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明末汉之魂 > 第三百八十七章: 耍无赖

第三百八十七章: 耍无赖

  后金军在腊月初发动攻击,这里的攻城战比金州打得激烈。

  因为大凌河城的守军比金州乌合之众的守城本领强了不止一个等级。

  率先进行的炮战就打了足五天,如果不是后金军拥有绝对多数的炮火,祖大寿在城头布置的炮台不会被摧毁。

  这完全是明军援军败北留下的恶果,本来红歹是初建的乌真超哈火炮数量跟大凌河城的布置相比没有优势。

  可是张春率领五万余人马辛辛苦苦拉来了大小火炮接近三百门,其中从广东买来到红夷大炮就有十几门。

  有了大明送来的火炮和炮手,使得乌真超哈战斗力飙升三倍以上,不仅在大凌河城炮战中胜出,而且摧毁了大凌河城的所有侯台和炮台。

  最后没有了火炮的祖大寿、何可纲部变成了被后金军单方面炮击。

  红歹是缴获的火炮、火药和炮弹太多,他为了减少蚁附攻城的伤亡做法跟黄汉如出一辙,但是排场大了十余倍。

  黄汉只不过出动二十六门野战炮轰击金州,而红歹是居然布置三百门大小不等的火炮轰击面积比金州小了一半的大凌河城。

  关宁军每天都在承受伤亡,炮击掀起的砖石木屑飞溅,现在还保持全须全尾的兵丁少之甚少,大部分人都是灰头土脸一身擦伤,士气一落千丈。

  在不间断炮击中关宁军已经减员一两千,如今还能够拿起武器作战的兵丁已经不足七千,建奴还没有发动攻城战,依旧是炮声隆隆。

  成百上千关宁军兵丁都心灰意冷,考虑再这样下去大凌河城岂不是会被夷为平地?守军会不会尸骨无存?

  大凌河城里的关宁军如丧考妣,他们开始议论奴酋承诺的投降保命可不可信?

  崇祯四年腊月二十三,大凌河西门外杀气腾腾,三千建奴驱赶着三万余由阿哈和投诚明军组建的攻城队伍开始了夺城之战。

  从天明一直打到日落,擅长守城的关宁军顶住了一天的攻势,也出现了两三千的伤亡,明天还能够拿起武器继续战斗的兵丁已经不足五千。

  此战攻城方损失达到双倍,减员达到三四千,只不过八旗子弟损失很少,只有二百余人,战死的大部分是包衣奴才和投诚的明军。

  见关宁军还是那么顽强,红歹是脸上横肉在不住颤抖,他不是担心拿不下大凌河城,而是担心消耗过大得不偿失。

  为了挣表现做个好奴才的姜新此时挺身而出跪下道:

  “大汗,卑职下午亲自带着人马杀到城下,见守城明军伤亡惨重士气低落。卑职以为再次劝降一定能够收到奇效,卑职请令继续去劝降祖大寿归顺大金国。”

  此时死马当做活马医,白天武力攻打,夜里发动心里攻势相得益彰,最坏的结果就是姜新被关宁军杀了。

  奴酋认为死一个猪狗不如的软骨头、新奴才无伤大雅,开口道:

  “姜爱卿愿意去大凌河城劝降祖大寿正合朕意,虽然只需两三天,朕的大金军就可以破城而入,但是为了不让生灵涂炭,朕还是由衷欢迎祖大寿识时务。”

  姜新磕头道:“大汗宅心仁厚,卑职一定把大汗的善意传达给那些不识时务的关宁军。”

  崇祯四年腊月二十三日子夜,为了挣表现的姜新来到大凌河城下呼喊老熟人祖大寿,这一次祖大寿露面了,城里城外,城头城下说话太不方便,祖大寿命令家丁放下吊篮把姜新拉了上去。

  二人长谈许久,具体内容外人不得而知,黎明前姜新才离开,随他而去的还有祖大寿派遣的谈判代表都司韩栋。

  第二天下午,后金军没有继续攻打已经摇摇欲坠的西城,何可纲觉察有异,他没想到祖大寿会卖国求荣,因为他跟祖大寿合作多年关系融洽,俩人应该是知根知底。

  何可纲一副君子坦荡荡的做派,居然自己跑去找祖大寿当面询问,此时祖大寿已经跟建奴谈妥了投降条件就准备收拾有可能不投降的将领。

  见何可纲大义凛然公然责问,祖大寿无言以对,祖家几十心腹家丁在祖可法、祖泽润的带领下一拥而上把猝不及防的何可纲绑了。

  此时何可纲恍然大悟,他只是冷笑不发一言。

  想必此时何可纲的内心是无比痛苦的,他恨自己瞎了眼,居然跟祖大寿这样不忠不义的小人相处多年,如今就要死在自己当做兄弟相处的袍泽手上,他除了冷笑还能有什么好说的?

  接下来故事的发展和历史如出一辙,大凌河城陷落建奴之手,只不过投降的关宁军人马比历史上少了一半余,只有五六千人,其中有伤病员一千余。

  祖大寿和副将刘天禄、张存仁等等关宁降将受到了红歹是热烈欢迎,连续几日都在摆酒庆贺。

  酒酣耳热之际,祖大寿信誓旦旦要为大金国建功,主动请缨前去劝降锦州文官武将归降。

  他告诉红歹是,锦州的祖家军还有一万余人,统兵将领祖大弼是自己的堂兄弟,祖宽是祖家的家生子,总兵官吴襄是自己的妹夫。

  红歹是思前想后认为让祖大寿去试试无伤大雅,他为了防止意外把降军中祖家嫡系将领全部留下,只让祖大寿带了十几个人步行前往锦州劝降。

  祖大寿来到锦州表明身份轻而易举进入城池,因为守军都认识他,锦州守将不是祖大寿的老部下就是祖家亲眷。

  大凌河城已经丢了几天,降军太多了,人数都快赶上了出战的八旗子弟兵,建奴看管比较困难,每天都有投降的明军逃跑。

  大凌河城出来的五六千降卒也未必都是心甘情愿投降建奴,有几十个人就趁着建奴和关宁降将、长山之战的大明降将喝酒庆贺之时溜了。

  有一二十人跑回了锦州,辽东巡抚邱禾嘉已经得知大凌河城失手,祖大寿杀了何可纲投降了建奴。

  邱禾嘉虽然是个举人出身的文官,但是怀有忠义之心,他没有动投降的念头,而是积极布防准备应对建奴的雷霆攻势。

看过《明末汉之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