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二两聘皇媳 > 083章 华秦智谋无双

083章 华秦智谋无双

  璇玑宫被搞垮,秦拂樱可以想象到琳琅女皇会是何等的震怒,所以连忙命令楼内弟子加速启程,赶紧离开一招城这个鬼地方。可是,慕阜追问“那媚以璇呢?她还在琳琅女皇手中,难道我们就这样走了,不管她的死活了?”

  “慕阜,我知道你对媚以璇有情,如果可以,自然想回去救她和韦青。可是——”秦拂樱无奈的叹了口气,“琳琅国已对其他三国出手,焚音不知何故昏迷不醒,大家伤的伤、残的残,再做逗留,只会遭受玉琉璃的雷霆怒击,全军覆没,所以我必须暂时舍下媚以璇和韦青。你放心,既然玉琉璃和萧弘昼没有立即灭口,就证明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慕阜知道,只是,只是……

  江一白忽然说道“秦楼主,让我和慕阜留在一招城就好。”

  秦拂樱微微变了脸色“一白?”

  江一白道“邀月如今在东圣国和萧国暗中作浪,琳琅女皇和萧弘昼企图联手夹击,诸国交际处更是蠢蠢欲动,随时宣战。凤世子是东圣国首席战将,而赫连雪是东圣国国师,他们两个回去,即便不能压制邀月也能制衡自私自利的少熙帝。而唐国有宜光帝和战神唐九霄,锦媗若回归,任凭多大风浪都能平息。最让人担心的是萧国,萧国太弱,缺乏国师,缺乏战将,还与琳琅国水路交错,倘若宣战必是首当其冲,更何况琳琅国还有善于水战的半邪郎,所以焚音必须尽快苏醒,支援萧国!”

  秦拂樱赞同他的分析,这也是他不得不“有所舍”的原因。

  江一白又道“只是凤世子、赫连雪、焚音、锦媗他们是关键性角色,而我和慕阜只是重要性角色,再重要也并非无可替代。”

  “但就凭你们两个想回琳琅国救人,凶多吉少。一白,别做无谓的牺牲。”

  “那也比余生惭愧的好。楼主——”江一白低声道“韦青是我兄弟,我不想拿他安危来赌。”

  秦拂樱顿了下,望着江一白的眼神既是惋惜也有赞叹“好吧,我这让秦筝掩护你们离开,回头等锦媗醒了,我会与她详说。”

  江一白急忙抱拳致谢。

  慕阜正要尾随他要离开时,秦拂樱却又再度喊住他们,叮嘱道“韦青的蛊毒是萧弘昼下的,而锦媗明确拒绝今晚去御桥见他。一白,倘若你们想替代锦媗去御桥找他谈判,我不反对……但我希望萧弘昼届时提出的条件,你能酌情应予,不可感情用事。”

  江一白慎重点头“晓得。最坏的结局,只会是我们死在一照城,绝不拖累大局。”

  “不对——”秦拂樱皱眉,“最坏的结局只能是牺牲韦青和媚以璇两人,否则你们就别想去。命,能活一条是一条。”

  江一白顿了下,只道了声“尽量”,然后带着慕阜退下去。

  秦拂樱勾起嘴角,弧度凉薄“本性终究还是傻。”

  江一白和慕阜离去前,凤金猊来相送,将一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银镯递与他们。“我和赫连雪多次靠它化险为夷。你们不妨戴上,兴许也能有所帮忙。”

  “谢谢。”江一白坦荡收下。

  他和慕阜带着昏死的韦青以及多名机灵的下属返回一照城。

  城内守卫比起之前松懈很多,可百姓们却面露惨色,据说是因为王宫北面的江河塌陷让琳琅女皇大发雷霆,许多官员遭受问责,于是由上刁下,让底层人民也遭受无故之祸,惶恐不可安日。

  江一白挑眉。

  据他所知,玉琉璃从未如此枉顾仁慈君主的面目,想来璇玑宫坍塌,真给她造成不小损失了。而玉娇龙真被削弱,他们力量自然更强了些。

  慕阜与他商量如何救人。

  江一白道“等入夜,见了萧弘昼再说。”

  江河坍塌,萧弘昼即便不知道内幕,但从琳琅女皇神色已猜出,璇玑宫怕是毁得不轻。他不由得喜忧参半,喜的同样是玉琉璃筹码锐减,他窝里反的胜率更高,忧的是璇玑宫几乎是个攻无不克的利器呀,少了它,在后期遏制其他三国就少了几分胜算。

  他猜想着华锦媗已经救回了焚音,在局面权衡下,她应该是火速离开琳琅国了,可惜她不够果断,不至于抛下韦青和媚以璇性命不管,所以今晚御桥会晤,他还是决定去瞧瞧,在看见江一白和慕阜时,意料之外但也是情理之中。“换做你们来,恐怕不是她的意思吧?”

  江一白不卑不亢地回道“对,仅是我个人意思。”

  萧弘昼沉吟地拍打着桥梁扶手,顺着河流看向两岸灯火,那灯火远远不如萧国夜景来得繁荣热闹。“唐迦若是重伤未醒才容得你擅自做主,还是你良禽另寻它枝?”

  江一白笑道“萧公子,你明知我是绝对不会背叛,索性坦诚直言,大家开门见山,谈谈韦青和媚以璇两条命要何等条件交换吧!”

  萧弘昼挑眉笑笑“倘若来的是唐迦若,那才叫谈判叫交换。可见面的对象换成你,那我的条件得重新捋一捋。毕竟你是卒不是将,你只能是听我吩咐行事。”不过江一白是华锦媗身边最能来事的人,他要是提出过分条件,兴许这人直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那可就白做功夫了。唐迦若和圣裁门这些年能顺利翻身,除了她自身的能耐,还离不开肖定卓的保护、江一白的睿智、韦青的忠诚、慕阜的阴狠、媚以璇的圆滑等。如今韦青昏迷不醒,媚以璇被玉琉璃所控,江一白和慕阜都在这,那么——

  萧弘昼勾唇华锦媗身边只剩一个肖定卓!他正缺人,江一白和慕阜自动送上门,真是好得不能再好。只要媚以璇和韦青在手,他提出的要求不直接针对华锦媗,仅针对玉琉璃,这两人于公于私都会尽心完成,完全不会背叛。如今玉琉璃力量锐减,大半心思又都在捉拿华锦媗份上,给他腾出了一个机遇,那就是让他身为的外人如何将无坚不摧的琳琅国一点一点吞噬殆尽。

  拂樱楼远离水域,继续前行。

  飞了大半日后,已远离一照国王城。

  可秦拂樱依旧让秦筝吩咐下去,切不可掉以轻心。

  秦筝本想劝说自家主子难得轻松片刻,可秦拂樱摇头,因为他相信华锦媗的判断,也在等待着某些事的发生。

  华锦媗是在夜里饿醒的。醒来时,才刚睁开眼,守在身边的人倒是反应更快,一杯温水就喂到嘴边。她润了润嗓子,脑海清明后,就赶紧伸手去摸自己的腹部,确定那个小生命还在她体内时,这才真正放开心。

  一只熟悉的大手覆上她的掌,她抬眼,略显干燥粗糙的唇就印在额头,凤金猊磨牙哼道“现在才后知后怕?”

  华锦媗面色讪讪,赶紧自责认错,她也不愿意老带着这娃在风里来雨里去呀。

  凤金猊懒得再听无畏辩驳,扶着她坐起身,然后接过甘宁递来的温粥,一口一口地喂。

  华锦媗舒舒服服地享受凤大世子的伺候,一边吃一边问道“焚音如何?”

  “还没醒。赫连雪说他的身体不对劲,可就连玉娇龙也看不出问题。”

  华锦媗“哦”了一声,意料之中,要是焚音对劲还能被困在璇玑宫里?不过,“这粥好清淡呀,给我换点虾蟹鱼肉呗。”

  凤金猊闻若未闻,她若敢拒食,直接赏栗子,一下又一下,敲得她捂头“啊”了一声,一勺粥就趁机塞进嘴里去,一口一口,直至把将碗舀尽。

  华锦媗疑惑地看向旁边静立的甘宁,这凤大世子前些时日不是还很温柔体贴吗?怎么她这回“因公晕倒”,反而待遇大不如前了?

  甘宁懂得主子眼色,便趁着凤金猊出恭时,赶紧解释说是因为主子被困璇玑宫到现在,肚子鼓得太快,医师们把脉后委婉地说饮食那块……过犹不及,需要收敛。吃太多、动太少、营养过甚、胖得太快,届时生产会很艰难。

  当时围观华锦媗把脉的人何其多,听得这诊断,各个面色怪异。唯有李家二公子露出见怪不怪的表情,因为那段时间他与华锦媗同困王宫,亲眼看着她一天五餐、大鱼大肉、吃完就睡、睡醒就吃的状态,那是何等惬意?一点都不像阶下囚,完全是尊被供养的老祖宗,气得那对双生子国师直冒烟。

  华锦媗听完,默默捂住了眼,形象殆尽。

  秦拂樱抽空过来探望华锦媗,瞧着这龟缩模样,顿时乐得将那只探头探脑的小乌龟物归原主。

  华锦媗白去一眼“落井下石,日后我定会归还。”

  “放心。我一不怀孕二不贪吃,你没那机会报复。”秦拂樱安慰道,见她伸手,就伸臂搭了一把,扶着她下床出门走走。从廊道往下看,阁楼早已恢复九层,巍峨壮观地悬浮在半空中,曾被偷袭的三楼也恢复原状在正常运行中。

  两人顺着廊道走半圈,顺着房间序号逐个探望伤者,最后来到焚音房里,赫连雪正守着床头,见她来了,便加多两张床头凳,扶着华锦媗坐下,又示意她伸出手腕把一把“好很多了。”

  “我的确好多了。”华锦媗看着他神色疲乏,眼睑发青,皱眉道“你打从璇玑宫回来就没休息过吧?”

  “暂时不累。”赫连雪说道。

  “先喝杯茶暖暖身子吧。”华锦媗让秦拂樱给他倒杯热茶歇歇,然后坐到床头就近察看焚音的神色。外表看似无碍,但脉象的确奇怪,好像神仙打架四处冲撞。赫连雪见她神色沉重,心更凉了“看来你也是没办法。”

  “反正人已经救出来了,再给我点时间集思广益吧。”华锦媗劝道,“倒是你急需休息,我先代你在这守着,晚点再换人。”说完,给了秦拂樱一记眼色,秦拂樱顿时连哄带拉地将赫连雪拽了出去。

  华锦媗笑了笑,将焚音手腕搁回被窝中,掖好床单四角,起身将赫连雪刚刚喝剩的杯子放回茶几上。

  就在她转身之际,沉睡不醒的焚音突然睁开了眼,瞳孔全白,毫无一丝墨色。他倏然起身,动作轻得像阵风,落地后,右手犹如利爪直接刺向华锦媗的左背,正是心脏的位置。

  华锦媗毫不知情,左手依旧拿着杯子就要往茶几放。

  这一手掌划破华锦媗背部的衣衫,直接朝她心口扎下去。

  哪知“嘭”,一道玄光直接将悄无声息的他弹飞出去。

  华锦媗左手放下了杯子,慢慢转过身,右手持着一个手决。而门也猛地被推开,栾继冧他们循声追了进来。狭小的空间里,焚音就像一头失明的危险野兽,僵硬地扭动脖颈转向每个人所站的位置。

  华锦媗退到众人之后,提醒道“焚音现在应该没有意识。你们抓他时,切勿伤到他。”

  栾继冧点头,率先出手。

  等待期间,华锦媗重拍了一下赫连雪的背,想要拉住他问些什么,可赫连雪一头扎入混战里,懒得搭理她。华锦媗皱着眉,顿起另外的念头,她迅速在肖定卓庇护下退到廊道,急忙朝书房走去。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那间房就撑不住了,四崩五裂,门窗飞溅,四道身影跌向不同角落。最先站起的那个,直接追向疾走的华锦媗。肖定卓赶紧挥剑挡下,那只手就打在他的剑上,恼怒一抓,这把无坚不摧的剑居然被扭成麻花,惊得肖定卓推开华锦媗,直接抱住焚音滚向别处。

  拂樱楼其他人也迅速出手,围攻焚音一人,让肖定卓得以全身而退,返归华锦媗的身边护驾。

  拂樱楼的书房墙壁都是特殊钢铁打造,即便焚音强闯也需要一定时间,所以书房目前来说是最适合华锦媗呆的地方。

  秦拂樱早就在书房里等候,他留了秦筝在外主持大局,待她和肖定卓进门后,迅速关门,透过各种洞眼窥视外面的情形。“这焚音国师当真厉害,理智丧失,六亲不认,认真打起来,就连栾继冧和玉娇龙联手都不一定是对手。”

  “是呀,幸好我早有防范。”华锦媗感慨道,顺着刚刚兴起的那个念头继续深思,面露迟疑,最终吩咐肖定卓再出去一趟。

  秦拂樱瞟了眼她背后破损的衣衫,露出几片凹陷的鳞甲,但无血迹,遂放心地继续观战。

  赫连雪被肖定卓带回书房,华锦媗叫他脱衣服,赫连雪愣了下,又惊又羞地抗拒道“锦媗,你想干什么?”

  华锦媗言简意赅“你的身体可能有问题。”

  赫连雪立即晓得她不是在玩闹,于是赶紧脱掉衣衫背过身,露出白皙消瘦的背部。

  华锦媗的手指在他背上由上往下抚过,激得赫连雪的耳尖发红。她尴尬地咳了下,又从下往上抚过,赫连雪耳尖才渐渐恢复原色。最终,她的手指停留在某处,小范围地绕圈滑动,动作看似轻佻,却没人感觉到她是冒昧。华锦媗道“赫连雪,刚刚我在焚音房里拍过你的肩膀,你是不是没感觉?”

  “有吗?”赫连雪答道,心神因为她手指时不时的触摸而动荡,“可能是当时情况危急所以没察觉到。”

  “我当时拍得挺重,你不可能没察觉到。”

  赫连雪忍不住扭过头,却见华锦媗白皙瘦长的手指按凹他肩胛骨某处,而他却无知觉。他眼色顿变,这才察觉到自己身体真有异样。

  “你背部没有知觉的面积扩散很快,气血混乱,状况跟焚音一样。”

  “难道是我在璇玑宫中了招?”

  “按照面积扩散的速度,你是回到拂樱楼的这半天才中招。再过半日,才会跟焚音一样失控受制。”

  秦拂樱眉头死揪,敢情又是他拂樱楼出了内鬼?他不由得暗赞华锦媗没将赫连雪的反应当做意外。“雪公子,你好好想想这半天时间你去过哪些地方,跟谁接触过?”

  赫连雪回道“我带着先生回到房里,除了刚刚硬被你拉回房,就没去过其他地方。在我守着老师期间,除了你们,就是栾前辈、玉前辈、凤世子三人来过。”

  华锦媗和秦拂樱对视一眼,一锤定音,终于解答了此前某些细节的疑问。

  她笑道“赫连雪,你现在只是局部扩散,我强行压住你的病情还来得及。只是过程会很痛,我数到三就动手,你忍着点!一……”

  赫连雪咬牙正要答应,秦拂樱拿着利器提前割开他背部皮肤,一道巴掌长的血口裂开,华锦媗泛着玄金耳光的右掌贴在他流血不止的背上。起初,他背部直接喷出黑色的血,但黑血很快流尽转而渗出鲜红色的血,她就收手,一手掏出止血药往伤口上狂洒,一手赶紧拿着布条抱扎。过程提前、速度很快,利落到赫连雪被那措手不及的剧痛搅得按捺不住正想痛喊时,就开始止血包扎,只剩余痛。

  肖定卓反应过来的时候,由于他总是近在华锦媗左右,险些就被赫连雪的血喷到了衣衫。这些血喷到雪白的墙壁,浓黑的一片竟渐渐有活物浮出在蠕动,他瞧了眼,感觉像是“蛊虫?”

  “这应该就是他们控制焚音的方法,我也很怕蛊虫。”华锦媗说道,然后扶着赫连雪追问“还能撑住吗?”

  赫连雪勉强点头,只是,“下回能不能数到三再动手?”

  “嘿嘿,长痛不如短痛。”华锦媗讪笑,吩咐肖定卓将他拖出去继续战斗。

  赫连雪“……”他此刻还是失血过多的重伤者呀。

  肖定卓也是疑惑的很,但也识相不追问,毫不留情地把赫连雪带出去,再返回时,墙壁血迹已被秦拂樱用火焰焚烧干净,整间书房看似毫无异样。他眉头皱得更深,总觉得这两人又在悄咪咪地搞事!

  外面的焚音以寡敌众,但还不忘频频冲击书房的门,众人拦不住他三翻四次的猛撞,只能眼睁睁看着书房的门坍了,焚音意图冲进去却又被里面的肖定卓拼死拦下来。失控的焚音意图太明显了,就是要置华锦媗于死地。华锦媗不由得感慨自己生命的珍贵。

  所有人顾及着焚音不敢真动手,可耐不住焚音是动真格,秦拂樱看不下去了,反正他跟焚音交情很浅,唯恐再添无辜伤亡,他直接开启书房机关,书房外的两侧墙壁顿时凸出各种连弩机器,带着麻醉的弹药狂甩出去,不管谁失控谁没失控,统统醉倒再说。

  轰炸了大半个时辰,饶是风都变无,外面所有的人全躺平,浑身四肢麻痹无力,就无一个是站着的。

  华锦媗面无表情地瞅着秦拂樱“够狠,一片倒。”连她家那只凤凰鸟儿都躺平了。

  秦拂樱讪讪道“形势所逼。”焚音失控,但终究是血肉之躯,所以只能用麻醉压制住他的肢体。

  华锦媗赶紧去探望凤金猊,只见他嘴里噗嗤噗嗤大喘气,浑身酸软无力,望着自家媳妇的眼睛瞪得老圆老大老委屈。

  华锦媗有点心疼,因为秦拂樱拿来压制焚音的麻醉药绝非凡品。如今站着的就只有她跟秦拂樱这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智者,她哄了声“凤凰乖”,这才与秦拂樱去查探焚音的情况。焚音四肢也是酸麻不能动弹,仰着脸,瞳孔无仁,白得渗人。

  秦拂樱掰开他眼睑查看了下,有些惊叹的说“眼珠还很正常,刚刚怎么就能翻得全白呢?”

  “还闹?你这些麻药要多久才能失效?”

  “看人修为深浅,高手至多只要半个时辰。”

  华锦媗忽觉不妥“所有人都中了麻醉,最早恢复的如果是焚音,那该怎么办?”

  秦拂樱皱眉道“锦媗,你刚刚也看到焚音的情况,六亲不认,杀伤力太强。这时候想不到办法,就只能彻底了解他。”

  “焚音不能死,我们需要他对付琳琅国的魅影和半邪郎。”

  “他现在不死,待会死的就是我们这里所有人。现在大家全都中了麻药,他若是最先恢复,所有人躺在这里就是为了让他随便宰割吗?没有焚音对付琳琅国,但只要我们能活下来,就还有点时间,届时说不定能思考出其他对策呢?”秦拂樱努力说服华锦媗。

  华锦媗动摇了,可她觉得不至于马上动手,因为还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她说不定可以想出控制焚音而不伤害他的效果。

  “普通绳索和钢铁是锁不住焚音的。”秦拂樱提议,“要不直接锯掉焚音的四肢,这样他没办法动手,但至少还有命在。”

  麻醉中的赫连雪一听,这呼吸顿时急得如小牛在喘,要锯掉老师的四肢,这比直接杀了老师还严重。可华锦媗却爽快地同意了,如果她真得想不出办法,那就这样做。

  半个时辰里,华锦媗坐在焚音身边苦思冥想,秦拂樱则提了一把锋利的刀候在旁边,暗暗掐算时间。

  躺着的人听着他们的对话,再加上口不能言,亦是度日如年,万分煎熬的。终于熬到半个时辰将近了,秦拂樱直接一刀就朝焚音的左手挥下去,鲜血喷溅后,他又砍向另一只手,饶是华锦媗都忍不住别开了目光。

  赫连雪急得红了眼眶,就连凤金猊都忍不住狂眨眼。

  焚音,曾经是如妖如仙的人物,受尽世人追捧,目空一切,是那般的高高在上,可如今……

  两只断裂的手掌和脚掌被秦拂樱拨到一边去,他冷酷地打量血淋淋的焚音,确保其再无能力攻击,这才松了口气,企图去安慰华锦媗。但半个时辰后,有人站起来了,那人不是栾继冧,而是玉娇龙。

  秦拂樱有些吃惊地看着她,显然料想不到玉娇龙的修为竟在栾继冧之上?他随之目露惊喜,但很快,又突然警惕地眯起眼。倘若玉娇龙修为在栾继冧之上,那璇玑宫里栾继冧尚能清醒得追到庑殿顶与凤金猊等汇合,而她却为何不能?还有,刚刚为何阻拦不了焚音?现在又阴恻恻地朝华锦媗走去?

  “锦媗小心!”秦拂樱急忙喊道。

  华锦媗转过身,那只手已朝她的脖颈而来。玉娇龙显然是知道她身穿刀枪不入的龙鳞甲,所以才瞄准她最脆弱的脖颈。

  所有人都被麻倒在地上,秦拂樱只顾着提防焚音,却疏忽了玉娇龙,尤其是她居然要杀华锦媗!

  玉娇龙握住了华锦媗的脖颈,正要狠狠一掐,却发现手掌下的皮肤坚硬得可怕,她顿了下,就这一下,一把利刃直接插入她伸出的右掌,一种从内往外燃烧的金色火焰,从她手臂直接蔓延全身,玉娇龙惊得拍打全身。而躺在地上的其他人,身体已迅速恢复知觉,赶紧站了起来。

  “不好意思,其实我说漏了一点,这些麻醉药是有解药的。另外——”秦拂樱一改满脸慌色,镇定地拿出一支散发奇味的燃香,勾唇蔑笑“我还故意说错了一点,如果没有解药,这些麻药至少也要一个时辰才能失效。若真得半个时辰就醒来,我可不觉得那人是高手中的高手,而是她——根、本、不、是、人!”

  栾继冧他们起身后,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被烈焰焚烧的玉娇龙。

  赫连雪崩溃地跑到焚音身边,看那神色正要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时,猛然发现焚音的手掌脚掌还健在,抹掉四肢处的血迹,身体并无伤痕。他一时间怔住了,措手不及地抱紧自己的先生,看向华锦媗。

  这些事情变化太快,所有人都很迷茫,但还记得华锦媗是百分之百可信,所以他们就听从华锦媗的吩咐,刀枪瞄准玉娇龙一人。

  玉娇龙好不容易拍灭满身的火焰,衣服已被烧成灰烬,连带着衣服下的皮肤也像破布那样,烧得这里缺、那里少,然后暴露出她破损皮肤下的……大片诡异黑色的皮肤。

  ……黑色皮肤?

  华锦媗看着玉娇龙那双白色无瞳的眼也跟着烧去伪装,瞳孔反而成了满片漆黑,是毫无眼白的色。她皱眉道“你不是玉娇龙,你是魅影吧?!只是远比平时攻击我们的那些还要厉害,而璇玑宫里盯着我的那双眼也就是你?”

  玉娇龙见她猜得如此准,心知无法伪装,索性撕开了外层的衣裳和皮肤,露出原来的真面目。一团黑如墨的东西立在众人面前,轮廓与常人无异,与平时所见那些魅影也一模一样,但不同的是它行为举止敏捷自由,不像那些魅影带有迟滞。它虽然没有眼睛,可当它的头颅轮廓面朝某处时,站在那里的人却能感觉到它在看自己,看得令人头皮发麻。

  整座拂樱楼突然点起各种油灯,亮如白昼,照得各个角落都无阴影。

  这黑影脱去伪装没被亮光驱散,但也不好受,嘴里开始发出拉锯般的嘶哑叫声。它忍着浑身剧痛,再度朝华锦媗冲去,可肖定卓哪里肯给机会,直接挡在华锦媗身前,它的去势便歪向右侧,瞄准了没人保护的秦拂樱。

  秦筝惊呼不妙,赶紧冲上前,但迟了,秦拂樱却镇定自若地朝它扔去一条手帕。

  没错,就是一条带有红色印染的手帕。但黑影连麻药利器都不惧怕,又怎会害怕一条手帕呢?它没闪躲,一心就想突袭秦拂樱,所以那手帕扔到它脸上,它还没反应过来,刚刚那种火焰直接从面部烧开,顿时捂着脸摔倒在地上狂抽搐。

  秦拂樱冷冷瞅了眼跑回身边的秦筝,朝华锦媗说道“还好,我没嫌弃你上回扔过来的手帕。”

  ——当时,华锦媗割破自己的手掌,挤出血去试探被捕的半邪郎,随后将擦血的手帕丢给他,还开玩笑的说要好好保管。

  秦拂樱命人将特制的网取出来,把它兜到半空中盘问。可这只东西除了惧怕华锦媗的血外,其他东西对它毫无作用,而凤金猊他们也不会再让华锦媗放血,所以这只魅影不肯吐露半分有用的信息,未免夜长梦多,秦拂樱让底下人想尽办法将其彻底灭了。

  危机解除,众人望着华锦媗和秦拂樱两人的神色,虽然带着满满的求知欲,但还有赤裸裸的威胁……大有不把事情交代清楚,理由合情合理……就誓不罢休的模样!

  饶是自己枕边人,凤金猊也觉得不能轻易原谅又被蒙在鼓里的事实!前科累累,他很不爽。

  华锦媗若无其事地卷下衣领,笑了笑“我可没瞒着大家,最多就是今天来不及说而已。”卷落的衣领里,赫然是将轻薄的龙鳞甲折叠成围脖。那道魅影见状,想起焚音背部偷袭时也是被龙鳞甲挡住,而自己意图掐断她脖颈也是被龙鳞甲护着,又是疑惑又是恼怒。

  “龙鳞甲从头到尾就只有一件哦。”华锦媗看懂它的情绪,挑眉道“焚音偷袭失败,暴露了我身穿龙鳞甲的事实,所以若想一招毙命就只能从我头部出手。我赌了下,赶回这间书房把龙鳞甲换到脖颈上,再用高领遮掩。没想到还真能防住你!”

  魅影于是挣扎地更加疯狂。

  华锦媗勾唇“最初我只是觉得有点奇怪。我初次见到玉娇龙,她竟能反问我在萧国没能杀掉萧弘昼,到了琳琅国又怎么可能杀得掉?我当时就觉得奇怪,倘若她静心修佛又怎知尘外事?既然频频了解尘外事又何必隐居静修?一旦事情有矛盾,就证明有问题,所以我的质疑开始了——”她望向秦拂樱,后者续声道“我是因为玉娇龙做事过于保留,没有太女风范,虚有其表的举止让我觉得奇怪。我喜欢凭直觉办事,所以我也怀疑她有问题!”

  众人“……”好任性的怀疑呀。

  华锦媗看穿众人神色,无奈“看吧,我们就只是从这两处起疑,没有任何证据。若是与你们说,你们非但不信,说不定还会反劝我们打消怀疑。”

  秦拂樱道“你们实战丰富,讲究证据,追求实事求是。可我跟锦媗不同,我们是谋士,‘无中生有’本就是谋士的手段。拂樱楼前日遭受偷袭,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就在你们去宫宴和璇玑宫时来?我这时候第二个怀疑——是不是有人在通风报信?”

  华锦媗道“你们去璇玑宫前,我把龙鳞甲给栾前辈,是因为他武功最高,保住他才有最持久的能力保住你们。而我们去璇玑宫营救你们,我当时有说过——打从进宫就有人在盯着我,你们不信,但我坚信我的直觉。当凤凰告诉我有人倒在桥梁时,我觉得很奇怪,因为拂樱楼停下时,我就把周围情形查看过。那个桥梁极易藏人,所以我怎么可能没注意到?可是那里当时就没人!玉娇龙怎么就悄无声息地躺在那里了?你们都知道要掩盖自身气味躲起来,她若是真昏厥在那里,身边怎地没有妖邪垂涎?静悄悄地?这是我的第二个怀疑。第三个怀疑就是——当我发现玉娇龙后,那双监视我的眼神也就消失了。”

  秦拂樱道“我们合计五个质疑点,虽然不知道玉娇龙底细,但也了解玉琉璃秉性,所以我们从她身上下手,猜到玉琉璃会在焚音身上动手脚。所以我就支开雪公子,独留锦媗一人,看看会有什么事发生?”

  “我穿了龙鳞甲,只露出背部破绽,焚音就开始偷袭。在你们对付焚音时,我想起赫连雪还单独守了他半日,便想拍住他问问,可赫连雪当时没有反应,他没理我。换做那种场景,你们谁都以为赫连雪只是因为分心才没注意到我。但我拍他后背时,力气很大,赫连雪——”华锦媗望向他,“你当时根本就没感觉,所以我回到书房,让老肖趁乱赶紧把你带过来。我发现你从背部开始丧失知觉,很可能要成为第二个傀儡焚音。我再想想,你说过你守着焚音就没起身后,不仅连上茅厕都没,就连一杯水也不曾喝过。那么,你就没有过任何背部机会给焚音,能对你下手的人就只有你今日见过的其他三人——栾前辈、凤凰、玉娇龙。”

  黑影垂死挣扎道“为什么不质疑栾继冧?”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华锦媗拢袖笑道,瞬间霸气侧漏的姿态让人忆起她的另一重身份——多智而近妖的孔雀。“拂樱决定将计就计,直接放倒所有人给你制造机会,我就把龙鳞甲换到脖颈后,看看你是否禁得起诱惑?事实上你出手了,我们也如释重负,毕竟可以省点时间想着如何扒你皮。”

  黑影放弃挣扎,语气阴沉极了“华锦媗,你永远救不了焚音。”

  华锦媗挑眉“不会,只要我找到真正的玉娇龙就可以。”

  “玉娇龙早就死了。”

  “你这话就更加证明了玉娇龙没死!你们能控制焚音是因为你们抓住他的死穴,天底下能知道焚音死穴的人,除了他自己,就剩一个至亲玉娇龙。”

  黑影咆哮道“哼,就算你找到玉娇龙又如何,她更不可能救焚音!”

  华锦媗盯着它,思考了下,敛容道“所以你的意思是玉娇龙对焚音下的手?”

  黑影再度怔住,这回决定不吭声,绝不。因为它不明白为什么华锦媗总能从它的只言片语里读出真实讯息?!

  它的沉默,让其他人的心思不由得一重。

  华锦媗见它不再透露任何讯息,便交由秦拂樱随意处置。

  玉娇龙与焚音虽然是亲姐弟,但时隔二十多年,沧海桑田、反目成仇,她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秦拂樱于是召集下属用了数十种方法都不能消灭这只魅影,伤脑筋之际,却发现在十五日后——当拂樱楼使出琳琅国边界时,这只魅影自行灰飞烟灭。他总结道“难怪玉琉璃野心勃勃,明明有魅影和半邪郎在手却不敢轻举动界!原来是因为这些东西出不了境?”

  “可她如今胆敢图谋其他三国,自然是想出了对策。”说到这,华锦媗顿住,语调冰冷“所以得想办法让焚音醒来了,我要问清为什么!”

看过《二两聘皇媳》的书友还喜欢