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五百七十八章 叛变

第五百七十八章 叛变

  后院之中。

  大树下,两个女子对立而坐。

  “夫人,我就说他没胆子进来吧!”张宁听到外面离去的脚步声,撇撇嘴,淡然的说道“胆小鬼!”

  “看来大统领十分了解夫君!”

  蔡琰笑眯眯的说道。

  神卫军大统领,一直护卫牧景身边,即使她也鲜少所见,但是闻其名,知其人,更是通过身边了四个武功不凡的侍女了解过一些过往。

  “一般般!”张宁道“他终究是主公,想要保护主公,还得对主公有所了解,此乃神卫军职责也!”

  “单单是保护?”

  如此试探,一路上蔡琰做过无数次,可眼前这个美貌不在自己之下,却比自己更有一股英武之气的女子却滴水不漏。

  “当然!”

  张宁毫不犹豫的回答“神卫军的天职乃是保护主公和夫人!”

  “大统领辛苦了!”

  蔡琰只是笑了笑。

  她并非善妒之人。

  他的夫君,并非凡人,那是要征战天下,掌千军万马的英雄,注定不可能只有一个妻子,她也不在意,她相信自己的夫君能处理好。

  唯独一人,她介意。

  那就是眼前的女子。

  她有些妒忌,妒忌这个能在自己夫君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烙印的女子,这是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

  ………………………………

  ……

  “这到底怎么一回事?”牧景踏入一个厢房之中,床榻上躺着的少年因为失血过多,面容显得十分苍白,左边的半条腿已经不见了。

  “主公,属下该死,未能护住谭大人!”

  史阿黑衣斗笠,俯首在下“属下至宛城之日,谭大人已经被囚禁,腿上伤的很严重,虽最后我们最后利用混乱逃出了宛城,可一路上追兵太多,谭大人伤腿得不到治疗,回到南乡,大夫说,必须截掉伤腿,不然危急性命,所以……“

  他的言语之中,有一抹的低沉的伤感。

  一开始为牧景做事情,并非他愿意,乃是为了师尊之命,后来雒阳大乱的时候,剑圣已脱困,但是他却不舍得走,因为他已经开始着迷了这种生活。

  他成为了景武司最厉害的剑客,也是刺客,掌景武司麾下上百游侠,在景武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柄甚重。

  这一次,谭宗去宛城的时候,并没有带上自己,他是把伊籍从长安护送回来之后,才去了宛城,但是太晚了,虽然凭借这强大的实力,还有麾下的剑客,救出了谭宗,但是却治不了谭宗的伤腿。

  “不关他的事情!”

  谭宗轻轻的开口“主公,此事是我太过于大义了,景武司南阳部,已经全军覆没了!”

  “全军覆没?”牧景眼神之中划过一抹冷意。

  他深呼吸一口气,跪坐在谭宗床榻之前,沉重的说道“把事情与我详细的说一遍!”

  “这事情要从冠军失守说起来了!”

  谭宗挣扎了坐起来了,伤腿虽不变,但是并没有影响他的生命,他向来就是一个意志坚韧之人,这伤势很重,却打不垮他,他一字一言的开口说道“当初我们景武司在南阳奠定基础,一开始,我们是通过商行派遣间子进入南阳各地,可是突然之间各地间子惨死,才导致了南阳大军突袭冠军,我们缺始终不知!”

  间子,就是间谍,自古用间,兵书已记载,孙子兵法的用间篇很多人都见过,景武司的建立,除了牧景所写了一些超前意识的东西,基本上都是沿用了用间篇。

  “我本以为问题出在了景平商行之上,但是却不曾想到!”谭宗咬牙切齿“问题根本就在我们自己的身上!”

  “是谁?”

  牧景眯着眼眸,眸光猎猎如猎鹰,杀意无双。

  “南阳掌旗使!”

  谭宗一字一言的道“朱稠!”

  “他?”

  牧景顿时有些意外了“怎么可能?”

  这个朱稠,可不是一般人,是景武司老人,算得上是第一批的景武司,当年从南阳走出来的老人,历经汝南大战,关东之战,关中血战,正因为根苗正红,才会被谭宗挑选,掌控景武司在南阳的根基。

  “我也认为不可能,但是就是因为是他,才让我没有丝毫防备,主公让我去调查宛城的问题,但是我进入宛城就暴露了,那时候我就认为我们景武司在南阳有人会都有问题!”

  谭宗阴沉的道“可是我最后自己没想到是他,还有,我们南阳之变,都是他一手策划的,不然南阳大军怎么会短时间之内就杀进了南乡!”

  “朱稠,朱崇义!”牧景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冷意“他给我的印象,倒是颇为老实,可不曾想到,居然会出卖景武司,难道他是别人的间子?他倒是有能力,居然差点让他吃掉了我在南阳所有的根基!”

  “是不是我不清楚,但是我清楚,他如今已经投靠了袁术!”

  谭宗道“他囚禁了我,是想要从我嘴里面知道景武司所有的秘密,景武司遍布关中南阳,除了南阳之外,最大的力量在关中,他想要关中这部分的信息,换取他在新主子面前更大的地位!”

  “你好好休息一番!”

  牧景深呼吸一口气,看着谭宗阴狠的双眸,和涨红的脸庞,轻轻的开口,安抚了一下“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宗无能,连累主公了,此罪不可免,还请主公此宗一死!”

  谭宗突然道。

  他已经断了一腿了,日后还能有什么用,一死,可洗掉景武司的此辱,景武司建立至此,这恐怕是最大的耻辱。

  “糊涂!”

  牧景冷喝一声“谭宗,你是忘记了当年我们在蘑菇山上要吃没吃,要活活不成,想死死不了的生活了吗,断了一腿,你就站不起来了吗,以死谢罪,那是懦夫所谓,你是栽了,栽给了自己人,但是你还年轻,难道你就不想亲手结束这个耻辱吗?是你没胆量,还是你没自信,谭宗,你乃是我器重之人,你莫要让我看不起你!”

  “属下糊涂!”

  谭宗浑身一颤,死意尽去,当年蘑菇山山如此艰难,他们都过来了,不过是断一腿,他还不能死,哪怕死了,他也必须要让那个叛徒给陪葬。

  “好好养伤!”

  牧景拍拍他肩膀“我需要你站起来!”

  “是!”

  谭宗虎眸含泪,坚定的点头。

  ……

  离开房舍之后,牧景身上的气息骤然之间变冷了下来,他一双冷眸,微微眯起“让赵信回来了!”

  “诺!”

  霍余拱手领命,迅速而去。

  “史阿!”

  “属下在!”

  “你麾下还有多少游侠和刺客?”

  “宛城一战,伤亡惨重,不足八十人!”史阿道。

  “八十人?”

  牧景想了想“你们先修养一番!”

  “是!”

  史阿点头。

  。

看过《三国之龙图天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