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明末汉之魂 > 第一百七十一章:颜如玉

第一百七十一章:颜如玉

  赵坤他们几个是火器部队的总旗或者小旗,都是低级军官,备用鸟铳当然不是亲自装填,那是少年学兵跟在身边充当装填手。

  方圆七八十步内都在鸟铳手打击范围,他们完全能够给冲上来肉搏并且收集首级的袍泽提供火力支援。

  明军的呐喊声,少年学兵的呼喝声、建奴绝望的惨叫声、夹杂着“呯、呯”的鸟铳声,声声悦耳,曾经的明军老兵黄沂州不禁有些陶醉。

  四十而不惑,想不到蹉跎了半辈子才得以带兵跟建奴、鞑子鏖战,黄沂州真的不怕死,因为他后继有人膝下四个儿子,长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他渴望得到战功,渴望升官,渴望成为朝廷大将中的一员载入史册,为此他不惜抛头颅洒热血。

  黄沂州信马由缰在战场上游弋,几个失去战马犹自妄图垂死挣扎的后金军被经验老道的他刺穿了脖子。

  宋鹏飞一直在不紧不慢打放鸟铳,身边的装填手堪堪能够赶上他的射击速度,往往挥着冷兵器困兽犹斗的建奴就在一声枪响后消停了。

  此战,参与伏击的步兵和火器部队只有五人阵亡,十几人负伤,他们无一例外是在肃清残敌之时被建奴临死一击造成的。

  伤亡率低乃是跟主将性格密不可分,黄沂州弓马娴熟耳聪目明,能够左右开弓,手中的红缨枪也是出神入化,在他附近有异动的建奴十之**逃不掉他的索命。

  宋鹏飞心细如发,他不急于建功,而是选择在可以俯瞰战场的高处带着赵坤几个有准头的铳手密切注视建奴的一举一动。

  有了八杆铳随时打冷枪,确实把许多菜鸟步兵和少年学兵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往往憋足了积攒的力气挥舞着冷兵器准备把接近的明军斩杀当场的建奴被“呯、呯”几声就定格了。

  他们看着胸口处喷涌的鲜血带着满心的不甘轰然倒毙。

  由于又是打了滑头仗,“红旗军”步兵伤亡有限却是战果辉煌,黄沂州主导的永平北再次截杀一共收集到二百四十余级真奴首级,还得到了四十几级旗丁脑袋。

  缴获的战马不多,只有不到一百匹,还有一半带伤,伤马中又有一半伤势严重。战场上被击毙或者重伤以及累死的战马超过二百匹。

  黄沂州得到了意外之喜,因为扒建奴的铁甲收集腰牌之时发现了一块甲喇额真腰牌,他得知被击毙的建奴里有阿玉什这个建奴大官。

  少年学兵都喜笑颜开,他们没有人因为要用解首刀收割后金军人头而觉得不舒服,恰恰相反一个个干得热火朝天,有些人在割建奴首级之时还在咬牙切齿怒骂。

  毫无疑问这些学兵都有终生难忘的经历,他们曾经眼睁睁瞧着自己的父兄被后金军残忍杀害,曾经瞧着母亲和姐妹被那些畜生折磨。

  一个叫做安小乐的少年学兵强忍着胃里翻江倒海,割下了一级脑袋被铅弹打掉了一小半,白的、红的流了一地的建奴马甲项上人头。

  他此时泪流满面,不是因为恐惧而是想起了被几个建奴马甲凌辱的母亲,想起了母亲咬断舌头自尽时那绝望的眼神。

  安小乐忽然间爆发出一声发自心底里的呐喊:“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同学们,努力练习杀敌技能,咱们争取早日上阵跟建奴畜生拼命啊!”

  太多学兵都深有感触,此时都高声呼应,惊天动地的口号响彻山谷:“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古人诚不欺我,这些曾经的懵懂少年在黄汉这个先知教导下,最终一个个都会成为汉民族的脊梁,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压垮他们。

  黄沂州瞧着那些孩子心理无比激动,他对已经来到他身边的宋鹏飞道:“小宋,你记住了,带好这帮孩子,都是好苗子啊!只要他们命大,日后这里不知道会有多少游击、参将甚至于总兵官呢!”

  宋鹏飞道:“大人,卑职明白,不仅仅训练他们战斗技能,还会教会他们忠贞不屈。师傅跟您的看法一致,t他也说过这些学兵都是未来的将军种子。”

  黄沂州很喜欢这个年轻人,趁着今天心情舒畅居然主动开口道:“老夫长女馨儿不仅仅长得出挑还知书达理,老夫一直没舍得给她找婆家,今年她已经十六不能再留了……”

  黄家长女黄馨虽然是庶出但是跟小她两个月嫡出的次女黄颦同样得到了父亲的宠爱,深知需要加强“红旗军”凝聚力的黄沂州准备把庶出的长女嫁给宋鹏飞,把嫡出的次女嫁给相当于义子的憨子。

  这个时代军中都是如此,拜把子称兄道弟,相互联姻、认义子、拜干爹这些做派都是一种团结方式。

  宋鹏飞多机灵啊!如何听不出话音?在来到黄家的第一天他就见了黄馨,当时就被吸引了,在九里台村的那段日子也有意无意搭讪过几次。

  他知道师傅比较另类,根本不在意什么辈分、排行,况且他原本是师傅的唯一弟子,现在看来早就不是了。

  “红旗军”中除了两个秀才公高有谋和郑孝文以及他们的家丁、小厮,其余人理论上都是师傅的徒弟、学生。

  好几个九里台村的骑兵兄弟跟黄家还是远亲,大了师傅一个辈分,跟老家主同辈,可是他们依旧跟自己称兄道弟,在师傅面前恭恭敬敬行下属礼或者师徒之礼。

  今日听到老家主言下之意是要嫁长女给自己,小宋乐晕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黄沂州乐滋滋瞧着小宋磕头也不搀扶,问道:“宋把总为何如此啊?”

  “岳丈在上,请受小婿大礼!”

  “哈哈哈,老夫受了,起来吧。你也没个亲人在身边,等打完了建奴就让你岳母来操心这桩婚事可否!”

  宋鹏飞乐滋滋大声道:“全凭大人做主!卑职遵命!”

  赵坤比宋鹏飞大几岁,是火器部队的顶梁柱之一,他见老家主认了宋鹏飞做女婿心里高兴,由此可见日后火器部队的发展真的会是“红旗军”的重中之重。

  他此时扯开嗓子大呼小叫道:“兄弟们,宋把总被黄老将军相中女婿了,宋把总升官发财、洞房花烛会接踵而至,大家欢呼吧!”

  几百人都喜笑颜开,大家乱哄哄道:“恭喜宋大人抱得美人归!”“恭喜宋大人双喜临门!”

  今日立下如此战功,双喜临门那是当然,宋鹏飞此刻的心情难以言表。

  他挥拳再次高呼道:“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兄弟们,本官就是最好的例子。诸位只要努力,颜如玉、千钟粟、五花马、千金裘都会有的!”

看过《明末汉之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