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万古邪帝 > 第2878 归路 可惜 摩忖

第2878 归路 可惜 摩忖

  对于拾荒者,邪天兴趣很大。

  身处完全未知,且看上去危险程度极高的人魔战场,即使他救陆密的心再急切,也无法打破他先了解环境的习惯。

  而拾荒者,在他看来更是了解人魔战场最合适的途径。

  这种无须直接踏足战场和魔族硬怼,便能在人魔战场四处游荡的职业,既能不免因无知陷入凶险之境,还能更好地去了解这片杀地。

  当然,对于邪天的选择,半步齐天吴筲是极力反对的。

  反对的理由,当然是成为拾荒者会让邪少光辉灿烂的人生多出一个无法抹去的黑点。

  但弱者的无力,不仅体现在生死上,更体现在意志之上。

  根本无力阻止邪天的他,只能带着这位思想奇葩的邪少,朝最近的营地走去。

  尚未成为拾荒者,邪天便踏上了拾荒者才会走的路。

  在莫名感应的对比下,邪天发现这条根本无法称其为路的路,却是一条极为安全的路。

  “这条路,是你走出来的?”

  “呵,邪少,我哪儿有这本事,这是无数拾荒者用命走出来的路。”

  “很安全?”

  “若真安全,邪少刚刚也不会有救我的机会了,只能说相对于乱走比较安全……”

  ……

  邪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成为拾荒者的念头更为坚定。

  时间流逝。

  前行约莫三个时辰,吴筲脚下突然一顿。

  未等他开口说明,邪天就知道了对方的意图,视线也微微一凝,看向左前方数万里。

  “邪少,小心点。”

  邪天没想到隔如此之远,吴筲还选择传音的方式告诫自己。

  “想必邪少也看到了……”吴筲指了指左前方,凝声传音道,“一位重伤的半步齐天,奄奄一息。”

  “嗯。”邪天点点头,若有所思道,“阁下不去施救,莫非……”

  吴筲点点头:“之前就发生过不少次,魔族专门在暗处隐匿,待拾荒者出现,一并灭之,我们称之为钓鱼,着实卑鄙!”

  “不择手段……”

  对此,邪天给出了四个字的评价。

  这四个字,是他在域外战场绝对说不出口的。

  因为域外战场的魔族,心智、修为以及战力上都高出同境修士一截,因此很高傲。

  这种高傲,不会让他们目中无人,却能让他们不屑去做此等钓鱼的卑鄙之举。

  如今人魔战场上却不乏此事,只说明魔族对九天寰宇人类的重视程度,远超下界。

  “这就意味着,此地的魔族更难应付……”

  暗喃间,邪天不动声色地观察四周,同时也关注着吴筲的动静。

  在他看来,或许成为拾荒者的吴筲,战力方面确实不行,但能在魔族卑鄙行事下还能活着拾荒,多少也说明了对方在这个职业上的成功。

  数万里,距离并不远。

  但加上人魔战场对修士神念、意识以及感应的压制,吴筲选择停下的距离,刚好就是同境魔族无法感应的距离。

  通过吴筲此举的参照,邪天也终于发现,自己的莫名感应在人魔战场所受的具体压制程度。

  “居然被压制了四成之多……”

  这和他之前的感应多少有些区别。

  而他并没有坚持自己的感应,反而选择了通过吴筲作为参照物得出来的具体数值。

  当邪天修正着自己的感应时,吴筲也在忙碌着。

  他的忙碌,看上去杂乱无章,譬如施展几乎没有丝毫波动的异法,开启邪天看不出用途的宝物……

  但如此忙活了仅仅几个呼吸,他就长松了一口气。

  “还好,这里很干净。”

  邪天指了指吴筲动用的东西,问道:“这些……”

  “好教邪少知道,这些都是拾荒者的专属之物,每位拾荒者都会有一套。”吴筲笑了笑,旋即又道,“不过如何施展,需要改动什么地方,每个有经验的拾荒者都有自己的方法……”

  “也就是说,”邪天笑道,“这些宝物,可任由你们自己改动?”

  “哎,此事说来话长……”吴筲唏嘘道,“但只要邪少知道,发明这些宝物的前辈,九成都是拾荒者,怕就是能理解了。”

  “原来如此。”邪天点点头,轻轻道,“也只有拾荒者,才最了解拾荒者,最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正是此理!”吴筲下意识地夸道,“看来邪少真有成为拾荒……呃,瞧我这臭嘴!”

  轻轻抽了自己一耳光,见邪天没有发作的意思,吴筲这才谄笑道:“邪少若不急的话,待我先去将那位重伤的道友救起,然后一起返回营地,可否?”

  “一起吧。”

  “如此更好!”

  为防变故,数万里的路吴筲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

  当然,这还是在有“邪少”护航的前提下,若是平日,他至少要花数倍于此的时间。

  “邪少,您稍待。”

  吴筲匆匆告罪一声,便朝重伤昏迷的军士跑去,蹲下来的他,又是一整套极为熟练的简单救治手段,邪天看得暗暗点头。

  “主要针对的就是神魂,其次稳固道池,如此就算带不回去,伤势亦能稳定下来……”

  见吴筲的救治马上就要完成,邪天这才挪开视线,看向身后不远处,莫名地笑了一下。

  “邪少,可以出发了!”

  “好。”

  邪天点点头,跟在背负重伤军士的身后。

  没走几步,他又朝身后看了一眼,随后转头,和吴筲肩并肩走着。

  “啊哈,说起来本以为此次出来毫无所获,没想到还真捡回了一位同袍,这多亏了邪少啊。”

  “哪里,却不知捡回一位同袍,有何赏赐?”

  “十点军勋……邪少可千万别小看十点军勋,这可等于杀十个魔尉了!”

  “哦,那杀一个种魔将,多少军勋?”

  “种魔将?那可发大财了,邪少,种魔将可不好杀,可一旦杀了,那就是一千点军勋,而一千点军勋能够换来的,是对某种天道本源高达一丝的提升度!”

  “一千点军勋就如此贵重?”

  “当然,在下岂敢蒙骗邪少!”

  “哎,可惜了……”

  “啊……不知邪少,可惜什么?”

  ……

  接下来的交流,因为距离太远,某位吴筲没有发现的生灵,已经听不到了。

  从邪天回首两次注视的地方渐渐显形后,这位生灵的一双魔眸,似乎还狐疑地注视着邪天早已消失的背影。

  “竟能发现我?邪少……此人,究竟是谁……”

  若说邪天第一次的回顾,他可以当成对方踩了狗shi……

  那第二次回顾视线中所蕴含的戏谑,非但是他没办法无视的,更彻底打消了他面对一个刚刚成就道祖的人类修士的侥幸。

  但……

  “多找两个帮手,下一次……嘿,邪少,我摩忖记住你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万古邪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