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万古邪帝 > 第1021章 吞仙疗伤 避痛

第1021章 吞仙疗伤 避痛

  推荐阅读:    有关邪天重修的谈话,至培元功而止。

  无论是自己曾修出来的金色法力,还是让邪帝几乎死不了的培元功,都让邪天震惊。

  震惊到他彻底放弃了立刻开始修炼的打算,反倒坐下,一边摩挲着龙形玉珏,一边发呆。

  邪刃很能理解。

  邪天心性是强,而且因为神韶的逝去,让他的情感自封了九成,也就是对邪刃,否则换一个人,邪天将是谁也无法融化分毫的冰山。

  而他如今最关心的,不是邪天的重修,而是如何将邪天这座冰山化开。

  正因如此,他才会将一些邪天不该知道的东西说出,至少震惊,也是化开冰山的一种办法。

  邪天这一发呆,时间便过去三天。

  三天后,夜幕降临,邪天冰冷的血眸,泛出了丝丝血红的亮光。

  见此亮光,邪刃很欣慰。

  因为邪天终于微微抛开了神韶,抛开了三百兄弟,恢复了一丝正常。

  这丝正常,让邪天继续推迟修炼。

  “邪刃,有关邪帝传承,你还知道什么?”

  “我知道的,你大多都知道。”邪刃想了想,又说道,“你体内的邪月,只是帝器的极小一部分,威力堪比仙器,你要用它的话,必须融合那丝邪帝气息。”

  见邪刃提起邪月,邪天终于忍不住问道:“要不你吃了它?”

  邪刃吓了一跳:“你舍得?”

  “对你,我没什么舍不得。

  ”

  “可惜吃不下。”邪刃轻摆刃身,“完整的邪月,也是一名大帝,每个大帝都有各自不同的道,吞它,等于找死。”

  邪天闻言一叹,邪刃跟着自己一路,屡屡恢复,又屡屡受创,可惜自己实力低下,根本帮不到邪刃。

  “放心,我有办法恢复,但你至少要成就道尊,否则我们去不了那里。”

  “好。”邪天深吸一口气,“有办法恢复我的伤势么?”

  “早就准备好了。”

  邪刃轻轻一颤,两个黑袍人出现邪天面前。

  “邪天!你是在找死,赶紧将我……”

  “邪刃,动手吧。”

  罗刹君主怨毒的话未说完,邪刃黑光一转,滔天仙力自他体内蜂拥而出,涌入邪刃刃身。

  “啊啊啊……”

  短短半炷香,一位罗刹君主,就变成了一袭空荡荡的黑袍,从世间消失。

  见此一幕,六位罗刹君主中唯一的女性,全身不断颤抖。

  “邪天,放,放过我。”见邪刃掉转刃尖对着自己,女君主深吸一口气,肃容道,“你根本不知道我是谁,你……”

  嚓!

  邪天一扯,撕下了女君主的黑袍,轻轻道:“原来也是人。”

  这五字,险些让女君主喷血。

  “罗刹也是寰宇中的一种生灵,势力非常强大。

  ”邪刃解释道。

  “有邪帝强大么?”

  “双方不同。”邪刃解释道,“邪帝是强,但强如他,也灭不掉罗刹这一族。”

  邪天眉梢微挑。

  “日后你会知道这些。”

  见邪刃不说,邪天就知道自己还没资格知晓这些隐秘,不过他至少知道了一点。

  “如此强的罗刹一族,我废你一个区区不死仙,不会有太大影响。”

  “邪天!”女君主怕了,颤抖道,“放过我,我罗刹一族会给出让你心动的补偿。”

  “说说发生在我身上的事。”邪天轻轻道,“我很好奇,无名如我,怎会让你们如此大动干戈。”

  女君主颤声道:“因为你是鸿蒙万象体,因为你最低的成就也是不死仙,因为你的战力太可怕!”

  邪天听而不闻,轻轻道:“我最近心情不好,不要让我把你当做发泄的对象。”

  “我说了,你,你发誓要放……”

  “杀了。”

  邪天闭眸,邪刃轻颤。

  女君主亡魂大冒,放声尖叫:“我说!我说!是因你的存在,会影响三千界的布局!”

  想了想,发现此事根本不用自己操心,邪天便不再搭理对方,将心神探入体内的帝器邪月。

  邪月大陆,战火早已停止,千疮百孔的凡世,正在无数燕国子民的手里,渐渐焕然一新。

  邪天早已将神朝大军放走,如今邪月大陆只有老爹疯老头,一千零一名邪军,以及老爹的魂奴和求死不得的漠少行。

  邪天的出现,并未让众人欣喜若狂。

  因为所有人都反角邪天身上的气息,比拯救邪军时更为冰冷。

  这种冰冷,甚至超过了他们对邪天失去修为的震惊。

  “老爹,带邪军去越州,接所有人去宛州,请武商大人镇守越州。”

  老爹慢慢走上前来,对失去修为的邪天叹道:“邪天,无论发生了什么,你自己都要保重,老头我相信两年后,你还会活蹦乱跳地继续逆天!”

  “老大!”

  “老大!”

  ……

  看着血燕他们的面庞,邪天挤出一丝笑容:“我没事。”

  没有过多的寒暄,早已休整完毕的邪军和一干魂奴,在老爹的带领下离去。

  小院里,只剩疯老头和邪天。

  疯老头呆呆地坐着,不动,也不问。

  邪天心中一疼,坐在疯老头身旁,轻声道:“疯爷爷,一切都结束了。”

  疯老头身躯一颤,颤出了无边内疚。

  “他,他呢……”

  他就是疯老头忠心耿耿对待的主上,邪无敌。

  但邪无敌的下场,就连邪天都说不清。

  “或许死了吧……”邪天叹了一声,轻轻问道,“疯爷爷,你对魔风有多了解?”

  “魔风,邪无敌道尊境时出现,一出现便是邪无敌最信任的人,但就连神风都不知道,魔风从何处来……”

  回答完,憔悴的疯老头终于愧疚看向邪天:“小,小天天,是爷爷对不起……”

  “疯爷爷,你没有任何对不起我。”邪天看向天边,“是邪无敌对不起我爷孙俩,他给了假传承,还欺骗了你,但这些仇,我都报了,我还拿到了真正的传承……”

  疯老头嚎啕大哭,浑浊老泪中的复杂,连他自己都无法分辨,其中究竟有几分快意,几分愧疚,几分痛苦。

  所幸的是,一切都结束了。

  但结束了么?

  即将离开邪月的邪天,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眼邪无敌的坟。

  那里,还有一个如行尸走肉般的白发老人,盘坐在坟旁。

  而这个人身上,有着邪天不敢去触碰的痛。

  “温水,你一定不知道这一切,对么……”

  轻叹一声,出现在山坳里的邪天,斩断了一切杂念,闭眸接受邪刃灌输的滔天不死之力,邪体、邪脉、神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复原。

  看过《万古邪帝》的书友还喜欢

看过《万古邪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