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明末汉之魂 > 第四百七十八章:杀光

第四百七十八章:杀光

  旅顺口、金州卫是前线,还需要渡海,朝廷只要派来了不利于黄汉的官员,他们无一例外会由于海上天气恶劣死于海难。

  不用担心会被谁钻了空子,旗卫的发展势头太生猛,京师的大事小情都打探的明明白白,发现不利于“红旗军”的消息,都会有专人负责深挖。

  黄汉很自信,“红旗军”已经发展壮大,而且每年都在大发展,在绝对是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个渣。

  金州防线建奴这辈子都不可能逾越,他们动手越晚,在这里丢掉的人马越多。

  先养寇自重三五年,等到“红旗军”具备了压倒性优势兵力的那一天会兵分几路完成对建奴的围歼,这样就能够做到避免打个半吊子,导致太多建奴主力骑兵跑得满草原都是的窘境。

  黄汉的理想是:要么不动手采取守势韬光养晦,一旦动手就必须确保建奴亡国灭种!添油战术绝对要不得!

  冲滩的二号福船总体来说要好于触礁的船舶,卸载一空后乘着涨潮用三艘带轮桨的战船全驱动拖拽,再有几十水手站在没过腰的海水里推一把,搁浅的船十有八九就能够自己航行。

  这次算计叛军完全是得了先知的大便宜,得到的好处是这几年之最!

  洗劫了万户千家的叛军真的抢了有几百万两白银计的贵金属,一大半被送上了船。

  减去逃掉的两三千叛军随身携带了几十万两银子的财宝,在船上和投降的叛军身上收缴了接近三百万两银子的财货。

  还有战船、商船的价值和几百门火炮的价值,连那些兵丁身上的铁甲都值三五十两银子一副。

  叛军基本上不具备海战经验,在发现遭受二十几艘从来没见过的大战船攻击之时,大部分叛军都纷纷脱下铁甲,因为他们担心船被击沉需要跳海逃生。

  人人都明白无论拥有多好的水性,身穿几十斤的铁甲肯定会直接沉入海底。

  后来叛军发现“红旗军”散弹太厉害,貌似专门打人对船只的损伤及其有限,船一时半会儿沉不了,他们又七手八脚穿上铁甲增加防御力。

  叛军无法还手,唯有自己躲在船舱里折腾,“红旗军”几轮炮火过后他们的胆气就被打掉了。

  接下来的喊话效果杠杠的,“红旗军”明确告知叛军之所以没有发射实心弹就是为了缴获战船、俘获水兵,胆敢负隅顽抗,接下来就会用实弹射击。

  届时躲入底舱也是无用,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在强大的炮火威胁下,陆战队交替掩护登船之时,绝大多数叛军选择了举手投降,包括许多火绳枪手和炮手。

  叛军在山东攻破了十几座城池,打垮了几万明军,缴获的武器、铠甲、良驹多不胜数,直接使得能够得到上船逃跑资格的叛军拥有铁甲,拥有高档山文甲、鱼鳞凯的都有好几百人。

  叛军缺粮,成千上万匹战马、挽马以及其他大牲口被吃掉了超过九成,缴获的中、小型马船上一共只有不到四百匹战马。

  这些战马无一例外属于叛军将领和地位高的少数家丁所有,其中肯定有孔有德、耿仲明、陈光福等等的坐骑。

  这些都是叛军破了十几座城池抢劫而来的阿拉伯战马一匹匹都很健硕,判将宁可忍饥挨饿也没舍得杀了吃肉就可见一斑。

  “红旗军”人人爱马、连水兵都不例外,发现有受伤的战马立刻给予治疗包扎,这些战马会配发给骑兵士官和军官。

  这一次海上截杀不仅仅大发横财,还得到了大功劳,只不过“红旗军”的军功太多,再多出袭击叛军的功勋未必就是好事!

  因为担心陈光福、王子登、李应元、苏有功等等被活捉的二十一员叛将乱说话,黄汉吩咐下去直接开刀问斩,采取不送俘虏送人头的最佳手段。

  黄汉这个决定其实是给了叛将一个痛快,历史上这些人被送交朝廷都是被凌迟处死的,而且是用足三千六百刀的极刑。

  甄别俘虏的工作由几千忠心耿耿有文化的少年兵完成,已经进行了几天,被俘的八千人中有两千水手、八百炮手被判充军五年。

  在这期间他们不会获得军饷,也被限制自由,只得到一日三餐和必要的军服。

  剩下的叛军甄别了两千多判处劳动改造十年,他们会被打散到煤矿挖煤,每天都会有定量,完不成会被饿肚子。

  还有足三千人一个个都是血债累累之徒,判处死刑立刻执行。

  不是黄汉好杀,而是这些渣渣把抢劫、杀人、纵火、强奸等等大罪都犯遍了,一个个都有超过三条人命在手。

  这个数字根本不包括在战场上杀人数,都是屠戮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亲自包括不少妇孺,此等凶徒罪不容赦,一个也不能留,杀光!

  黄汉给汉人机会那是有底线的,以后只要有屠戮妇孺的任何人落到黄汉手上,都是如此对待,哪怕是朝廷官军也毫不容情!

  加上海战之时击毙的叛军,最后统计一共斩杀叛将二十几员,叛军五千,如何向朝廷报功变成了一个大难题。

  很明显不能实话实说,宁远、金州防线固若金汤,还在染指燕山该需要多少人马?

  在这些人马未见调动的情况下又在海上杀了叛军五千,这岂不是告诉天下人“红旗军”现有的实力。

  别人又不知道黄汉是个先知,布置截杀之时讨巧了,他们无一例外会判断能够截杀叛军五千精锐,出击将领的人马一定不会低于两三万。

  况且“燕北大捷”的封赏朝廷还在扯皮,此时又来一个“辽海大捷”,恐怕带给皇帝的不会是惊喜,而是被“红旗军”的战斗力惊着了。

  没辙,为了避免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困境,“红旗军”这一次不能报功,只能选择闷声大发财。

  于是乎,高家子弟和郑孝章以及“日月海运”的临时负责人黄可造、杨坚、邵俊才开始联络九家商贾,意图面对登莱平叛的明军将领销售人头。

看过《明末汉之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