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明末汉之魂 > 第六十五章: 打哭了

第六十五章: 打哭了

  这年头还没有出现地雷,这个新产品大明兵仗局堂司李天成已经在研制中。

  历史记载在崇祯三年十一月兵部专门立一营教练地雷,由此可见大明的工艺多么了不起,这个时代就开始训练专门使用地雷的兵种。

  突遭变故,通古斯野人被炸得胆战心惊,他们当然不会知道是被类似于地雷的火药包炸了。

  建奴一致认为被炮击,而且明军火炮威力巨大,他们没有分辨出明军究竟是哪里打炮,不敢在此险地再次挨炮,居然不敢跟“红旗军”对决溃败了。

  铁甲家丁从来没有得到掩杀一个牛录后金军的机会,“红旗军”也从来没有选择一个牛录人马作为攻击对象。

  这一次捡了大便宜,憨子大笑着挥舞长柄战斧砍向被炸懵了的建奴口中大呼小叫:“爽!太爽了!狗杂碎,你们也有今日!”

  黄汉为了尽可能多留下几个敌人,早就弯弓搭箭速射四十步内的那些还没从忽然的爆炸中缓过劲儿的敌军。

  王展鹏、刘奋勇、黄四方、袁思明等等“红旗军”的小旗官、总旗官都是身先士卒,他们呐喊着“杀奴!”横冲直撞。

  领导带头的榜样作用无比强大,“红旗军”骑士此时没有一人迟疑,所有人都以最快的速度猛扑建奴,刀光血影、人喊马嘶一顿好杀!

  在黄汉、憨子这两个杀神带领下,“红旗军”如同疯魔般一阵狂冲猛砍,已经溃败的建奴更加没有了斗志,人人在比马术。

  现在角色已经轮换,“红旗军”杀气腾腾追逐狼狈逃窜的建奴,不断有在爆炸中受伤的敌人掉队被斩落马下。

  王志诚从军后几次都是和袍泽分享功劳,还没有获得过一级完整的斩首功,今日机会难得,也由于这段时间骑术突飞猛进的缘故,他策马如飞眼睛直勾勾盯着一个战马在流血的建奴白甲兵。

  果不其然跑着跑着那匹战马再也坚持不住眼看着要倒,白甲兵不愧久经战阵,他经验老道即刻弃马没有被摔成狗啃泥。

  骑兵没了马咋办?没辙,建奴巴牙喇也只能选择钻山沟,这小子跳下官道拖着虎枪手脚并用往林子里跑。

  王志诚穷追不舍,发现无法策马疾驰之时果断下马抄起夹刀棒狂奔。

  那个逃跑的建奴白甲见只有一位明军弃马追来乐了,他决定不跑了,准备打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明军,夺下战马继续上官道逃遁。

  建奴又不是本地人,钻山沟根本不认识路,唯有上了官道才能确保不跑错了地方。

  白甲兵自信满满,认为区区一个明军何足道也,干死他不在话下。

  他狞笑着导致脸部横肉在抖动,一刀刀疤更加显得这小子如同鬼魅。

  拿着虎枪返身向追击明军冲来的巴牙喇准备杀人夺马,王志诚根本不介意跟建奴巴牙喇来一个步战尖峰对决,他挥舞夹刀棒冲锋迎战。

  建奴连人带枪的冲刺可谓迅猛,就在枪头接近到了王志诚之时,这位武术家选择贴着枪头侧身堪堪躲过了巴牙喇凌厉无比的必杀技。

  擅长腾挪跌宕的王志诚顺势挥舞夹刀棒打向白甲兵的脑门,敌人反应也很快,急忙闪避,谁知这仅仅是武术家的虚招而已,那力大势沉的夹刀棒半途改变去势直接奔着敌人下三路而去。

  打小腿、揍脚踝骨后金军没练过,真的很不适应,被武术家狠狠地一棒敲在小腿骨上居然一下子把脚打断飞了出去。

  巴牙喇疼得一声惨叫如同鬼嚎,紧接着扔掉了虎枪抱着断腿在地上打滚哭叫状如一个撒泼的村妇。

  这不奇怪,往往外表凶恶的暴徒内心无比脆弱,当自己变成被施暴的对象之时,马上就变成了可怜虫。

  王志诚没想到被打败的建奴居然如此怂包,此时有些哭笑不得,满腔的愤怒和憎恨此时化为鄙夷。

  他一步一步接近哀嚎的巴牙喇,发现死亡临近的通古斯野人精神崩溃了,大声用王志诚听不懂的蒙古语诉说着什么,很明显应该是祈求饶命。

  王志诚的夹刀棒指着敌人,棒头夹着的刀刃闪着寒光逼近建奴的脖子,巴牙喇还没有放弃求生的机会,他颤抖着从怀里摸出大把的金银,继续在乞饶。

  口中居然还嘣出了几个生硬的汉字:“饶命!……饶奴才。”

  “呸!杂碎,这些金银是你的吗?狗东西,你入杀了多少我大明多少军民?拿命来吧!”

  王志诚见到了那些带血的金银一时间怒火中烧,他大喝一声刀刃“噗嗤!”一声没入巴牙喇的咽喉,建奴狂飙的鲜血溅了他一脸。

  “好样儿的,王老弟阵斩建奴白甲一级,论功行赏一个小旗官跑不了。”赶来的杨大年恰好看见了这一幕忍不住喝彩道。

  王志诚志得意满,仰天长啸道:“建奴白甲兵不过如此,杨总旗你没瞧见刚才那厮乞命的可怜样,真想让大明所有的军民都看到啊!”

  杨大年道:“没有人看到不要紧,你可以把这段亲身经历一五一十讲给兄弟们听,讲给老百姓听啊!”

  “对啊!家主经常讲要进行宣传战,目的就是为了提升我军士气,让大家都知道‘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完全是放狗屁!”

  “所以你要大讲特讲今天的故事,争取让更多人知道连建奴的巴牙喇都如此怂包,他们的军队只不过是外强中干而已,咱们早晚会灭了小小东奴。”

  王志诚的杀敌故事只不过是战场画面的一角,此时“红旗军”战士都在享受砍下建奴脑袋瓜带来的酸爽。

  此战是“红旗军”游击战以来的第一大胜,居然一次性砍到了七十几级真奴,其中有九个巴牙喇。

  “红旗军”以前最好的成绩也只不过一次性得到过二十几级真奴脑袋瓜,这一次真的扬眉吐气了,以极少的伤亡打败了一个建奴牛录更加振奋人心。

  缴获战马一百余匹,缴获的金银不是很多,大概价值八千两银子,缴获铠甲、复合弓和各式各样的兵刃各近一百件。

  这些斩获、缴获还不足以让黄汉兴高采烈,让黄汉觉得欣慰的是这一次掩杀一个牛录建奴,“红旗军”只有十几人轻伤、六人重伤,无一人阵亡。

  “红旗军”每日都在转战,阵亡战士只能就地掩埋,伤残袍泽都是委托给老乡藏在乡亲们的避难所照顾。

  黄汉刻意培养军民鱼水情,肯收留伤员提供照料的乡梓不可能吃亏,小宋会留给他们足够的粮食和银子。

  打了建奴后“红旗军”即刻转移,兜了半个圈子,晚上在一个隐蔽的峡谷里宿营。

  “红旗军”战士们就着篝火烤马肉吃,胜利的喜悦荡漾在每一位袍泽脸上。

  黄汉拉起王志诚的手高声道:“一个人能够单挑建奴巴牙喇斩下敌首的战例,我军除了杨大郎百户官现在又多了王志诚,本官提拔他为小旗官,并且即刻兑现斩首赏银八十两。”

  一众袍泽轰然叫好道:“好!恭喜王小旗。记着请兄弟们喝酒啊!”

  憨子大笑道:“兄弟,好武艺,以后咱们多多切磋。”

  王志诚此时激动不已,他高举单拳挥舞道:“建奴巴牙喇没什么了不起,老子把那小子打哭了,真丢人啊!一个汉子哭得哇哇的,像个娘们儿,还要做老子的奴才。”

  “哈哈哈,太逗了……”红旗军战士们一个个捧腹大笑……

看过《明末汉之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