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明末汉之魂 > 第五十章:“兵坚强”

第五十章:“兵坚强”

  黄汉让各营都出人组建执法队当然得到支持,明天就会到位。

  届时每人找一段红布条绑在左臂上以便和其他兵丁区分,这些人可以砍杀任何违纪兵丁。

  执法队以权谋私或者监守自盗不可不防,黄汉又让八营的主官警告执法队不可以知法犯法,因为骑兵队是总执法,发现执法队私藏财物也会格杀勿论。

  黄汉早就从历史书上得知刘之纶用木头大炮,只是不知道军营里所有的大炮都是木头做的,连一门真正意义上的铸铁炮都没有。

  还好他的炮虽然是假的,但是火药和炮弹倒是如假包换,而且带了不少火药,足装了十几辆独轮车。

  火药是好东西啊!而且这些火药都是刘之纶动用关系从朝廷兵仗局武库里搞出来的上等货。

  黄汉没客气,用麻布打了二十个火药包,每个有足三十斤重。

  他琢磨着,用火箭射中包着三十斤黑火药的麻布引爆,威力应该不会弱于后世的一颗手雷吧!

  虽然黄汉知道七八吨高纯度的黑火药才相当于一吨普通炸药的威力,但是不可以理解为三十斤火药就能够顶四斤普通炸药的威力。

  实际使用时计算威力应该采取十二三斤上等黑火药的瞬间爆炸威力相当于一斤普通TNT炸药。

  黄汉决定多带点火药包,找机会当做炸弹使效果一定不错。

  刘之纶得知自己被太多言官弹劾,已经两次上书自辩,皇帝虽然没有拿出态度,但是已经让敏感的刘之纶觉得天子在左右为难。

  一方是破格提拔准备大用的刘之纶,一方是群情汹汹的诸多御史和给事中,孰是孰非如何判断?唯有看结果。

  悲愤莫名的刘之纶早蒙死志,只想用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结束自己的生命,他准备用战死来报答圣天子的知遇之恩。

  谁知峰回路转,刘之纶的幸福日子来临了。

  他自从忽悠来了黄汉后,觉得一盘死棋貌似有做活大龙的机会,刘之纶给足黄汉权力,发现黄汉连火药都敢伸手也不阻止听之任之。

  晚上的军营里,一石激起千层浪,在马上会发财的诱惑下,到处都是小集会,军官们也希望发财更希望立功升职,他们也热情高涨使出吃奶的劲儿忽悠大头兵。

  一个把总唾沫横飞拍着胸脯打包票对围着他的兵丁们道:“其他营头老子管不着,但是老子能够保证,跟着老子的一百六十号人拿下遵化城每人都不会少于三十两的赏银,但是你们也要注意执法队,千万不能被他们砍了。”

  “长官,执法队凭什么无故砍人啊?”

  “无故砍人?娘的!你是傻子吗,执法队只会按章执法,偎敌不前者杀、临阵喧哗者杀、私藏缴获者杀……”

  “长官,要是执法队偏心怎么办?万一其他营头都把金银往怀里揣,就盯着咱们要求缴获归公,弟兄们岂不是亏死了。”

  “放你娘的屁,咱们把总就有几个兄弟去参加执法队,其他营头也会派人,众目睽睽之下谁敢造次?况且还有那些铁甲骑兵做总执法,谁敢处事不公允,可以拦住铁甲骑兵告状。”

  “是不是就是那个黄大人的铁甲家丁啊?那些人杀气腾腾看上去就不好惹,有他们主持公道,咱们应该不会被欺负。”

  “所以老子要你们不要有歪心思,只管一门心思杀敌,反正少不了你的三十两银子。

  如果砍下一个建奴脑袋,不仅另外还有银子拿,还会升官。

  这一次狗建奴只有八百披甲人留守遵化,那些鞑虏擅长野战不会守城,咱们有十余倍人马,又是奔袭而至,机会难得啊!升官发财就看你们是不是能够跟得上队伍了。”

  这样的场景只是营地里大张旗鼓宣传的缩影,各个营地一万余兵丁此刻都在听类似的蛊惑。

  第二天早上,吃饱了肚子又有发财预期的明军都嗷嗷叫,没有人肯掉队失去拿到三十两银子的机会,当天居然走了足八十里才安营扎寨。

  这不奇怪,黄汉让大家宣传的内容就是能够不掉队按时赶到遵化的兵丁就能够得到三十两赏银。

  有了这个刺激真的导致几十人跑死在了路上,但是其他人没有放慢脚步,依旧拿出大不了跑死的狠劲儿向前、再向前。

  吃晚饭时,黄汉又开始讲故事进行忽悠。

  他告诉周围的战士,遵化城里恐怕有金银财宝不下于一百万两银子,粮草、物资、牲口、布匹、绸缎也会价值百万两银子之多。

  说好了给大家伙儿三十两银子还是显得保守了,到时候立下斩首功的好汉能够拿到一百两都大有可能。

  “吧嗒、吧嗒……”许多从流民、乞丐中招募的兵丁哈喇子流了一地也不自知,脑子里在想自己有了一百两银子是去京城买房子还是去乡下买上十几二十亩地?

  这个时代银子的价值不菲,八十两银子可以在京师外城买到带小院子两进六间外加厨房茅厕的砖瓦房。

  京师附近一亩旱地的成交价在五两至七两银子之间。

  黄汉利用有限的时间给兵丁们指明了发财路就在前方,效果好得出奇。

  在一天给三顿胡吃海塞的情况下,这些耐受力惊人的汉子第二天居然跑了足九十里才扎营,而且没有人喊苦喊累,一个个眼里都冒着小星星,恨不能立刻飞到遵化城下。

  但是两天的急行军不仅仅跑死了一百多人,还导致许多实在体力不支的兵丁掉队了,以至于总有许多兵丁一边哭一边在追赶主力,甚至于半夜三更还有归队之人。

  刘之纶惊愕莫名,他终于长知识了,得到了一次重新认识人性的机会。

  原来可以通过外部刺激导致以前需要时时刻刻看住否则会一哄而散的烂兵,变成哭着喊着一直追到半夜三更也要追上主力的“兵坚强”。

  黄汉很满意这样的场面,认为用不着花心思搞优胜劣汰,通过高强度行军就完成了末位淘汰可喜可贺。

看过《明末汉之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