辨别流寇,甄选青壮参与守城。

  颍州张家可了不得,一门两位进士,大哥张鹤鸣做到正二品兵部尚书高位后退休,二弟张鹤腾做到正四品按察司副使因为视力不行而告老还乡。

  几万流寇打进颍州只不过一天时间,造成的破坏就难以估计,颍州望族张家被毁了一大半,八十五岁的张鹤鸣居然被张献忠倒悬在树上拷饷,被活活虐死。

  张鹤腾这个八十余岁的退休官员在任之时官声就很好,回乡十几年坚持给老百姓义诊,并且写成两部医学书籍流传于世,竟然被索要金银财宝无果的流寇乱刀砍死。

  张家乃是颍州大家族,子侄何其多也,被流寇杀了有好几十。

  张鹤鸣的三弟和长子张大同也被流寇残忍杀害,张鹤鸣的长孙张德政此时跪在父亲和三个爷爷的尸体前哭得泣不成声。

  张家族人愤怒了,几十个青壮年跪在惨死的几个家主灵柩前咬破手指发誓,从今往后跟流寇势不两立,一定会替家主报仇雪恨。

  颍州城军民反抗流寇十分刚烈,城破之后,遇难的官绅士庶多达一百五十余人,妇女殉节者几大十。

  当天草草收殓了张家遇难者尸体的张德政就组织了族人青壮年接近一百参与守城。

  由于流寇破城后烧杀奸淫无恶不作,唤醒了麻木不仁,导致颍州军民同仇敌忾。

  这一次人员组织效率很高,愿意出银子、粮食的家族比比皆是。

  翌日,裴大能、马福临、谷如山见连“红旗军”的人马参与守卫颍州的人员已经达到七八千,他们鼓动已经跟流寇仇深似海的张德政组织了三千青壮年前去收复霍邱县。

  裴大能、谷如山留下恢复颍州秩序,马福临带领一个把总骑兵和三百能够骑马疾驰的步兵带上张有俊、倪可大、何炳若、张德政和他们组织的不到三百拥有骑术族人和家丁疾驰霍邱县。

  张德政的四叔,也就是张鹤腾的长子张大誉和几十个张家族人、家丁率领接近两千人步行向霍邱县攻击前进。

看过《明末汉之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