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万古邪帝 > 第2684 踏春 见崖 大哥

第2684 踏春 见崖 大哥

  看着邪天重入小屋……

  邪月心头又多了一丝失落。

  他听不到邪天内心的声音。

  却看得到邪天血眸中的坚定。

  这种坚定,一如既往……

  但转身那一瞬,邪天眸中一如既往的坚定,比之前更为决绝。

  莫名其妙地,他就因为这决绝心疼了一下。

  疼完,便是失落。

  失落后,则是自嘲。

  随后,他看向在自己体内走了数百万年的,离邪崖却依然尚远的神明。

  “你真该庆幸……”

  接下来的日子,九州界风平浪静。

  尽管还身处可谓二部神界最危险的域外战场……

  但没有了种魔之战的域外战场,其可怕程度已然削减了千倍。

  更何况……

  一件比种魔之战更为震撼的事,在这里发生。

  所以风平浪静的九州界,根本不知道当魔妾、冰衍等存在相继回归后,有多少双能够穿越无垠虚空看到域外战场的眸子,将域外战场扫视了个通透彻底。

  这些视线,似乎因为九州界外有着浓浓的陆家老祖的气息,并未惊扰九州界。

  但通过溯本归源所看到的,在这片天地中所发生过的事,所出现过的生灵,已然让他们找到了些许答案。

  很快,一股未名的风,便在九天之上刮了起来。

  虽然这股风,暂时还无法落下,化为一颗能够力压九天寰宇的巨石……

  但许多生灵,许多存在已经能够预见,日后的九天,会不一样了。

  究竟会如何的不一样,他们也无法预见……

  毕竟他们所看到的那个身影,和存在于他们记忆中无法抹去的那个身影,完全是天差地别的两个人。

  时间过得和风一样快。

  转眼,半月时光流逝。

  第三次走出小屋的邪天,修为已经是神宫境六层。

  但邪月眼中的邪天,却比之前神宫境九层圆满时更为刺眼。

  暗叹一声后,他就出现在了邪天面前。

  “要出去?”

  “嗯。”邪天点点头,笑道,“来此地数百年,也该出去走走了。”

  邪月明白,邪天口中该出去走走的人,便是神姬他们。

  “去哪儿?”

  “酆崖。”

  “作甚?”

  “毕竟都是人类……”邪天想了想,道,“斩魔这种事,最好还是互通有无得好。”

  邪月有些无语。

  “莫非你以为只要你不承认自己的身份,九天、魔族和罗刹狱就会无视你么……”

  想想那场面……

  堂堂陆家少主要带着一帮小屁娃在域外战场斩魔了……

  人类这边很纠结,我到底要不要抢?

  罗刹那边很纠结,我到底要不要抢?

  魔族更为纠结,我到底要不要出去被斩?

  摇摇头将这啼笑皆非的场景甩出脑海,邪月轻咳了两声,含蓄道:“斩魔什么的就不要考虑了吧。”

  “挺好的啊。”邪天指了指正朝这边走来的小树等人,“斩魔之赐,修为突飞猛进,还无根基不稳之虞,这种好事哪儿找。”

  邪月不说话了。

  因为再劝下去,陆家这两个字非得蹦出来不可。

  而且他也不担心邪天此去酆崖,能够达成心愿。

  “除非他们不想活了……”

  对于走出九州界去往域外,神姬等人是无比雀跃的。

  尤其是和邪天一起。

  不过怀着这种和心上人一起踏春的心态踏足域外战场,多少也能刷新在这片天地中生存的生灵们。

  至少看到蹦蹦跳跳的神姬时,那个魔是傻眼的。

  “我知道,那边那个就是魔,姬儿见过呢!”神姬指着傻站在远处一动不动的魔对邪天憨笑道,“是不是,邪天哥哥?”

  “对,其实和人差不多。”邪天宠溺地回了一句,随后解释道,“人魔殊途,不仅在修行体系上迥异,便是天性亦不同……”

  “倒和我们长得差不多啦……”

  邪天笑道:“若论相同点,倒不仅仅是长相……”

  “还有什么?”

  “还有欲望。”

  ……

  在邪天为众女讲解魔族的过程中,九州众人一边指指点点地打量远处那个魔,一边离去。

  就仿佛是将这个魔当成了观赏品,非但没有出手,反而走马观花一样游览。

  “哎……”

  回想起九州界初遇魔时的场景,老爹就忍不住唏嘘。

  他觉得两个场景的对比,便足以道尽九州界的成长了。

  待他们走远了,似乎受到惊吓的这个观赏品魔,方才尖叫一声逃离。

  他没空因此恼羞成怒。

  因为他想起了自己的使命。

  “他他他,他又出来了……”

  “鸿蒙万,万象体又,又出现了……”

  ……

  直到九州众人踏足酆崖战地,第一百二十九位魔开始了逃离。

  但逃了亿万里,他突然止步。

  好像没必要逃。

  “是,是去酆,酆崖的……”

  仰望酆崖。

  邪天感受不到他人口中的所谓沧桑,以及无尽战斗所积累而出的铁血。

  似乎酆崖被一阵秋风吹过,显得悲怆,悲怆得似乎快要死去。

  种老也觉得自己要死了。

  因为就在陆家少主出现在酆崖战地的那一瞬,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邪天离去前,看了他一眼。

  那一眼,仿佛便预示着陆家少主今日的驾临。

  是以……

  饶是从吞苍那里获取了浓浓的庆幸和惊喜,此刻他非但一个恭敬卑微的字都说不出口,甚至还失去了下跪的力气……

  直到天帝帝允一脚踹在他腿弯上。

  噗通……

  噗通……

  噗通……

  ……

  酆崖但凡是个还能喘气的,都出现了。

  当种老跪下的那一刻,所有能喘气的也几乎都跪了。

  虽说早就看过这一幕……

  但抛开战斗后的此时此刻,小树等人方才真正感受到,来自邪天真正身份的重量。

  神姬有些忐忑地抓紧了邪天的手,邪天朝神姬微微一笑,旋即看到唯一一个没有跪下的酆崖军士。

  这半个月,吞苍是懵逼的。

  因为他不但成了酆崖绝顶精英,得赐他梦寐以求的九字神通,还成为了金翅大鹏一族新的少主……

  当然,这一切加起来,都没有此刻所发生的事让他茫然。

  酆崖的大人物,跪了?

  跪的还是,邪帝传人?

  所以当邪天笑着和他打招呼时……

  “大,大哥,你们饕餮一族,如今这,这么牛逼了么?”

  吞苍纳闷地问道。

看过《万古邪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