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以魔法纪年 > 章节251 需要庆祝

章节251 需要庆祝

  夏妮好奇地在费奇身上捏来捏去,一个劲的念叨着“和真的一样,实在是太厉害了。”费奇没有了欲魔的坚韧皮肤,一边疼得呲牙咧嘴,一边还要反驳夏妮的观点:“这身体就是真的!完全是人类!轻点!下手轻点!”

  “魔法果真非常神奇。”夏妮松开了手,转到费奇身后:“等等,你的脖子后面好像有纹身,就在这个位置。”

  由于鹰眼冥想还没有完全恢复,费奇只有靠着夏妮的镜子才看到了自己身后的情况。就在他脖子略下面一点的位置,两个拇指大小的黑色双翼纹身清晰地刻印在皮肤上。这是作为本体的欲魔给这个人类形态留下的唯一标记,除了用来看之外似乎也没什么用处。

  “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脚不舒服,累,而且饿。”

  重新变回人类,费奇决定庆祝一下,就他和夏妮两个人,其他什么人也不叫。他们来到伏藏镇上向这里的居民买了一只刚刚杀好的羊。这家人的羊不久前曾经被夏妮买走一只,刚刚成仙,就被费奇在邪恶的地狱仪式中烧成了灰烬,毛都没剩下。这家的男主人用怪异的目光看着夏妮,估计琢磨着自己家的羊怎么就被这个蒙面女子盯上了呢?

  趁着夏妮和那家人讨价还价的时候,费奇悄悄用幻影移形溜到小屋后面,在菜园里揪了点韭菜、葱和辣椒。土豆种植在米纳斯伊希尔已经非常普遍,这让费奇的口袋里多了几个鼓鼓囊囊的球形物体。一只母鸡急匆匆从费奇脚边窜过,然后以肥胖的身躯和大无畏的精神,伸开翅膀挡住了鸡窝的入口。费奇猜测里面有蛋,于是对那只母鸡发出了邪恶的笑声,将它吓个半死,然后顺手拿走了这家人晾在后院的布鞋,套在自己的赤足上。

  他幻影移形回去,夏妮有所察觉,但是那家人就完全不知情。两个人离开之后又在铁匠铺“无意中找到”一口锅,也不知它怎么就自己来到了费奇手中,这绝对不是他们的错,对吧!锅底有个洞,看样子是送到这里来修补的,只不过铁匠师傅太忙将它冷落。费奇用魔法将它修好。

  “这个是会还回去的,对吗?”夏妮问道。

  “喔。”费奇敷衍地回答道。

  他们的庆祝晚宴在河边进行,那是一处有很多鹅卵石的绵软河岸。火烧的很旺,而且绝对没有地狱气息,因此锅里的东西在火上咕嘟着冒泡时,洋溢着幸福和自由。费奇假意要用法杖搅和羊肉,被逗猫棒哭着拒绝,于是他找了两根树枝,剥去表面的皮,当做长筷子。

  “看,这树枝替你受苦了吧!”他将浮沫撇去的时候斜了逗猫棒一眼,后者更委屈了。

  “好好煮你的羊肉吧,别欺负一根棍子。”夏妮从河边回来,提着洗干净的菜,扯断之后扔进锅里。“土豆想要怎么做,一起煮了吗?”

  “烤烤就能吃,和这点羊腰、羊肉一起。”费奇一边说,一边清出些炭烘烤土豆,一边将羊腰之类的做成串架在火边,签子是用没伸长的坑神剑削的。于是他负责烧烤,夏妮负责煮。一会儿,午夜如同往常一样保持着诡秘的寂静,嘴里叼来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两只兔子,拖拖拉拉出现在两个人面前。

  “我一直以为能抓兔子的是狼或者狐狸,没想到猫也行。”费奇将手伸向午夜,后者吐出兔子探过头来让他摸摸,并用尾巴绕着费奇的手腕。

  “这是鬼猫,不是家猫!而且它好聪明,抓到兔子算什么,对不对?”夏妮捡起兔子看了看,夸奖道:“午夜,你真的好厉害,抓到兔子居然完全没有破坏毛皮,这么大个的两只差不多可以做副手套了。你想烤着吃还是煮着吃?”

  “烤吧,煮的话和羊肉就串味了。哦,原来你不是在问我。”费奇发现自己被夏妮和午夜耍了,兔子怎么吃居然由一只猫来决定?虽然这兔子是它捕到的没错,但偷锅、修锅和生火的明明是自己!

  “如果我自己抓些鱼是不是可以烤着吃?”费奇试图通过表现自己也可以捕猎,想要在夏妮的好感战斗中扳回一城。

  “你是想用法术炸鱼吧?算了算了,这些咱们绝对够吃,就别祸祸平静的河水了。”夏妮看出了费奇的小心思,说道:“你干嘛和你的魔宠比捕猎?你能挣钱,它又不能。”

  午夜立刻蹲坐在地上,眯着眼睛微微笑,做出可爱的表情,同时举起右爪在耳朵边前后摆动。“不,你不能招财。”费奇一把推开猫咪,将它按在地上挠肚子,直到被它轻轻挠了一下才松手。

  “去,再去叼些柴火过来,就和捡棍子的狗狗一样,去去!”费奇说完后,看到午夜伸出了小爪子,噌的一声将锋利的指甲弹了出来。他想了想,使用法印将圣光小天使放出来,从而引走了午夜的注意力,让自己获得安全。

  “救命啊!有猫追我!”光球大呼小叫地飞来飞去。它明明可以飞得很高、直入天际的云朵之中,可却一直徘徊在午夜的弹跳极限附近来回试探。

  羊汤很快就散发出香味,因为里面多了条鱼。费奇没有去炸鱼,他只是抽出坑神剑然后深入水中,一条肥美的大鱼就被电晕了,无助地漂浮到他身边。每个人都要做贡献——这是费奇给坑神剑的理由,不过更像是为自己解馋找的借口。由于食材很新鲜,加上夏妮总是会随身带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香料什么的,因此庆祝宴会的大餐让人感到非常满意。

  “作为人,真好。大快朵颐的幸福,欲魔根本尝不出来”费奇擦了擦眼泪,什么也不说了,感情都沉浸在在不断的咀嚼中。

  吃完之后,他们在余烬边依偎在一起,用费奇的手臂垫着夏妮的头,两个人一起看天上的星星。午夜几次试图爬上费奇的肚皮,但因为那里面塞满了鲜汤而变得特别陡峭,它试了两次居然没有成功,便被费奇抓起来塞到脚底下去了。和夏妮在一起的时候,他不想被打搅。

  夜晚,玩够了的圣光小天使如同萤火虫一样停在逗猫棒上休息,正好落在水晶的显示屏上。逗猫棒发了个表情包向圣光小天使问候,没曾想这个图像被圣光球放大,如同投影仪一样射向天空。

  “还能这样?看来不用费眼睛了。”费奇只是看了一眼,然后重新将目光放在夏妮身上。

  那一天他说了很多很多,好像一直都没停,直到两个人在河边相拥入睡。费奇没有喝酒,但第二天有点宿醉,因为自己说了什么完全想不起来,但肯定不包括魔法、地狱、魔鬼和领地——他有这种感觉。夏妮说他讲了很多笑话,有些听得懂,有些听不懂,但她已经明白了其中的感情,因此笑得很开心。

  费奇也很开心,但这并不能防止感冒。人类的身体——准确来说是缺乏锻炼的亚健康人类身体实在是太脆弱,河边潮冷的夜晚不是他能够承受的。虽然只要变回欲魔,疾病就会被压制,但费奇还是选择抱着热水袋缩在被窝里,等着夏妮给他准备驱除疾病的草药。

  远在千里之外,还有一个人状态和费奇类似,只不过已经没有药剂能够祛除他身上的病症。萨洛扬·亚里亚国王陛下,躺在床上,目光有些呆滞。尽管阳光透过敞开的窗口照在他绣花的锦被上,尽管床头周围布满了具有凝神香气的花朵,他还是隐隐嗅到一股尿骚味。这味道如同跗骨之蛆徘徊不去,不管是醒着、睡着还是昏迷都在鼻中缭绕。国王陛下心想:不会等我死了,也还是会闻到这股气味吧?

  侍女爬上床来,掀开被子,帮他按摩双腿。国王努力向下移动眼珠,没有看到她拿毛巾擦拭或者为自己更换裤子,这就说明自己并没有尿床。一个尿床的国王是他绝对不能忍受的,毕竟也就在半年多之前,他还可以骑在马上征战前线,亲手将范伯格纳入囊中。现在呢?担心自己是不是尿床了?可如果没尿,味道是从哪里来的,难道那是死亡的味道吗?

  “陛下,霍尔伯爵求见。”

  亚里亚国王什么也没说,他实际上没有拒绝的权力。就算他摇摇头,内侍还是会让那个人进来“观赏”他,似乎在以这样的形式向天下宣布“国王已经不行了”。

  霍尔伯爵走了进来,他穿着家族的胸甲,真理雷霆女神的圣徽镌刻在胸前,外面是一套非常肃穆的罩衫,掩住了腰间的长剑。在进入房间之前,他把长剑解下来,如同一个合格臣子那样放在门外。不过他还带了一个穿灰色长袍、腰间系着红色宽带的陌生男子进来,这就不是合格的臣子了。

  “国王陛下,我知道你说话不太方便,所以请了个灵感法师过来。他能帮助建立心灵沟通,这样你想什么我便可以听到。”霍尔伯爵远远地说道,然后对灰袍男子做了个手势。男子向国王走去,而为国王按摩的侍女退了下来。她在经过伯爵身边的时候悄声说道:

  “他已经没有反应了,那个地方也一样。”

  除了伯爵,谁也不知道这句话存在过。

  “灵感法师”用法术墨水在国王的额头上描绘了符文,然后在霍尔伯爵的额头上点了一个点,随后便躬身退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国王、伯爵和内侍。那个内侍为伯爵搬来凳子,然后悄悄站在一边,见证、记录,但是不会发表意见。

  “你快死了,所以我来看看你,免得见不到你。”霍尔伯爵开门见山,说道:“我只会来这一次,不会让你心烦。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我以圣殿骑士的名义向你保证说的都是实话。”

  亚里亚国王盯着他,半晌之后问了一句:“你有没有闻到尿骚味?”

  霍尔伯爵摇了摇头。“并没有。虽然你的国王权利实际上已经被架空,但你仍被尊为国王陛下来照料,怎么会有尿骚味?如果你觉得这里的花香混合起来感觉不舒服,我这就让他们撤掉,只留自然空气如何?”

  国王没有回应,因为这已经没什么重要的了。血色流星之夜遭受的重创已经要了他的命,能活到现在还是靠着国王陛下这个名头。他已经接受了自己将死的命运,活着已经没有动力。

  看着国王半天都没有说话,霍尔伯爵便说道:“陛下,还是我直接汇报吧。血色流星之夜,塔巫港城破坏严重,主城堡已经完全失去了防御能力,不再适合作为都城,所以将会择机迁都。你死后,将会埋葬在主城堡的旧址,你儿子就在身边,这里也将成为亚里亚王国血色流星之夜死难者的纪念之地。”

  “贵族联合会议继续管理国家,直到下一任国王被选出。我不隐瞒你,那将是安德鲁·霍尔,我的长子。他很优秀,足以担负起国王的重任,而且为了国家的安全稳定着想,完成你的葬礼后,他就会立刻登基。”

  “你这辈子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夙愿,范伯格已经被吞并,几十年的战争也告一段落,这次喘息之机实属难得。以我的看法,可能就是太多、太久、太无意义的战争招来了血色流星之夜,用这种方法断绝了你的国王生涯。当然,这是无意义的猜测,说了也没什么用。”

  “亚里亚王国实际上已经终结,新的王国建立起来。征服范伯格是你的功劳,但是将它变成王国的一部分,却不是你擅长的东西。”霍尔伯爵伸出手,抹掉了国王头上的法术墨水,然后说道:“除了下一任国王外,其他事情都是些琐碎的、不值得关心的小事。虽然我很不喜欢你,但出于骑士的尊重,我可以向你保证:你死了之后不会被遗忘;在历史上你绝不会是默默无闻的一个国王。”

  说完后,他起身向外走,内侍为他打开门。“对了,后面应该没有人来了,所以将这个记下来:亚里亚国王对霍尔伯爵,以及他的人生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有没有闻到尿骚味。”

  内侍点点头,保证自己会将这个明确记录下来。

  当天晚上亚里亚国王陛下与世长辞。

看过《以魔法纪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