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万古邪帝 > 第1100章 天衣之劝 甜儿?

第1100章 天衣之劝 甜儿?

  “哈哈,邪天兄弟,没想到你也是个重色轻友之人!”

  见邪天与幽小婵看对眼儿了,跟在身后的楚灵仙,想当然地为身旁的天衣感到悲哀,当即出口打断了正不断蔓延的甜蜜情愫。

  幽小婵温柔地看了眼邪天,退到一旁,邪天笑看楚灵仙,激动道:“大哥!”

  “兄弟,你太牛逼了!”

  邪天与楚灵仙重重地拥抱了一下,便看向淡然默立的天衣,抱拳拜道:“邪天见过天衣小姐。”

  天衣深深打量着邪天,直到御花园的气氛变得尴尬,楚灵仙才虚咳几声,怯怯瞄了眼正宫娘娘幽小婵,尴尬笑道:“那啥,天衣有要紧事找你,绝非私情。”

  邪天古怪地瞅了眼自家大哥,见天衣依旧淡然,便知楚灵仙是逗比犯了,于是一巴掌扇昏玄机,笑道:“请天衣小姐赐教。”

  “我打不过玄机,没资格赐教。”

  与邪天两兄弟漫步御花园的天衣,脑海中满是邪天虐揍玄机的场景,心中更是被浓浓的复杂情绪堵住,呼吸不畅。

  而此刻,拖着玄机的邪天,还在思索天衣的那句话。

  “我打不过玄机,没资格赐教……”

  怎么听,这句话中也是满满的幽怨,甚至还有一丝委屈。

  “但这种情绪,怎会出现在她身上?”

  “她不可能猜不到,困龙阵之下,生机被锁,玄机心生惧意……”

  “她不可能想不到,玄机因我借朱厌法象施展法我神通而失了道心,战意大减……”

  “她不可能看不出,我若不得八州州运相助,不可能重创玄罗仙钟……”

  ……

  可邪天又哪里明白,当因为愧疚,自始至终都在替他担忧的天衣,看到他非但没死,反倒暴揍玄机时的心情?

  “对不起。<>”

  邪天听闻此语,当即清醒,认真道:“天衣小姐没有对不起我,我反而要感谢天衣小姐,否则不知要死多少人。”

  “你很早就知道我们会来?”天衣并不领情,淡淡问道。

  邪天摇头道:“直到碰上林独一,我才知晓此事。”

  天衣看向邪天:“你是说,从那时,你才开始布局?”

  “我不是神,更不是仙。”邪天苦涩一笑,“一路怀必死之心,飞遁数千万里,到了大雷泽,才有了布局之心。”

  天衣闻言动容。

  如今她已然明白,即便邪天有州运在手,若不隔开四大至尊,别说杀玄机,就是打败玄机都没可能。

  四大至尊绝不会让玄机受到一丝委屈。

  此等局势之下,邪天面临的,是妥妥的绝境!

  就是此等绝境,哪怕毫无希望,邪天却毅然飞遁数千万里追击!

  此等胆气,当赞!

  而于绝境之下,邪天更是布下惊天之局,隔绝四大至尊的影响,暴揍玄机,借玄机性命,为九州界谋得天大造化!

  此等机智,赞无可赞!

  “原来如此。<>”

  听了邪天的解释,天衣心里好受了许多。

  她能接受邪天强过自己的进步速度,不能接受的是,身为惺惺相惜的对手,会算计自己。

  “我此来,是想与你一战。”

  邪天一怔,摇头道:“天衣小姐应该清楚,凭我自身战力,绝非你之敌。”

  天衣微微一笑:“至少你杀死了囚危,我若是道尊,最多与囚危不相上下,而你如今,只是神通境。”

  邪天哑然。

  他很想说,囚危是被我晃点了,但我绝不可能骗得了你。

  就在他无助之际,猪队友楚灵仙见义勇为。

  “对对对,打上一场,打是亲,骂是爱嘛。”

  楚灵仙笑眯眯地牵起了红线。

  邪天吞了吞口水,脚步不由慢了一分,把楚灵仙让在了前头。

  天衣冷视楚灵仙:“楚灵仙,你再说一次?”

  “那啥,兄弟,我去找老爹了,怪想他的……”

  目视楚灵仙一溜烟逃得没影,邪天很有些感动。

  虽说逗比,但至少替他解了围,他就不相信,天衣敢顶着打是亲骂是爱这句话,逼自己斗一场。

  静默了片刻后,天衣轻轻开口:“邪天,你对上界有多了解?”

  “我只知神氏来自空冥仙域,三千界属于玄罗仙域。<>”邪天想了想,又补充道,“我还知道至尊之上,有仙尊盖世。”

  天衣面纱下的表情微微抽搐,半晌才说道:“知道这些,就让你有胆量如此行事了?”

  邪天叹了口气:“换做天衣小姐,面对此局,有更好的办法么?”

  “没有。”天衣瞥了眼被邪天拖行至今的玄机,淡淡道,“但我至少不会将所有仇恨,集中在自己身上。”

  邪天也看向昏迷的玄机,笑道:“我怕死,所以不容易死。”

  天衣暗暗叹了口气,因为这句话,她对邪天越发看重。

  她很明白,邪天之所以如此,就是想保护那些值得他保护的人。

  但如此一来,他又将承受何等不堪想象的艰辛与危机?

  “所以你千方百计羞辱玄机,就是想找借口杀掉他,彻底将仇恨固定在自己身上?”

  邪天不置可否地一笑。

  天衣眉头微蹙,凝声道:“没用的,玄机不傻,他不会上当,反而会千方百计回归上界,随后千倍万倍的报复,会瞬间降临在你头上。”

  邪天不语。

  “玄机绝对不能死。”天衣认真道,“只有如此,你才有一线生机。”

  邪天问道:“生机何来?”

  天衣语滞,轻轻道:“至少你背后的神氏,便是玄家三位仙尊都不敢动。”

  “倒也是。”

  邪天笑了笑,并没有告诉天衣,神戟一脉是犯了重罪,才被流放至三千界的。

  此等神氏罪人,唯一的依仗便是离崖子,或许还有那位神秘莫测的庙老。

  不想再谈此事的邪天,话题一转:“天衣小姐,界运之战何时开启?”

  天衣见状,暗叹一口气,淡淡道:“灭世罗刹全面显世,便是界运之战开启之时,而那时,上界同样会派人下凡。”

  “天衣小姐,能否给我讲讲界运之战?”邪天无视了上界下凡等字眼,认真问道。

  天衣见状,也不再含沙射影,介绍道:“界运之战,是三千界壮大的捷径,届时三千界虽联合,各自也有竞争,界运所获多寡,全看界属之人。”

  “原来如此。”邪天叹道。

  “九州界单靠你一人,绝对不行。”天衣淡淡道,“四大超级势力之下,还有十大一流势力,而且……”

  邪天眉头微蹙:“而且什么?”

  天衣想了想,说道:“而且冥河界对你,一直都有敌意。”

  “还好我只是神通境。”邪天笑道,“界运之战开启时,也最多是化魂境。”

  意思就是至尊不会对你出手,所以你很安全了?

  天衣怜悯地看着邪天:“林威有一女,名林甜儿,融冥祖残魂,修为速度比我快,修行十年,战力与我相当。”

  甜儿二字入耳,邪天如遭雷劈!

看过《万古邪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