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万古邪帝 > 第1630章 祭拜来袭 岁月

第1630章 祭拜来袭 岁月

  善解人意的邪天不仅飞快收了吞荒兽大嘴,还用几句话打消了刑杀后硕等人的狐疑。

  大嘴见状,心中竟生出一丝感激。

  然而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是谁让自己蒙受奇耻大辱的?

  啪!

  大嘴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

  “老子就是贱!”

  邪月之外。

  后硕等人打量完战场,面色已经阴沉如水。

  “是个叫巫法的人。”邪天把吞荒兽的石雕丢进邪月,对二人道,“你们认识么?”

  刑杀还好,后硕却立马变色。

  “你确定是巫法?”

  邪天颇有些意外后硕的反应,当即把战况说了一遍。

  “尸花,这是尸花绝命阵,骨杖,毁灭之意……”后硕声音带着一丝颤抖,“不错,正是巫法!我们立刻回去!”

  后部落驻地。

  八大部落祭司齐聚。

  听完后硕的介绍,八张老脸都皱了起来。

  “巫法都来了,”后昊叹道,“看来他们是绝对不会罢手了。”

  另外七个祭司,却在打量邪天。

  纵然知道邪天杀法巫如屠狗,却没人敢相信邪天独自一人能击退巫法。

  “但若加上暴打刑霸的那些人,巫法还真的只能退……”

  这样一想,众老不要脸齐齐释然。

  毕竟巫法再妖孽,也不可能正面对抗二十八个大头领。

  “巫法是谁?”邪天问道。

  八大祭司互视一眼,随后你一言我一语,为邪天介绍起来。

  巫法,原名不详,在祭司一途天赋异凛,是巫之大陆某个小部落的祭司传承人。

  然而当老祭司逝去,他成为祭司后,小部落一夜之间消无。

  从此,巫之大陆少了一支部落,多了一个法巫,名为巫法。

  短短数十年之间,这个巫法突飞猛进,成为所有部落的噩梦。

  “你们祭司圈真够乱的。”

  邪天感慨,后昊却叹道:“祭司教化引导,法巫却贪婪控制,法巫那边的情形,和我们这边差不多,但那边部落中的巫,全是被法巫控制,生死存亡,皆在法巫一手。”

  “我们的信念,是让族人生活得更好,”刑劫冷哼道,“而那帮迷失自我的法巫,却想毁灭一切,只为心中贪欲。”

  “贪欲?”邪天看向后昊。

  后昊微一犹豫,扫了眼后硕等人。

  后硕会意,带着不相关的人离开了石屋。

  “他们的贪欲,与祖巫有关。”后昊吐出惊人之语。

  邪天却不惊讶。

  上次后昊介绍法巫时,他就隐隐有所猜测。

  十二祖巫,可能并非全是好的,否则类似法巫这种异类,根本没有生存的土壤。

  见后昊还要说,他摆摆手打断了对方。

  虽然喜欢巫之大陆的恬静生活,他却不想和巫走得太近。

  知道这种关系到祖巫的丑闻,对他来说不是好事,只可能是麻烦。

  “这个巫法交给我。”邪天看向八位祭司,“至于计划,你们商量。”

  刑劫问道:“你有把握?”

  邪天想了想,起身道:“我去修炼。”

  八大祭司:“……”

  问你有没把握。

  你来一句我去修炼……

  这算临阵磨枪么?

  “看来他也没十足的把握抵挡巫法……”风部落祭司叹道。

  刑劫摇头道:“即使刑杀遇到巫法,也杀不死对方,哎,若无信念束缚,强大的祭司之力,反倒成了巫的灾难,后土祖巫没说错,能毁灭巫的,只可能是巫自身……”

  八位老人神情黯淡,似乎又陷入了他们冗长人生中,那些无法承受的痛。

  “老了,就是爱回忆啊……”后昊率先清醒,沉声道,“不用想都知道,他们会在祭拜祖巫的关键时刻降临,大家都说说自己的想法吧……”

  八大祭司继续商讨补充之前的计划。

  邪天来到了小婵的院落。

  武商修为早已巩固,小婵业已虚圣巅峰。

  邪天来时,正见武商对小婵阐述突破涅圣的感悟。

  “你们继续。”

  邪天打了个招呼,进了存放石料的屋子。

  “好多石料……”

  比起石部落,刑部落的石料显然更加高级。

  而邪天的目标,就是这些高级石料。

  挥挥手,所有顶阶以上的石料被他一扫而空。

  他还不满足,又找到刑杀。

  “干啥?”

  刑杀如今见邪天如见蛇蝎。

  不是他打不过邪天,论战力他一拳就能崩死邪天。

  然而在得知巫法的可怕之后,他才明白邪天有多可怕。

  这种可怕,不在于战力。

  “要点儿石料,顶阶以上。”

  邪天很清楚刑杀怕什么,哈哈一笑,手中刻刀凌空划了几刀。

  刑杀登时感觉邪天这几刀又刻了个自己出来,当即甩出自己的大长老令牌。

  “滚!”

  半个时辰后……

  刑杀得知邪天把刑部落顶阶以上的石料全部搬空……

  另外,还把一座高逾万丈的绝阶石料山,给抢走了。

  “邪天我干你大爷!”

  石部落。

  邪天再次化凡,雕刻石料。

  他雕刻的速度有多快,炼化力量的速度就有多快。

  然而再快,对于他体内浩如烟海的力量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

  但他一点儿也不急,甚至还在分神思考其他事。

  时间流逝。

  邪天身旁的石雕越来越多。

  直到某日,他忽然发现周围聚集了不少人。

  “祭司。”邪天放下未完成的石雕,起身看向石圈。

  石圈看着不再那般无耻的邪天,欣慰道:“今日正式开始祭拜,走吧。”

  邪天点点头,扫了眼满地石雕,离去。

  盛装的祭拜队伍出发。

  俩小被邪天狠狠拍了一下,获得了扛着石部落祖像缓缓前行的力量。

  沿路同样有不少其他部落的队伍。

  但这次没有喧嚣,只有一种平静的肃穆。

  每只队伍都有一尊祖像。

  仿佛祖像感受到了什么,越是接近巨大的广场,越滚烫。

  这种滚烫不伤人,却热血。

  无论用何种方式承载背负祖像的巫,都忍不住热泪长涌,发出一声声邪天听不懂却又能感受的巫号。

  没有任何引导,此起彼伏的巫号,就汇聚成了最完美的祭拜之曲。

  邪天抬头,广场上空的苍穹,那片因祭拜而渐渐滋生的影像,此刻已经殷实。

  巫魂。

  和他在葬土下见到的巫魂有些类似,却更大、更宏伟、更触人心神。

  唯独,很是死寂。

  比石头雕刻的祖像还死寂。

  石部落和八大部落的祖像,是众人关注的焦点。

  石圈石蒙等人很自豪。

  刑部落众人却很是羞愧。

  邪天更是能感觉到两双恶狠狠的眼神瞪着自己。

  一双属于刑杀,一双属于小朋友。

  随着所有部落的祭司开始颂吟,一道道光芒从祖像中射向苍穹。

  其中九道光芒最为粗壮。

  而九道光芒之中,来自刑部落三寸祖像的光芒,甚至压了后部落祖像一头。

  顿时,邪天感受到无数震惊的眼神,惊喜地看着自己。

  光芒大盛。

  万道射向苍穹的光芒,仿若给死寂的巫魂注入了活力。

  活过来的巫魂开始变幻,变幻中,来自上古洪荒的巫颂突兀出现。

  邪天侧耳一听,巫之大陆的风,似乎都变成了巫颂。

  “请巫骨令符!”

  围成一圈的八大祭司一把扯开胸襟,骨刀插入心口、扯出,热血飚空。

  嗖!

  刑劫右手一抛,血色的巫骨令符飞空,八道心血同时浇在巫骨令符之上。

  嗡……

  宛若洪荒苏醒,天地震鸣,一道血光从巫骨令符中冲出,直射苍穹!

  就在此时,邪天消失。

  再次出现时,他来到了万山盆地的边缘。

  对面,三位法巫,其中一个正是巫法。

  除三人外,邪天还看到一团团凶残气息,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冲入盆地。

  他没有阻止。

  看了眼天上的巫魂,他迈出一步。

  一步,万具头领巫的尸体从土中破出,尸花绝命阵再现。

  三位法巫中的两位,森寒一笑。

  笑容戛然而止。

  因为邪天出乎意料地,迈出了绝不可能的第二步。

  “岁月!”

  :。:

看过《万古邪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