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万古邪帝 > 第2662 崩跪愧痛 邪望!

第2662 崩跪愧痛 邪望!

  继冰衍之后望天的,是罗夙。

  他连陆风都看不清。

  因为他没见过陆风。

  但这丝毫不妨碍他从这五位身影身上,感受到和他家老祖差不多的气势。

  “我的天,真是陆……陆家少主?”

  罗夙尚未崩溃的红眸,在因极度骇然的皴裂中看向邪天。

  比冰衍幸运的是,他看到了邪天。

  但比冰衍悲哀的是,在因看到邪天而加速崩溃的趋势中,他发出了一声混杂着滔天骇然和恐惧的惨叫。

  而最后的崩溃中……

  他脑海里所想的,便是他所听闻的,来自这片九天寰宇中,有关陆家少主的各种传说

  陆家血脉第二人。

  上古三大道体之一鸿蒙万象体。

  曾拒九天九帝中的鸿帝为师。

  三大道体中,杀伐第一。

  打得远道而来的魔族惶惶不安。

  虐远古皇子,如捏小鸡儿。

  ……

  第三位看天的,是敖偈。

  从我是邪天忆及谁敢欺我陆家少主后,他崩溃的龙体就通体一震,随后泪流满面。

  于泪流满面中,他朝天上的五道身影行下跪之举……

  然而失去大部分身躯的他,仅仅只来得及调整一下身躯,便开始了最后的消无。

  即便消无。

  他也无憾了。

  因为他想保护的陆家少主,成功地活了下来。

  这不仅是功成的问题,还有名就。

  因为无论是谁,都无法抹杀他在保护陆家少主的过程中,所做出的贡献。

  不过想到贡献二字,他心中非但没有丝毫得意滋生,反倒变得有些茫然起来。

  于茫然中,他本能地回头,想看一眼邪天。

  可惜,他虽然是最后一个彻底消无的,却依旧未能看邪天最后一眼。

  但这足以让他从茫然中清醒……

  并在最后消无的脸庞上,露出一个大大的苦脸。

  因为他终于意识到,自己除了输送了一些弹药,仿佛并没有什么贡献。

  紧随三位之后……

  种老等酆崖大能。

  被敖偈带来的众古今大能。

  被霜元老带来的归殿的老老少少。

  俱都因为呢喃,下意识看向苍穹。

  此时此刻他们才意识到,光明似乎不仅来自邪天,更来自七彩苍穹的破裂。

  那么……

  是谁破了这片属于种魔的天呢?

  顺着视线看去……

  他们眸中的五道身影更为模糊。

  但似乎模糊,更印证了某些东西,是他们远远不够资格看清的东西。

  就这般,种老等酆崖大能一直未能软下来的双膝,突然软了下来。

  但比他们还先跪的,则是同样不够资格看清,却有资格激动得泪流满面的古今众大能。

  此刻七彩苍穹大裂缝中的场景,就是他们所期待的场景。

  虽说他们原本期待的场景中……

  自己应该站在那片被邪天所主宰的战场之上……

  自己本应该满身疮痍甚至死去,而不是如此刻般没什么伤痕……

  自己本应该脚踩敌人尸体,渴饮敌人之血,而不是如此刻般蓬头盖面,狼狈不已……

  最懵逼的,是霜元老等归殿众人。

  他们知道陆家。

  但不知道陆家为何会搀和这种人,而且还是以谁敢欺我陆家少主的名义搀和的。

  霜元老甚至想笑,不过在眼珠子乱转的过程中,他的视线不由看到了邪天。

  邪天此刻依旧保持着转头俯视种魔的姿势,种魔依旧在手脚并用地惶恐朝后爬……

  猛然间,他的眸子就因体内一股绝强的力量而暴突,眸中布满了名为骇然的血丝。

  就在此时……

  噗通。

  跪音起。

  “是,是该跪……”

  听到这跪音后,霜元老心中响起了这句话。

  但就在他以为这跪音是自己发出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并没有跪……

  跪的,是逃了之后,又莫名其妙返回的封郁。

  陆家人,终于出现了。

  师妹婢奴女所言的那两件令封郁无比震惊的事,终于有一件变成了现实。

  既然如此,那第二件即便没有发生,封郁也只能当做其已经发生。

  所以他跪了。

  而且跪得比那帮古今大能更虔诚,却也更瑟瑟发抖。

  陆小小,是最后一个望天的。

  他只是略略看了一眼,随后又将视线落在了邪天身上。

  将来晚了不如不来的这种对长辈抱怨的感触抛开后,那侵袭他心田的东西,再次成为他心头的主宰。

  这主宰,将他从绝望中毫不留情地提了出来,然后将他放入了太阳星内部去感受恐怖的光明。

  然而最让他无法接受的,不是这个,而是他搞不懂这种事,是如何发生的。

  隐约知道这点的,只有邪月。

  所以他并没有去看曾接触的五位谈不上朋友的熟人,而是继续在疑惑的海洋中徜徉,试图将邪天在这场种魔之战中所表现的,所有被他忽略掉的关键点再次串联起来……

  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找到邪天在种魔之战的最后一幕,轻易击溃晋升为种魔将的种魔的原因。

  暂时无法彻底弄明白,这并非是邪月的耻辱。

  因为至少在彻底弄明白此事之前,他明白了另外一件事……

  这件事,让他分出了一缕心神,化为了脸上一闪而过的讥诮。

  与此同时,这件事也让陆风那不可置信到骇然的表情,渐渐恢复。

  却没有恢复到之前的惶惶,也没有恢复到平时的古井不波,而是歉意,和痛。

  尤其,当他以及刚刚邪天和他对视的眼神中所蕴藏的陌生和幽冷。

  不需要陆小小解释,更不需要行溯本归源之举,他都能从刚刚消无的冰衍三位,以及此刻种魔尚未能彻底炼化的魔妾、黍天子的气息上,判断出这场种魔之战的规模。

  这规模,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料,也远远超过了陆小小的能力。

  所以……

  陆飞扬是如何活下来的?

  且成为了这远远超出规模的种魔之战的最后胜利者?

  更何况……

  陆小小和陆飞扬所有的邪月,还在一亿三千多万里以外充当看客。

  是以他明白了……

  在自己已然出现的情况下……

  在凭陆飞扬的智慧,即使失去了前世记忆也应该明白自己身份的前提下……

  邪天为何会说

  “我叫邪天,请问你怎么称呼?”

  更让他无奈的是,此刻的邪天,还真有资格说这话。

  因为邪天之所以活下来,和陆这个字,完全没有关系。

  而种魔的恐惧,也和陆字完全没有关系。

  此刻他脑海里,满是邪天吞噬、炼化自己无之气息的手法和速度。

  正是曾让魔妾生出无比贪欲的手法和让他猝不及防的吞噬速度,彻底击溃了他的根基和斗志。

  所以,他即使听到了邪天废话一般的问题,也没有回答的心情。

  所以,邪天想了想,笑道:“从今后,你是我的兄弟,名……张伤,如何?”

  话音落……

  邪天伸出一指。

  此指透明若虚无。

  点在种魔身上。

  种魔也化为了虚无。

  而遥远的域外战场某处……

  却有一个名为张伤的残骸上,迸发出了浓浓的希望,一只断臂,破土而出。

  邪天希望他活。

  他便活了。

看过《万古邪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