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明末汉之魂 > 第二十七章:遇敌

第二十七章:遇敌

  崇祯二年是后金军第一次入关,京畿之地的老百姓对他们恨之入骨,人人都恨不能得而诛之,主动做汉奸的少之甚少。

  其实大明朝廷如果动员力足够,完全可以发动群众保家卫国,让这几万后进军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也大有可能。

  可惜事与愿违,大明朝廷的政令连通达乡里都做不到,地方上基本是乡绅、宗族说了算,这些人勇于私斗怯于公战,根本指望不上。

  黄汉的力量处在萌芽状态太薄弱,不可能去硬撼建奴,现如今保存实力谋求发展尤其重要,选择打小规模歼灭战,打滑头仗是这一次出击的主旋律。

  崇祯二年十二月十四日清晨,在寒风萧萧中,十六位骑士出发了。

  他们除了胯下战马外还有九匹备用马,黄汉没有打旗号,他甚至于还没想好给这支小小队伍打什么旗号。

  黄汉这一次出击想做好事不留名,做个活**,免得被奴酋惦记上了不利于发展。现如今的黄汉太渺小,高调要不得,低调发展才是王道。

  虚名不过浮云尔,实惠才是黄汉现在的唯一追求,现在机会难得,搞装备、夺马匹、抢金银过时不候。

  因为后金军至多在京畿之地肆掠半年,黄汉唯有抓紧这几个月时间捞足军功和缴获,争取能够让父亲连升三四级成为某地守备武官。

  要是后金军回辽东了,黄汉想靠军功上位困难重重。

  要在关内得到建奴首级,除非等到崇祯七年去宣府、大同才有可能。因为下一次建奴入关就是在崇祯七年劫掠宣大。

  这就意味着在以后四年内要搞建奴首级就要带着人马出关去辽东打游击,需要冒的风险比在本乡本土游击建奴难十倍都不止,敌占区和大明信地当然没有可比性,危险系数可想而知。

  最重要的其实不是军功和缴获,怎么竭尽所能减少子弟兵的伤亡才是天大的事情。

  为了尽可能保全袍泽,提升装备的防护力尤其重要。

  这一个月内,黄汉的母亲带着一群妇女制作出具备特色的爱心棉甲,那些都是妇女们千针万线如同纳鞋底那样慢慢缝制。

  这样的棉甲穿在身上不但轻便暖和,对于羽箭穿透有较好的防护力,衬在铁甲里也能缓冲冷兵器的击打力量。

  这期间杨老实已经给铁质头盔配齐了黄汉要求的面甲,这个设计不值一提,工艺也不复杂,就是打制有许多孔洞的弧形铁板,大小跟脸部差不离,强度达到步弓五十步直射无法穿透即可。

  穿戴盔甲的战士在平时可以把面甲推到头盔上方卡住不掉落,类似于帽檐,临战之时拉下来可以遮蔽百分之九十的脸部面积。

  有了这个装备自然会导致敌人射脸带来的伤亡率只剩下一成而已。

  这不是自说自话,因为铁盔和铁面甲内还衬了妇女们量身定制的棉甲,即便敌军箭矢射断面甲的薄弱部位,折断的铁甲也会被棉甲缓冲,造成的伤害效果会减弱太多。

  这就意味着敌人的箭矢准确命中面甲上的孔洞才有机会重创这些家丁战士,否则只能面对面的砍杀才能够让也算武装到牙齿的家丁们失去战斗力。

  有了坚甲利器,每一位战士对这一次出击都充满信心。

  他们都亲耳听过宋鹏飞讲述黄汉如何杀敌夺马回家的故事,人人都有代入感,他们认为黄汉一个人能够做到的事情,如今有了十六人应该更加容易做到。

  子弟兵的精神状态很不错,他们一路上有说有笑,没有人对未知产生恐惧。超过一半人还觉得有些兴奋,他们都有马上觅封侯的豪情。

  黄汉也有意跟大家笑闹来缓解情绪,他看着体壮如牛的憨子,问道:“你怎么没取上媳妇啊?万一咱们这一次运气不好丢了性命,你连女人的滋味都没尝过岂不是亏死了?”

  憨子憨笑道:“汉哥儿还好意思说我,你不也是光棍一个?”

  杨大年插话道:“去年有人给杨大朗提亲了,是小刘庄的一个姑娘,他没瞧上眼,嫌弃人家长得黑。”

  憨子道:“我哪里是嫌她脸黑,是看出来那姑娘有些傻,九里台的乡亲们都已经叫我憨子了,我再娶个傻子,日后还不被人家笑死。”

  一众家丁都乐了,连黄沂州也忍俊不禁。他道:“大郎,等后金军退了,叔叔一定给你说上一个白白净净的聪明姑娘。”

  黄汉道:“咱们的憨子将来是要当大将军的,当然要娶美娇娘,哪个不开眼的媒婆居然把一个又黑又傻的姑娘说给你,告诉我,我一有时间就去抽她。”

  憨子愤愤不平道:“是啊!臭媒婆居然瞧不起老子,是欠抽。”

  宋鹏飞不失时机大声道:“将相本无种。”

  一众家丁应声道:“男儿当自强!”

  满腔热血的十几个大好汉儿豪情万丈,他们策马奔腾在第一次出征的山路上。

  后金奴酋红歹是阵斩满桂,俘获满桂麾下两员大将——麻登云、黑云龙,然后他再接再厉,亲自指挥八旗子弟兵在芦沟桥附近歼灭敢于出京城迎战的副将申甫率领的七千人马。

  至此,大明京师已经没有敢于主动攻击后金军的将领,明军全部龟缩在城池内坐看后金军烧杀抢掠。

  大明京师城高墙厚,后金军远道而来属于骑兵突袭根本没有携带攻城器械,红歹是没有利令智昏妄图一举攻破京城。

  他其实跟黄汉的思维差不多,专挑软柿子捏,目的就是捡便宜,避免消耗战、攻坚战伤了后金军的元气。

  已经没有大明军队出战,后金强盗们当然继续他们的打劫大业,在这期间,建奴杀进张家湾抢得眉开眼笑,接下来又突入香河县城再次进行抢劫、强暴、杀人的狂欢……

  如入无人之境的建奴根本没想到有一支小小队伍已经潜行到了玉田县城北面的四角山,他们更加没想到一支只有十六人的队伍就是为了砍后金军首级而来。

  后金军预备攻击玉田县城,谁知县太爷杨初芳圣贤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他居然不顾廉耻向野蛮人投降了。

  建奴兵不血刃拿下玉田更加骄纵,他们开始在玉田县城外劫掠。

  一支十一人的正蓝旗披甲人冲进了四角山下的村庄烧杀抢掠,没来得及遁入山林的老百姓有许多成为了冤魂。

  这里离县城二十余里,山脉连绵起伏,隐藏在山岗上的黄汉见到山下的那个跟九里台村规模差不多大小的村子起火了,马上意识到应该是后金军在劫掠。

  抢劫如此小村庄的想必不是大股人马,黄汉决定冲过去看看有没有战机,他请父亲带着几位没有能力骑战的家丁在山脚埋伏等着接应。

  黄汉选择憨子、杨汉威、杨大年、黄四方跟随自己出战,命令宋鹏飞在自己身后一里外尾随当好传令兵。

  他和大家约定了简单手语,高举单拳表示敌人不多,己方完全能够一举歼灭之,全军火速出击。

  挥舞手掌的意思是按照计划诱敌前往伏击点,摘下皮盾在头顶挥舞表示敌人太多,我军很危险,竭尽所能逃走一个算一个。

  十六人的队伍里,除了黄沂州就只有憨子、杨汉威等四人能够骑战,而且能够在马上从容发动远程攻击,宋鹏飞骑术一流,让他担任通讯员当然是用人得当。

看过《明末汉之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