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四百零四章 一片赤诚献良策

第四百零四章 一片赤诚献良策

  胡文寿笑道:“将军,别急,昨天夜里元朗来抹泥的时候,给我找借口阻止了,不过,我料那刘裕绝不会死心,还会再来,到时候,您可一定要顶住了!”

  徐元喜的眼中闪过一道凶光,狠狠地一挥手:“老胡,你看好了,他要是再来,我就会叫他明白,这寿春城,是姓徐还是姓刘!”

  一阵脚步声匆匆而来,由远及近,两人收住了对话,看向了殿外,徐元喜沉声道:“何事如此慌张?”

  刘裕的声音平静而有力地从刺史府的大门外响起:“卑职见过徐将军。”

  徐元喜的脸色一变,干咳了两声,坐回到了帅案之上,而胡文寿则面带冷笑,侍立在一边,十几个护卫纷纷上殿,挎刀站立在帅案两侧,随着这堂上的人员纷纷就位,刘裕迈着大步,直上殿来。

  徐元喜看了看刘裕的身后,空无一人,这让他心下暗自松了口气,他点了点头,沉声道:“刘幢主,北城的战斗打完了?我怎么还听到飞石轰击的声音?”

  刘裕摇了摇头:“秦军的攻击已经退下,这会儿只是报复性地用飞石零散攻击而已,不碍事。卑职这时前来,是为了更重要的事情向徐将军禀报。”

  胡文寿冷冷地说道:“刘幢主,你是北城防守的主将,甚至可以说,全城安危,系于你这一身,现在敌军的攻击还没有彻底终结,你却未经徐将军的命令,私自来这里,是不是有点擅离职守了?”

  刘裕虎目之中精光一闪,直刺胡文寿,沉声道:“胡长史,我已经说过,现在北城那里的战斗已经停止,些许飞石攻击,并不会导致城池陷落,再说了,慕容南现在就在那里接替我指挥,完全可以应付过来。这时候我来这里,是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禀报徐将军。”

  胡文寿给刘裕的这股气势噎得说不出话,也看向了徐元喜,徐元喜摆了摆手:“好了好了,军情紧急,不说这些了,不过刘幢主,请你记住,我给你的职位是北城的防守指挥官,如果没有我的命令,你应该就一直守在你的位置上,有事情可以通过传令兵来报告,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刘裕点了点头,行了个军礼:“多谢徐将军理解,刘某虽然职位低下,但也知大晋军律,若非紧急之事,绝不至于象现在这样亲自前来。将军,长话短说,请问您这刺史府,是以前的粮仓改造而成吗?”

  徐元喜的眉头一挑,看着刘裕:“刘幢主,这事跟守城有什么关系吗?”

  刘裕正色道:“关系非常大,卑职正是为此事前来,还请将军见告。”

  徐元喜的脸色不太好看,但还是点了点头:“不错,原有的刺史府在去年的时候失火烧毁,所以这座刺史府,是由原来城中的备用粮库改造的。”

  刘裕咬了咬牙:“粮库的顶盖,外墙,防火沟这些,卑职都没有看见,请问都拆除了是吗?”

  徐元喜说道:“是的,刺史府不需要这些东西,当然拆除了,总不可能让本将军,甚至是来署理公事的桓刺史,在个大粮仓里过吧。”

  刘裕上前一步,声音略微高了一些:“那请问现在城中的军粮,也是堆积在这刺史府中吗?”

  胡文寿冷冷地说道:“刘幢主,请注意你的身份,这军粮事关守城的成败,完全由徐将军一人负责,你只要守好你的北城城头即可。”

  刘裕摇了摇头:“守城之责,关系城中数千军民的生死,人人有责,卑职正是想到了这一点,心中有疑虑,才会前来向将军请教的。”

  徐元喜摇了摇头:“刘裕,照你这么说,是不是你麾下的一个小兵,民夫,也可以随便找你,来商量这北城城头的防守问题?各司其职应该知道吧,做自己份内之事,人人安守岗位,这才是守城的关键。这军粮之事,不归你负责,本将军也不想向你解释什么。你回去吧。”

  刘裕咬了咬牙,沉声道:“将军,当初是卑职力劝你留下防守寿春的,自然要对这守城的胜负成败负有责任,今天一战可以看出,敌军的各种强攻手段,不过如此,接下来要防的,是一些特殊手段了。城中但凡有我想到的防守漏洞,都要跟将军商讨,这是卑职的义务。如果是卑职属下的某个军士,民夫想到了卑职所忽略的地方,卑职也一样会虚心向他求教的。”

  徐元喜的脸色很不好看,但还是勾了勾嘴角:“好吧,刘幢主,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刘裕正色道:“现在城中的存粮,都存在这刺史府的官仓之是,是吗?”

  徐元喜点了点头:“不错,你也知道,这里原来就是粮仓,有不少现成的粮库,自从秦军南征以来,那些闲置的粮库,就已经作为城中存粮的所在,城外的粮库中的存粮,已经全部搬进了这里。由我的亲卫队看管。”

  刘裕点了点头:“请问这些临时的粮仓,可否作了防火措施?以前的粮库,外面的木制建筑都要抹上井泥,顶盖上更是要加上防火涂料,周围要备上大量的水缸以便随时走水。可是卑职进这刺史府以来,却没有看到这些防护措施。”

  胡文寿冷冷地说道:“刘幢主,你想说什么?你是想说我们都玩忽职守,对军粮想的还没你多吗?”

  刘裕平静地说道:“智者千虑,也有一失,就象卑职负责守城之时,无论是城头的塔楼还是城内的民居,也没有作好防火措施一样。如果今天敌军用火攻,那可能现在城池已经沦陷了。”

  胡文寿哈哈一笑:“刘裕,你以为就你能想到防火攻吗?徐将军早就想到了,只不过没来得及实施罢了,你不用调派全城的兵力,民夫,不用组织人从城外运粮,只要守个城头就行了,可徐将军要烦心的事太多了。你这偶尔一件事想到了前面,又有什么好吹嘘的?”

看过《东晋北府一丘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