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万古邪帝 > 第2441章 碾坤 破镜 纳闷

第2441章 碾坤 破镜 纳闷

  终于看到了让通天虚柱殷实的土之本源……

  也看到了将土之本源悉数反射而回的血镜……

  但看到这一幕幕的同时,九州众人是不清楚其中所蕴含的大恐怖的,直到……

  直到他们将自己变成罗铮的对手,随后朝对手施展出自己最得意的太一神通,然后他们看到了自己的太乙神通被反射回来的场景。

  什么是无敌?

  立于不败之地,便是无敌。

  而当罗铮以血镜而显的无敌,又有邪天因罗铮磅礴的精血气势而踉跄后退时,这无敌似乎便替代了那天柱,开始了真正的凝实。

  武徒空洞的眸子看天……

  那里有一面血镜,阻隔着邪天和自己的神通。

  白芷茫然的眸子看地……

  那里有一个罗刹,在万千无敌异象的拱卫下,以自身精血气息开路,正对自己的公子行无法匹敌的横推之举。

  此时此刻,九州众人的耳畔突然静谧,似乎世间的一切声音,包括他们的心跳声都已消失。

  然而静谧连万分之一瞬都未曾维持住,便轰然爆开,随后便是各种杂乱之音齐齐涌入他们的耳朵,进而涌入他们的识海……

  声乱。

  心乱。

  心一乱,便失去了主心之骨……

  于域外战场斩魔数十首的九州无敌大杀四方阵……

  连罗铮都未能用两招真正破去的九州无敌大杀四方阵……

  就这般开始了崩溃的趋势。

  这一切,都被罗铮看在眼里。

  他对邪天怀着必杀之心,此刻做的,更是避免邪天爆发针对自己的克制之力,而先下手为强的必杀之举。

  是以能做到让九州无敌大杀四方阵自行崩溃的程度,不仅是他对自己的肯定所在,更是他雪耻的快意源泉。

  他似乎听到了众人心乱的声音,也因心乱之声,听到了众人耳畔那纷杂的乱音。

  而导致这一切的,便是身为军阵主将,邪天的败北。

  “原来对付此阵,只需如此……”

  于对邪天的全方位压迫中,一道灵光从罗铮心头掠过。

  方法,真的很简单。

  却也因为简单,更凸显了他对九州无敌大杀四方阵两次出手的愚蠢。

  “早知如此……”罗铮没有想下去,胜券在握的他暗暗自嘲一声,“快点结束吧。”

  他要想快点结束的东西,有很多。

  比如结束邪天的性命。

  比如结束九州无敌大杀四方阵。

  而要尽快结束九州无敌大杀四方阵,九州众人的心,就要更乱。

  想让众人的心更乱,那众人耳畔的杂言,也要更乱、更杂、更响。

  如何更乱更杂更响?

  轰!

  轰!

  轰!

  ……

  连续八次!

  龙行虎步!

  欺近邪天!

  噗!

  邪天退势更乱之余,更是喷出了一口鲜血!

  罗铮阴森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

  因为九州无敌大杀四方阵的崩溃,几有一溃千里之势。

  他似乎看到了众人更甚一层的心乱。

  他似乎也听到了让众人更为心乱的乱音……

  乱音更乱、更杂……

  尤其,更响。

  下一瞬,他却停下了第九次的龙行虎步,并用略带狐疑的视线,看向右方。

  不是似乎。

  他是真听到了。

  初始略小,如淅沥的小雨。

  两息之后,变成了碎碎叨叨。

  一息之后,犹如雷霆在极远处不断轰鸣。

  与此同时,罗铮收回视线,低头看去——

  地面上,无数细小的骸骨渣子,如同被注入了闷骚的灵魂,开始急促地蹦跶……

  当这些渣子的蹦跶高度,达到罗铮的膝盖时,他猛地转头。

  这次,他看向了左方。

  此时他才注意到,他听到的更乱、更杂、尤其更响的乱音,不仅来自右侧,还来自……

  四面八方。

  然后,发现此点的他又看到了天地奇景——

  四面八方的天,正在变低。

  似乎以他为中心,正有四把高逾万丈的无形碾棒,一边压缩着虚空,一边朝他碾来。

  更乱、更杂、尤其更响的乱音,便由此而来。

  罗铮笑了笑,看向已经蹦跶到自己头部的骸骨渣子。

  “那这些渣子,为何乱蹦……”

  跶字尚未出口,罗铮红眸一缩。

  因为他无意间看到了,极远处那座他曾落脚过的,此后一直充当此战背景的黑色大山。

  之前站在此地,他只能看到这座黑山的山腰……

  而如今,他能看到这座黑山从未显露于世的山脚。

  见此一幕,罗铮心头突如其来的感觉,便是肤浅。

  是的。

  太浅了。

  因为他之前想象的万丈无形碾棒,不仅压缩了万丈虚空,更将这片域外大地,碾下去了万丈。

  “碾坤……”

  当将邪天领悟至二成六的土之本源,和这天地奇景结合在一起时,罗铮脑海中就蹦出了这两个字。

  他并不知道,碾坤,是邪天十二岁修行的撼天熊地掌中的一式……

  他只知道……

  自己的精血异力——逆镜,被破了。

  自己的龙行虎步,也要中止了。

  而自己先下手为强的必杀之举,也在没有天敌克制出现的情况下未遂了。

  ……

  知道得太多。

  但这些东西来不及一一浮现在罗铮的脑海中。

  因为,他要跑了。

  堪比中期道祖的对天道本源的领悟,用如此凶悍、霸道、粗犷的神通展现出来,虽看上去草草且粗鄙,但……

  有种别跑,硬抗啊!

  似乎听到了邪天于这一记粗鄙神通中蕴含的嚣张之音,凭空浮起且瞬间暴退的罗铮,脸色有些难看。

  随后,跳出险境的他,站在上苍的高度,全面俯瞰完这一幕天地奇景的全过程。

  和他想象的不差。

  万丈高的虚空……

  连带万丈深的大地……

  在邪天嚣张霸道的本源运用之下,于炸天裂地的雷鸣中,宛如凭空被抹去一般消失了。

  除了邪天本人。

  除了九州众人。

  除了依旧悬空的,尚未完成的支撑洪荒的虚柱。

  除了一颗高喊为了自由,蹦跶到了万丈以上,且被罗铮伸手握住的骸骨渣子。

  两万丈内,什么都没剩下。

  而被碾坤碾成齑粉并化为虚无的血色逆境,也似乎化为了一道血色,从罗铮嘴角缓缓流下。

  受伤的罗铮,想得通,却也想不通。

  想得通的,是邪天对土之本源的领悟达到了二成六。

  想不通的……

  环顾两万丈内的奇景,罗铮有些纳闷。

  “他哪儿来的与之匹配的力量?”

看过《万古邪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